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幕降临,厨房里,张母带着儿媳妇提前准备席面。邀请的中人就要过来,分好家要请他们喝酒。中途她们都在旁听,不先准备不行。

    张家堂屋点了两盏油灯,桌子上摆好了笔墨纸砚、发黄账本和算盘。随着张家村的族长、族老、老队长和张大伯两兄弟入座后,张爹喊来了三个儿媳妇一起过来旁听。

    张家人连孩子齐聚一堂,都静悄悄地坐在等待张爹开口。

    张爹望着眼前的儿孙,满脸笑容。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大家都在了,那我就先说几句。常言树大分杈,子大分家。之前你们爷爷就说过以后孩子长大成亲一年后分家另过。本来老二早就该分家另过,因为各种原因,拖到现在。幸好你们兄弟友爱,妯娌相处和睦,从没为了些芝麻小事争吵。爹呢,今天请了长辈过来做个中人替你们把家给分了。分家不分情分,你们是兄弟,血脉相连,不管怎么样都好,都得相互帮村,团结一起,以后的路才能走得更长。”

    “爹,你放心,分家了,我们还是亲兄弟。一定相互照顾。”张国富说道。

    张爹微笑地点了点头,“老大、老二、小五,你们都成亲生子了,以后你们自己赚的钱自己用,接下来的路要靠你们自己走了。”

    见三人点头,张爹接着说道:“分家前,我先说说我们家的情况。我们这个家全靠你们三兄弟帮着爹娘。老大起早摸黑地干活,一年没停下过。老二脑子活,四处寻活贴补家里。小五呢,上山打猎帮衬家里。这么多年一家人齐心协力总算有了积蓄。

    说到积蓄,就得先说件事。分家分的是父母财产。爹不能把你们成家后上交的钱当父母财产。成家后上交钱,我按照账本记下来的数目全还给你们。先分好了这笔钱,剩下的咱们开始分家。”

    张爹拿着几本本子交给族老他们查看。

    几本本子汇总到老队长手上,他用算盘合计总数目,发现没失误,点了点头。

    张母上前交给老队长一个开了锁的木箱子,最上面放着三个写了名字、用红纸密封的红包。

    老队长接过来手按了按,直点头。他更是佩服张老二夫妻辆做事细致、考虑周全。如此做法,儿子成亲后交多交少也看不出。他按照上面的名字交还张国庆三兄弟。

    张爹等他们收好红包,接着说道:“好了,接下来就是分家了。家里的钱全部在箱子里面。按照咱们老张家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喜子是长孙,他有份子孙包。我也按照规矩把家里的钱分成四份。喜子的这份钱老大你保管,将来等他成家要还给他。”

    周娇见林菊花一直盯着喜子看,急忙捏捏她手,朝她使眼色。关键时刻,别出岔子让人看笑话。张家族人都是这么分家的,可别心直口快地说越迟分家,长孙越合算。

    林菊花朝她笑笑,见没人提起,无声说道:“养老钱”

    张国庆对于分家不怎么在意,一直关注着大伙,一看林菊花就知道他爹忘了留养老钱了,“爹,你养老钱还没留起来。”

    老队长笑哈哈地打趣张爹,“别人分家先说赡养再分钱。你爹他倒好,先分钱不提赡养。他当神仙了,以后不用你们三兄弟赡养了。你们拿了钱快走。”

    他的话惹得大伙都笑起来。

    张族长说道:“老二这是有三个佳儿贤媳,不怕没人不孝顺他两口子。要不早就急了。你说吧,留多少养老钱?”

    旁边一族老一直没看箱子,朝老队长前面的箱子看一下,吓了一跳,“大伙先别忙着帮他分家。张老二,你家怎么这么多钱?”

    老队长笑笑没插言。他是最了解张家家底的。早些年张爹三兄弟打猎赚了不少钱才会盖大院子。等孩子长大,个个会赚钱。就张国庆时常上山待上几天的会没钱?没钱也不会三个儿媳妇全给高价聘礼。

    张爹解释道:“这里一千都不到。都是毛票多,看起来觉得多。我们家每年工分就不少。这么些年下来,家里没什么大开销,慢慢的攒下来。”

    张族长没兴趣打探别人隐私,问道:“你打算留多少?”

