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268章 分家前夕
    西厢房外客厅,张母和三个儿媳妇聚在一起拉家常,手上不停的忙活着针线活。此时她侧耳听到轰隆隆的声音,“这谁家来客人了?不会是有人找小五吧?”

    周娇她们惊奇地发现,就张母说一句话短短时间,声音朝她们接近。

    四人面面相觑,张母立即站起身掀开门帘探头一看,“哎哟,是小五回来了。你们快出来看看,咋有小鬼子的三轮车?”

    周娇她们听完,全往院子跑。一看,全哈哈大笑。哪里是小鬼子的三轮车?整个车子除了车型像,改得奇奇怪怪。

    “还别说,看久了,挺好看的。小五你哪里来的?”林菊花好奇地上前绕了一圈打量着。

    张国庆摇摇手,活动活动手脚,“一言难尽,先让我缓口气。”说完,过了会,张国庆感到浑身有点热量了,双手提前车斗里的东西往小客厅走去。

    周娇递给他一杯热水,满脸困惑地问他,“你不会开着这东西从省城回来吧?带回来的东西哪来的?”

    张国庆看看客厅里满脸八卦的嫂子,一脸无奈地说道:“还真是从省城开回来的。那些东西都是干爸搬上车的。什么是好心办坏事?就是这样的。”

    周娇奇怪地打量着他,“那你怎么不找开车师傅,让他把车子挂在汽车后面,你自己乘车?不过是多花点钱,没必要一路开回来。”

    张国庆听完,傻傻地看着周娇。过了会,双手捂脸,“难怪我怎么觉得不对劲?我被干爸带进沟了。他嘴里一直喊着快骑回去。我就真的骑回来了。路上还遇到开往县城的汽车,一点也没想起可以让人拖车的。丢死人了。”

    他的话惹得张母她们呵呵直笑,难得看到小五犯糊涂。

    周娇怕他尴尬,转移了话题,“我妈她们上车后,你有拍电报回去吧?”

    “你交代的都办好了。娘,咱们家怎么只有你们在家?我爹他们呢?”

    “你爹带孩子们去你大伯家。你大哥去吃喜酒,一会就回来。你大姑不是这次没来吗?你爹昨晚一宿翻身,估计是找你大伯商量事情了。”张母说起大姑姐就发愁,担心真发生大事了。

    张国庆站起身,朝周娇说道:“娇娇,我先去看看他们怎么说?”见她点头,往外面走去。

    张国庆来到张大伯门前,直接推开大门进去。张爹三兄弟的院子格局一模一样。不用寻思,应该都在堂屋。他进了院子,发现除了堂屋有声音,两侧厢房都关闭,应该是家里的女人都去上工了。

    堂屋里,张爹三兄弟坐在炕上抽着旱烟,一人一句拉家常。

    张国庆一进来,张爹就问他,“你怎么找过来了?去省城事情都办好了吧?”

    “都办好了。我刚回来,听娘说你愁大姑的事,不放心过来看看。商量得怎么样了?这次几个人去?”张国庆搬了张凳子坐在炕边说道。

    张爹指了指两兄弟,“你大伯和你小叔说先找人打听,看看是怎么回事?等弄清楚了过去。”

    张国庆看着他,想想还是算了。自己身为小辈没必要质疑长辈。按照他的心思,早上就该过去看看了。还等打听?

    张大伯朝张国庆说道:“小五,你说咱们这次过去接你大姑大姑父过来住行不行?大伯想过,只有你大姑她们住村子里,离得那些人远远的,就不会有事。这娘家太远就是坏事。有事情也出不了力。”

    张国庆挑了挑眉,这话他可不好接,“大伯是指大姑两口子入户村里?”见他点头,接着问他,“那大姑他们舍得放下儿孙?就算咱们替大姑盖房,那几个表哥会同意?不会说老人有私房?就算大姑他们过来了,以后那些表哥表姐时常过来闹事怎么办?咱们三家就没了安生日子。”

    张小叔赞同地点点头,插言道:“大姐不会搬过来的。以前不是没提过。她公公过世那会就让他们全家搬到村子里,他们都不听。”

    张国庆见他们老兄弟眉头皱得死紧,好奇地问道:“大姑老两口干嘛不自己搬出来?他们不和儿子住一起都省心。”

    张大伯叹了口气,“你大姑说自己搬出来,将来会影响到孙子亲事。”

    张国庆听懂他的意图。无非是用回娘家当借口让他们住进来,远离那几个极品。可事情哪里这么简单。不说他大姑同不同意,就说住进来,以后老了怎么赡养?谁照顾他们?这可不是几日几月,养老送终哪是简单的嘴皮子上下一碰。

    除了他,谁家也不富裕。呵呵,搞不好,刚才他大伯问他,就是想他提出赡养两个老人接过担子。给几个钱他不在意,可接过来那傻事谁愿意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尤其他大姑还是个糊涂人,加上那家吸血蚂蟥,没住几天还不得家里都搬空了。

