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卧室里,林丽珊几人在整理今天客人们带来的礼物,分类好放在箱子里。听到外头张母的声音都感到好笑不已。大家都坐过月子,明白这会鸟出笼子忘了时间回归,可不得给长辈批评几句。同时也为周娇高兴,这婆婆待她如女儿,婆媳关系处的好,这是娘家人的最愿意看到的。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尽管来过张家村的长辈都说张家条件非常好。可众人心底担忧丝毫没减轻。远离京城,一路过来,处处可见茅草屋、土胚房。一想起才17岁的小姑娘孤身在外,过着贫困的生活。比如林丽莹就更加的羞愧忧心,这和她想象中相差悬殊。如程家俩姑嫂,更是心疼,不理解大哥为什么会顺从孩子的心意。这天在张家的所见所闻,彻底让她们放下心。

    “逛到哪里去了?以后去哪,可得说一声,好让家里长辈放心。快过来坐,陪妈好好聊聊。妈明天就要回去,想见你都不容易了。”林丽珊推着周娇坐在椅子上。

    周娇笑笑,拉着她衣角如孩子般抱着她的腰,“妈,有火车呢。我想你就跑过去找你。我如今就是时间多。你们这次不多住几天吗?我好陪你们逛逛街。”

    “以后有机会来这再说吧。你表婶她们全请了假过来,急着赶回去上班。年底早点回家,我们一起去逛街。”

    程家大儿媳妇刘婷听完,问她,“娇娇,要不明天和我们一起回去?你小姨是医生,有我们带着小平安不会有事。”

    周娇摊摊手无奈的说道:“表婶,我也想早点回去,可还不行。学校里给了面子复学,还得等考完试。你们可别诱惑我。我现在就想我爸了,恨不得跟你们一起走。”

    “那先办正事。我们到时候去车站接你。上车前记得拍个电报过来。东西都别带,你和小五就照顾好平安,等回京再置办。省得带过去带过来的麻烦。”

    周娇点点头,她有空间不怕东西多,人家是好意,听听就是了。

    几人聊着京城里好玩的地方,好吃的食物,推荐给她。约好带她一起去,正月一起逛庙会。

    大表婶刘婷和程如珠很是喜欢周娇。她们想女儿、盼女儿一直没有如愿。周娇符合了她们心目中女儿的形象。做为程家孙辈里唯一的女孩子,她们更希望周娇留在京城,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程如珠放下手上的东西,坐到周娇身边,轻声说着周孝正回京后搬到的小院是如何的好,怎么便利,都配置什么,说到大院里怎么样,都有哪些,如今京城姑娘都流行什么。总的来说,就是你不去一定后悔,你不住在大院更会后悔。

    周娇听着她的轻言细语,脑子里拼命寻找一丝蛛丝马迹,急速地思考她爸的军职等级。这次她爸没跟她谈起职位,她也没问。

    现在听着程如珠和她小姨她们说起大院里一些八卦。原来大院里很多夫妻都不是原配、原来狗血的事情不一定发生在普通百姓身上、原来什么年代都有追求时尚、追求自由的理想者。

    程如珠她们说完大院八卦,接着谈起某某的事迹,一个劲地吩咐周娇回京城不能理会。对于还没见到就听闻其名的人,周娇是半点兴趣也没有,倒是可以从中听出一丝风向。原来夫人**已经隐现。

    林丽珊一贯对于这些是是非非不感兴趣。这会她忙着整理东西,想着要不要告诉周娇关于她姥姥这次还钱的事。她稀里糊涂接过手,匆匆忙忙上火车前把单子给她男人,如今越想金额越不对劲。这事除了自己女儿连自己男人都不好商量。

    到了就寝时间,周娇陪同她们回了房间。安排好后林丽珊找了借口跟她回了西厢房。一到里屋,皱着眉头不声不吭。

    周娇被吓了一跳,急忙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家里是不是出事了,她爸不让她得知?

    林丽珊看看屋里没人,附耳低声说道:“不是什么大事。是关于你姥姥还钱的事。我来这之前,她交给我礼物让我带给你。等我要走了,塞给我两张存单,没多说什么,就说这是我们家存在她那的钱。

    我不是没在意吗?看了看回家就交给你爸急急忙忙赶火车。这两三天坐火车,想起金额越想越不对。我想想你姥姥确实交给我两张存单。一张美金的这是你爸的。还有一张是我这么多年存在她那的。上面的金额相差太大了。当时也没看仔细问问她。你爸留下的存单合起来少了三分之一,我的存单只有两万。我就糊涂了,17年怎么才这么点?

    我心里大概有数,除了基本工资还有补贴外快也存在你姥姥那,她那差不多有五万了。去年正月我还告诉她,让她够五万了通知我,等你回京上高中给你。当时她还点点头了呢。你说你姥姥是不是拿错了?”

