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晨,周娇迷迷糊糊中,她习惯性摸了摸身旁,发现张国庆已经早就起身,一个激灵,她立即清醒过来——分家了,他们该搬家了。

    前几日老二张国强趁着星期天休假没上班,他就非常简单地举行入宅仪式,搬入新院子。全程看得周娇羡慕不已。简单好啊,多省事!

    今天终于轮到周娇一家人搬家。说是一家人,也就是张国庆与周娇带着个奶娃娃。

    昨天张爹就与他们夫妻两人约好一定要在中午入宅。周娇猜测张国庆这会应该早早就跑到隔壁自己院子准备。

    接二连三办酒席,想到前断时间张美丽搬家那个乱。这次张国庆俩人是怎么也不让张爹他们通知亲戚们。

    对于他们夫妻来说,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一顿就行。亲戚们来了又是应酬又是劝酒,回头自家人还得饿着肚子,傻不傻?

    不过早上八点钟,张美丽夫妻偕同张美好夫妻俩还是赶了过来。尽管张国庆再三吩咐家人,千万别透露他搬家消息。可他两个姐姐早就盯着,岂会没数?

    张国庆见到两个姐姐他们,其实也很高兴。姐姐在他心中还是算自家人。不让父母通知也是怕耽误他们上班。

    到了中午十点钟,张爹张母带着张国庆夫妻举行仪式后,再次站在前院,周娇还是忍不住哑然失笑。

    三间正房,左右两间厢房,前院除了平整的地面别无他物,真是够简单的。

    心血来潮的张国庆在屋檐下,用不同颜色农作物相互交叉,挂满了一串串玉米棒子、辣椒和大蒜,墙上更是挂上崭新的蓑衣和斗笠,各个窗户纸上到处贴上红色剪纸,差点整了新婚新房——如今看来还是挺像地方特色的民俗小院。

    张国庆曾笑称,这个要是放在未来,他可以挂牌收门票了。

    新院子经过夫妻俩人的几日勤苦整理,精心装饰。正房三间屋子,除了张国庆全部搬入原来卧室里的旧家具到西屋外,最吸引人的还是东屋。

    东屋作为张爹张母的卧室。这次可是添置了崭新的衣柜、两口大木箱以及炕头炕琴外,夫妻俩人还为张爹张母准备了全新的被褥棉被。

    中间堂屋随乡入俗,张国庆搭上火炕。炕头墙上挂着大红色中/国/结(老院带回来的)。炕上铺上崭新炕席。上面摆上一张大炕桌,桌上添置了一套茶具。炕上三个红色格子布枕头随意地堆放在里面,此时张美好正抱着枕头不放。

    靠近后门不远处摆放了一张八仙桌和四条条凳。

    西屋作为他们夫妻俩的卧室,里面家具和所有装饰摆设得和原来一丝不差。这是唯一让人觉得没改变的地方。

    老院那的外客厅家具移到和厨房相邻的东厢房布置成了一间书房。对面两间西厢房因为人口少,成了家里仓房。

    入宅后,张大伯带着三房老张家人齐聚新宅。周娇跟着张母她们来到厨房准备暖屋酒,留下张国庆陪同张家男人在堂屋聊天。

    今天张爹非常兴奋,带着张大伯和张小叔进入东屋。他也不言不语,一脸笑容地指了指房间。从东屋回来,张大伯拍了拍张国庆,对这个侄子,一时之间他真得无话可言。这一手干得太漂亮了。

    张小叔脱鞋上炕后,笑眯眯地说道:“小五,做得不错,比你们几个哥哥都强。你们学着点!”

    张国庆见状,连忙解释道:“小叔你可别这么说。我们几个兄弟出去哪个不是人人夸?他们和我情况不一样。我是有私心,没我爹娘在身边我和娇娇都不懂怎么过日子。”

    “好你个小五,你这招让我们都成了不孝子了。兄弟们给我揍他。让他得瑟。”张青峰说完,一群堂兄弟压倒张国庆揍,玩闹成一团。

    张小叔好奇的问张爹,“二哥,你要不要搬过来?他们两口子可都准备齐全了。这可比你屋里的东西还气派。”

    “还是老院舒服,住惯了不想搬。我都跟他们小两口说了西屋随便一个炕就行。他们不听。娇娇说县城那我已经不答应住东屋,这里就得东屋。”

    张大伯瞪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离你那没两步路,你就是瞎折腾。我以为你分家那会让孩子留一间屋随口说说,没想到你是说真的。”

    张爹笑笑,说道:“大哥,我有我的想法。不管我们老两口住不住,孩子们必须得给我们留着。为啥呢?嘿嘿,我得让他们记住他们组成了小家,可爹娘还是爹娘,不是随手扔了些钱和粮食就是孝顺。就算我们跟老大住也是会随时回来的。再说,万一在老大家看不顺他们或者受气呢?”

    张大伯听完手指点点他,笑着摇摇头。他懂他二弟意思。看不顺眼,受气了,他就不住了,回其他儿子家。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别人没这个底气。村里有些老人不跟大儿子住,其他儿子不接收的不是没有。他二弟有小儿子就是有底气。小五这坏小子是有意收拾齐整让他两个嫂子看的。

    厨房里,张母见周娇她们三妯娌配合得挺好,她们老一辈在这没什么事情,拉着自己俩妯娌回了东屋。三人上了炕,张母往炕琴抽屉里拉开看看,果真里面放着糕点。她暗自骂了句败家媳妇,可心里喜滋滋。

    “大嫂、弟妹先填填肚子。这糕点挺好吃的。”

    “小五给你准备的吧?今晚还住这?”张大娘轻轻咬了一口,确实挺好吃。刚才她小孙子拿在手上一直啃,不好吃他不吃。

    “昨天娇娇跟她二嫂去集市带回来给我。跟老二家一样,我们都住三晚。”张母没说昨天她败家媳妇还带回一双羊皮靴子给她。

    她这辈子都没穿过这么好的鞋子,没想到临老了穿上儿媳妇买的。这儿媳妇对她真是没话说。出月子没两天,她和老伴的旧衣服洗了挂在堂屋,一干透就拿过去续上新棉花。就因为自己随口一句旧衣服在村里不惹眼,可惜薄了。

    吃过暖屋酒,张国庆夫妻俩送走他们后,绕着前后院看了一圈回到到卧室。

    周娇瘫在炕上,眼睛出神望着屋顶。她打算还是老老实实的去购买物资,别想收拾后院。

    张国庆见她神色,顿时哈哈大笑。刚才不知谁意气风发,指点江山般比划着来年种什么,规划的似模似样。

    他早就知道她一见到后院会大失所望。碎石头就算清理过了,荒地就是荒地,没一两年养地,想和老院子后院一样怎么可能?

    “娇娇,我带你上山找好东西。”张国庆一说完,就见她立即站起来双眼放光看着他。他朝儿子那指指。

    周娇呵呵直笑,抱起孩子说道:“那你快去找娘过来看儿子。我喂好刚好出发。”见张国庆点点头往外走,她兴奋地亲了亲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