    张国庆不再出声,安静地坐在边上听他们唠家常。

    下工的广播一响,张国庆两父子告辞离开。

    张爹一出张大伯院子,脸上就板着。张国庆心里也有点火,见他爹脸色就知道他没料错。暗暗叹了口气,紧跟着张爹回了房。

    “幸好你听出来了。你大伯的算计别让你娘知道。”张爹靠在炕上失落地说道。

    张国庆点点头,逗他道:“你没看我回答前先看看你?你老儿子随你,不傻。不是你老儿子没良心。给钱给物都没关系,可住进来不行。”

    张爹小声说道:“你大伯倒是聪明。说话做事含含糊糊。我一说过去看看你大姑,连你小叔都没意见,他却说等他打听好消息再说。哎……他是老大,听他的吧。早知道不和他商量,直接去看你大姑了。现在被吊住了。”

    “爹你忘了这几天要选举了?等选举好应该就会去。”张国庆知道大堂哥的选举掐住时间。

    张爹连连拍自己脑门,他还真没联系到一处。“你大伯打听你二哥的事。话里话外想你帮你堂哥找份工作。这几天别去他们两家。等你大哥的事情落实,咱们跑县城呆段时间。”

    张爹见张国庆低声发笑,狠狠拍着他,“你以为你爹不想提携侄子啊?问题是工作是那么好找的?这么多侄子给谁都不行,反正里外不好做人,我就当听不懂。”

    张国庆不想听到关于工作那些话题,如今他关注的是物资。

    吃过晚饭,张国庆三兄弟随张爹回了东厢房卧室。

    张国庆详细地说了说目前联系好的几家单位。如今纺织厂辅组工、邮局分拣工、粮食局下面的售货员、供销社仓管、肉联厂员工等五家除了纺织厂和邮局是正式工,其他三家都是临时工。这些工作他是用尽手段联系,就看他大哥怎么选。最终结果还要看张国富自己喜好。

    张爹听了激动不已。这些可都是好单位,就连城里人都挤不进去。他可是专门上县城找亲家公打听了。

    张国富低头考虑片刻,抬起头说道:“孩子他舅的意思是不管什么单位能进去就快进去。要不是小五,谁也进不了城。我知道小五一定费了不少心。大哥不跟你说客气话。你看哪个让你欠人情最少、将来不用你出大血的,你就让大哥上那个单位。五家都是好单位,哪个对我来说都是高攀。你看着办。”

    张国庆看着憨厚的大哥,他越不想麻烦自己,就越想替他找好单位。他打算先找好单位进去,接着让他大哥上夜校,以后找找关系,换个部门。目前关系最牢靠的就是纺织厂,进去不会收到排挤。那天听陈伯说辅助工有很多工种,还是有办法换个轻松的。最适合的是粮食局下面的售货员,有邻居老陈在,临时工还可以有讨论空间。最主要的是将来不担心吃的,上下班时间固定又轻松。

    张国庆琢磨了会说道:“粮食局下面售货员我最满意,临时工弄成正式工问题不大。最让我放心是纺织厂,可经常值班太累。二哥你帮大哥琢磨看看哪个合适?这几个工作都要尽快决定。”

    张国强对于这两个工作都没什么意见,他上班有段时间了,知道靠山重要性。再者他大哥这人性子好,为人稳重不缺精明,在哪也不会差。

    “我觉得都行。纺织厂有左婶,粮食局有老陈叔。大哥随便挑一个。”

    “不用挑了,粮食局。一听就不怕没吃的。老大,你这次听爹的。能让小五满意一定是最好的。”张爹见不到大儿子墨迹果断拍板。

    张国强两兄弟盯着张国富,见他脸上露出笑容。俩人相视笑笑,可算完成一件大事。

    张国庆看没什么事情,站起身说道:“好了。这两天我找老陈谈谈怎么改正式工。大哥准备好下周上班,到时候我和你一起过去。没事我要走了。”

    张爹急忙喊住他,“急什么?快坐下。爹还有事。”

    张国庆重新坐下来,疑惑地看看他,等他开口。

    张爹瞪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说道:“爹和你们娘这段时间商量了很久。咱们家先分家,钱早点分给你们。你们有工作了,手上有钱也好安排。还有件事情,爹也得私下和你们三兄弟说好。省得你们兄弟心里有疙瘩。”

    张国庆三兄弟都让他随便说。还有什么事,无非担心分家不均,兄弟不合。

    张国富是心性好,觉得分多分少都是给自家兄弟不是给别人。

    张国强是知道自己没多少交给家里。家里的钱财全靠老大和小五两人赚。能有钱分都不错了。

    张爹看了看儿子们,个个脸上带着笑容。暗自高兴,“你们三兄弟赚钱交到家里,爹就开始记账。这几天翻了账本,小五交的钱最多。可小五,爹只能让你和娇娇吃亏。你不用说话。爹也知道你不在意。”

    张爹拦住张国庆要发言。接着说道,“明晚我就找族老他们几位长辈过来。你们回屋和自家媳妇打个招呼。”

    见事情都谈好了,张爹让他们回屋休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