    张爹早就打算好了,开口说道:“每份两百块,四份八百,剩下的给孩子娘。好了,接下来真要说到赡养了。”说完,自己先笑起来。

    老队长急忙拦住他,“分家还没分清楚呢。还有院子,家里的家私,养得猪、鸡鸭,还有生活用品都要分好。”

    张爹拍着自己脑门,哈哈大笑,“我私底下和他们说好了,现在给忘记了。这院子归老大,隔壁两院子已经分好。我给他们一家一套碗筷、明年开春一家十只鸡仔,粮食按照人头也分给他们。他们屋子里的东西全搬走。家里剩下的一头猪等他们暖屋用。鸡鸭就不给了。叔,你给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没?要是分好了,那我接着说赡养了。”

    老队长望向族长他们,见他们摇头,说道:“没什么分的了。你们这分家还真简单。你有三个好儿子,不会计较这些就好。分家就怕一个碗都计较。”

    张爹笑笑接着说道:“我们两口子按照规矩,跟着老大过。平时想谁了就上谁家待几天。你们不管在哪里,不管我们去不去,都得准备一间房给我们俩人。”

    张国庆急忙说道:“我和二哥都商量好了。你和娘想住谁家就住谁家,不用非得跟着大哥,爹娘又不是大哥一个人的。”

    张国强道:“就是这意思。你和娘还真打算管大哥,不管我们两兄弟了?赡养费什么的,不用说了。我和小五私底下都商量好了,他给钱,我就给粮食。我们两兄弟商量着来。”

    张爹摇摇头,“不能这么干。分家就要写清楚。要不然分什么家?除了字面上的,以后你们自己随心意给就行。”

    在座的中人都朝他翻个白眼,还分家就要写清楚?分家最不清楚就是他张老二了。也就是儿子儿媳妇孝顺依着他。哪有十几只鸡都不分了?

    张爹朝大家伙笑笑,解释道:“之前我们父子四人都商量好了。没搬家前都是孩子他娘掌家,细碎的东西没法分清。只能等他们搬走,我们到时候再看。”

    族长点点头,他有什么意见,只要他们一家人觉得好就行。铺开白纸,开始准备写分家书。

    张爹看他提笔连忙说道:“赡养问题就随我大哥家。反正我没钱了找他们要。不怕他们不孝顺。”

    张爹的话再次惹得族老他们哈哈大笑。他们来之前就知道张老二这个家很好分,不会有大问题。没想到这么简单,看他三个儿子儿媳妇全笑眯眯地没意见。大伙都替他们老俩口高兴。

    “叔,你还得添上,将来我们两人看病费用,你们三兄弟要分摊,三家都要轮流照顾老人。百年后,我们走了,费用也是分摊。”

    周娇看他们已经准备写分家书,这分家算是结束了。拉了拉两个嫂子的衣角,往厨房那指指。三妯娌悄悄地往厨房过去准备上菜。

    张国庆见他娘情绪低落,全场没见她笑脸。心知分家对于她来说是件伤心事。当父母的一把屎一包尿地拉扯这孩子们长大。等儿子长大了,接着一个个分开,好好的一个家拆成几份。对于他娘来说,分家就是离远了,儿子是儿媳妇的了,手上钱没了。真是人财两空!

    张国庆抱起平安拉着张母回了卧室,笑眯眯地说着:“娘,你就当这是玩游戏。哄着大伙玩的。我就没当回事。分什么家?逗爹开心罢了。你老儿子不和你分家。咱们一伙的。大哥都七老八十了,哪里还需要爹娘。你老儿子才十八,你可别被爹给骗了。你得陪着你老儿子!”

    说完,放下平安躺在炕上。张国庆从裤兜里拿出刚收到的两个红包,直接塞进张母口袋。

    张母拿出红包放在他枕头底下,“给你就收着。娘没钱了朝你要。”说完,悄悄地附在他耳边说道,“我和你爹不会没钱,私底下已经藏了一些。”

    张国庆笑眯眯地朝她竖拇指。他爹娘能留下多少钱?这会老俩口恨不得砸锅卖铁给儿子筹钱在县城买房。真有私房钱也是有限,他没再推塞,等回县城前再给。

    张母被老儿子这么哄着,心里高兴了。也是,她家分家和别人不一样。她又不担心养老,有老儿子在,谁敢给她脸色看?自己不顺心了,就跟小五过。

    “傻儿子,别担心娘。娘没事,分了也好。无事一身轻,以后想去你舅舅家就可以说走就走。”

    张国庆赞同地点头,“这么想就对了。你想去哪里告诉我,我都不让你走路,开着车子送你。想和老姐妹唠嗑,儿子去把人给接回家陪你。你看多好,都不用天天围着厨房出不了门。过几天咱们一家人就回县城,年前老儿子陪你们俩四处看看玩玩。”

    张母被他说得哈哈大笑,果然被老伴猜中了,真想拐他们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