    周娇听完,无语地看着她妈。还存侥幸心理?这是避开她爸,有意赶在她走前交给她的。还怎么拿错?想想她这极品姥姥,这才符合她的想法。从知道赵传光去看过她表姐,她对于一手带大她表姐的林老太太已经不抱希望了。

    还大户人家出身呢,眼界真小。这么多钱存在她那,她爸都领了部队的抚恤金,还抓着她爸的存单不放。她和她妈才是合法继承人。以前她小,难道她结婚生子了还小,还要她保管?她爸要是不回来,估计这笔钱就被她吞了,还没人知道。对于能还这么多钱,其实她父女俩心里都有数,也就她妈蒙在鼓里。

    周娇看她愁得都皱眉头,急忙安慰她,“妈,你就当孝顺她的。别问姥姥了,估计她手头没钱了。你就让这事过去了。姥姥家将来牵扯到钱财分家什么的,你都只看不说。万一他们找你借钱,金额大就推给我爸,让人直接找我爸。

    我猜姥姥不是贴补娘家就是大西北二舅家。上次不是连大舅的工资都收了吗?我估计将来还有得吵。你就当自己忘记了有多少钱放在姥姥那。

    咱们家不缺钱,我爸对于钱财不重视,不会在意的。回去后,你也别和我爸提这些钱,尤其你赚的外快那些更别说。你就当自己没看到金额急匆匆交给他了。别在意那些钱,想想好事,你看爸回来了,钱算什么?如今咱们家有钱有权,钱多钱少不过是数字,给你了也是放在存单上。”

    林丽珊不死心地追问,“真不会拿错单子?或者少拿一张?我还是想问问你姥姥。没道理把我的钱贴补给你二舅他们。”

    周娇没办法,只能说明白点。要是她妈脾气一上来,闹得事情大了。她姥爷知道后非得砸锅卖铁凑钱不可。再有个万一事情泄露出去,她爸的这笔钱就公开了。那追究到底还是她爸吃亏。

    “洗三你过来,姥姥没给你带回来我爸的存单,当时就应该是手上没钱了。所以她在洗三礼上做了文章,给了一整套金子和玉器。等我爸回来了,她为什么要保管大舅的工资呢?就是为了凑钱添上。结果钱不够,你和我爸来我这,她没还,想等等凑上再还。可事情太巧了。我爸身世暴露了,你们急忙忙的回去。那她怎么办呢?

    只能交到你手上。给少了自己女儿好说话。不信,你去银行问问,这两张存单是不是最近几天有大笔钱存入。说难听点。我们家的钱,我爸要是没回来,姥姥根本就没打算还给我们母女。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我是女儿家,嫁人了,对于姥姥来说,这钱就不应该给我。至于给你,你不是她女儿吗?妈用女儿的钱天经地义。

    所以,别去问了。没意思的。其实她还这么多钱,我和我爸心里早有数了。我们父女俩不过是怕你多想没在你面前提起。还有这事千万别闹开。事情泄露出去,我爸的家底就会被人怀疑。别人不管来路正不正,都会往坏处想。对我爸影响不好。就是姥姥没还我们家钱,也不能朝别人说。自己亲妈,说给别人听没用还给人笑话。我们就当孝顺她了。”

    林丽珊哭丧着脸,抱着周娇诉苦,“完蛋了。我还告诉你爸自己多能干,很多钱都存在你姥姥那。这会丢脸丢大了。”

    周娇捂嘴闷笑,所以说话不能说的太早,落把柄了吧?她不用想都知道,她妈那性子一定向她爸得意炫耀。

    过了会,林丽珊突然站起来,震惊地问她,“娇娇,你说你姥姥不会把你的嫁妆给换钱了吧?这次还钱都没跟我提那些东西。我们都搬家了,什么东西放不下?”

    周娇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她妈这反射弧太差了。她爸都让她年底回去收嫁妆,可不就是考虑这些。

    “妈,别担心。之前的或许挪作他用,年底回去还能拿回七八成。要是等几个表姐表哥结婚后那就不知道了。你也别急,真挪用了早就送人了。你能怎么办?我爸回来了,姥姥有所顾忌。挪了钱不会大大咧咧的再挪嫁妆。她是聪明人,怕你急了和吵。好了,别在意身外之物,你的心意比嫁妆值钱。没了就没了。”

    林丽珊无奈的点点头,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不过,她打算这次回去私底下问问老太太,也不跟她吵,就问问她把她的钱给谁了。她家的钱总要问清楚去了哪里。

    对于她妈,她算失望透顶了。嘴上说得好听,还赞成她想法,私底下早就花光她的积蓄。她家娇娇这是什么命?怎么老周家挪用她的东西,亲姥姥还挪用她的钱?就没有一个长辈真心对自己孩子。

    她现在都不敢回去面对自己男人。连娇娇都想到,她家男人还不了如指掌。她妈这是不给她活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