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家村最近兴起了一股潮流。张家村的小伙子很忙,忙着年前偷偷赚钱。自从张国庆带着他们这些小伙子上山后,他们对打猎产生极大兴趣。

    大伙心里有数,这事还得靠张国庆带头。于是新院子成了村里大小伙子聚集地,大家有事没事全往这来,天天人来人往。

    村里动静不小,老队长开始盯着大青山四处转悠。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张家村除了老一辈有些祖上打猎手艺,下面小辈已经没几个人能逮住兔子。他一直不忘大山养育了他们祖祖辈辈。他不知道将来会怎样,可他担心祖上留下一些手艺被老一辈带到地底下。以后张家村再也没猎户,张家村成了真正农户。

    老队长转悠几天,最终和张家村族长、几位族老、张爹他们几位猎户聚集在祠堂一翻讨论商量后做出了决定。短期内几位老猎手和张国庆组成领队传授手艺,村里刚成立的卫生所负责治疗。张家村三十岁以下,十五岁以上男丁凭自愿报名参加。

    消息在张家村内部一传开,村里轰动。老队长见报名人数太多担心大伙安全,分了几批让包括张国庆父子俩在内的十来个老猎手换班带队。于是张家村的小伙子们天天忙着学习,忙着偷偷赚钱。

    张国庆对于老队长他们这次决定非常佩服,鼎力支持连续带了好几次队。途中听到他这些同族兄弟、叔侄乐哈哈讨论来年盖房,看到村里大娘们欢欢喜喜购买年货,他感到由衷地高兴。只要村里男人学会了些打猎手艺,接下来的危机也能熬过去了。

    周娇眼见着他天天上山渐渐消瘦下去,急得团团转。好不容易碰到他终于停下脚步了高兴地拉着他往炕上按,“快睡。接下来还要去山上吗?”

    “呵呵…不用了,接下来都是爹他们带队。总算可以好好睡个觉。你这几天在家里怎么样?”张国庆顾不得洗澡,简单洗簌后说道。他忙得顾不上家,每次匆匆回来就走,唯一感觉就是家里多了不少妇女孩子。

    周娇下意识的想皱眉,可看到他疲惫脸色笑眯眯的说道:“我在家挺好的。每天娘和嫂子都在我们家。村里很多大娘过来陪娘唠嗑,我和嫂子她们跟些小媳妇做针线,聊聊村里的八卦。”

    张国庆哈哈大笑,他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八卦是娇娇最不乐意听,尤其村里小媳妇说起浑话他听了都脸红。见她瞒着他,转移了话题,“娇娇,咱们北上脚一直到村口地基全给批了。老队长亲口对我说的。这下你不用担心北山脚太高调了。”

    “怎么有这么多人要盖房?那石头够数?”周娇皱眉说道。这么折腾有利就有弊,大片挖掘她担心什么泥石流那些。

    “这几次上山收获都不错。老农民有钱不盖院子盖什么?除了村里条件好想盖房人家,靠近大青山十来户人家全往这边搬,靠近他们家后面有个小山坳里面有不少肥地,老队长打报告到乡里要炸通道已经批准了。那里的石头够大伙盖房,别担心他们从北上采石。”

    张国庆知道她担心后山被人乱挖掘,惜命的很。不过,泥石流什么她想得太多了。当地老一辈对于环境保护有他们自己的一套。他看老队长就懂得未雨绸缪,这次下决定要开发肥地就是眼光老道,整个村子多了五十多亩地肥地,道路两旁还可以开垦出田地,整体收入增加不少。看他得意洋洋炫耀,不得不说人老成精,都算计到了有他在张家村,乡里真会通过。

    周娇听了哈哈大笑,她也挺佩服这位老人。利用就利用吧。老人家出于公心,她乐意帮上一把。

    “我先睡会,真是困得不行了。”张国庆脱了衣服抱着儿子说睡立即睡着了。

    周娇见他都有鼾声,心知这会是真累坏了。她出了房间,想想不放心锁上门后放下门帘,连堂屋也不敢呆,端着针线笸箩来了厨房。

    她双手快速打着毛裤,脑子里飞快地算计时间。要是她没料错的话,等会马上又有人上门聊天了。前几天张母还高兴地和人拉家常,这两天看不对劲,昨天开始学会躲到老二家了。这两天她忙着打马虎应付。从张家大哥上班后,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另有目的,陆陆续续地过来窜门,既然她带孩子在家总得面对。

    张母听说张国庆已经回家了,带着两个媳妇往这边过来。这段时间张国庆上山,她老俩口就住在这边。说是分家,可她家和没分家一样,她和张爹在哪家住,晚上两个儿子下班全家跑到哪家。

    “你们婆媳跑哪了?快进来。”厨房里一位大娘拉着张母说道。

    张母哭笑不得,她没想到厨房里好多人。“刚在老二家过来。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这两天你们赶集都买了什么?”

    一时之间说买了什么的都有。

    周娇和两个嫂子相视笑笑,低头打着毛衣,有她婆婆在,她就不用应和这些人。她现在已经习惯村里女人大嗓门,没了刚开始那会头昏脑胀。

    张国庆被外边大家告辞声给惊醒,醒来愣了愣,原来已经在家里。转头看看身边的孩子发现已经醒了,正睁着双眼看着他。

    “儿子,饿了没?”张国庆看了眼手表,发现平安差不多刚醒,伸手摸了摸尿布,发现还没湿。抱着他把了尿后抱到堂屋就见周娇快步进来。

    周娇看到他们眼睛一亮,放下笸箩,笑眯眯地接过孩子,“哥,你不接着睡了?你陪娘,我抱儿子进去喂/奶。等爹回来咱们就吃饭。”

    “不睡了,再睡晚上睡不着。她们走了?那我去找娘。”张国庆有点怂这些老娘们,见她们真走了松了口气。

    张母看他要进来,立即站起来拉着他往堂屋走。厨房里被那些老娘们抽旱烟抽得都是烟雾弥漫,她知道自家三个儿子别看整天笑眯眯的,可对于女人抽烟非常反感。找对象唯一要求就是不抽烟。这条件她都不敢说给别人听,哪家大姑娘不是腰上挂着大烟袋。她当姑娘那会也爱抽旱烟。

    后来世道乱了,她每天提心吊胆地拼命找吃的东西,为了养大孩子,她哪里舍得再添加费用,渐渐地她的长烟斗都没再拿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