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靠海吃海”沿海渔民常说的一句老话。在渔村,一辈辈的人都赶海,连七八岁的小孩子都知道什么时候是赶海的最佳时间。

    沙滩上,退潮了,露出几处礁石,海滩和海涂的面积显得更大。比起几个小时前,这里也散落着不少老大娘、大婶和孩子们在赶海。

    近处的几位本地人看到他们夫妻脸上带着笑容跑过来。他们指着某处,提点夫妻俩人哪里危险——也许微笑的魅力,也许是偶然一两次赶海,大家不会在意有人分享他们的资源。

    张国庆见状,与这些老大娘们拉着家常,夸了几句让那些大娘大婶们乐成一片,他才拉上周娇告辞。

    眼前一切景象与周娇所想象的拎着小桶小铲,挖蛤蜊,钓螃蟹,捉小鱼的轻松写意截然不同。

    此刻沙滩上、海涂上、礁石上,大家赶海本事各显神通。他们使用的工具更是千奇百怪——铁楸、铁铲、铁钩子、甚至还能看到用锄头。年龄幼小的孩子更是用竹夹子飞快地夹住虾爬子、用竹尖片挖出蚶子、蛤蜊。

    或许习惯了,赶海的渔民们,不管老少,他们脸色丝毫没有收获的喜悦。凡事凡物都以物以稀为贵来衡量价值,多了就不值钱了。

    沙滩上四处散落着被海浪推上的海带、海草,更有海参,可还是被当地人抛弃在眼皮底下。

    利益最大化,连幼小的孩子们都知道。此刻,年龄稍长几岁的孩子们就在礁石处、海涂上寻找值钱的海货。

    寻找到赵大山一家人的时候,他们正低头用铁钩子、铁铲围着一个开挖的洞口埋头苦干。

    张国庆俩人过去,丝毫吸引不了他们一家三口的注意力。这大冷天,一家三口的双手通红伸到坑里的海水中掏东西,够有毅力。

    张国庆见状,打趣道:“有找到金子了没?”

    “金子没,可东西真不少。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赵大山被惊醒抬头,指了指身边满满一竹筐的东西。

    张国庆笑道:“找了个司机搭他买了三箱。结果他到财务室结算时间耽误了不少。我们等他等得有点久。这个坑完,要不要换地?”

    “我已经让老王告诉大家,愿意卖的全送到老王家。你们别去太远,不安全,就在左右两边玩玩算了。”

    张国庆点点头,见周娇与赵媛媛谈话一个段落了,他拉着周娇往左边过去大概一百米,这地方有一处礁石,可以担点海风。

    海风吹到脸上跟被刀割了似的,张国庆尽量挡住风口让周娇在他身后,自己飞快地用铁铲挖几个坑,一看到东西,他就往竹筐里扔。他目标就是塞满竹筐,不管好坏。再被风吹下去,他担心周娇身体受不住。

    渐渐地他发现不对劲,果然他家媳妇“偷渡”了,难怪一直填不满。

    “将老婆当女儿宠”这是他前世一个前辈告诉他的秘诀。为了得到这句话,他请了对方搓了一顿西餐,花了他一学年的奖学金。

    “偷渡”就“偷渡”吧,反正他有的是力气,只要他家娇娇高兴就好。

    张国庆换了个位置,特意挑选了背风口在礁石底下一处海涂边,让周娇站着那守住竹筐。自己飞快的用铁铲开工,捡了放木桶里洗洗,扔进竹筐里。

    周娇见他埋头苦干,自己用不能动手,实在是无聊得很,看看背后的附满牡蛎的岩石,她偷偷地爬上礁石。

    很快周娇发现这处礁石紧靠着对面的那处礁石,两者之间有个大水坑。很多被海浪推上来的海洋生物,都被海水无情地抛弃了,大到锅盖大小的梭子蟹,小到满地、满礁石爬的海参,还有海胆、海星、章鱼、各种小鱼。

    此刻很多东西全在乱闯,有些已经爬出礁石外了。周娇顾不上挨批,俯身招手让张国庆快上来。

    礁石上有很多牡蛎壳,这东西锋利得很,一不小心就得掉一层皮。

    张国庆见状吓得东西一扔,飞快窜上去,“娇娇,你几时跑上来的?我刚还看到你在我身后。”

    “哥,你看!我给你筐,我抓逃跑的螃蟹,你速度快点,等一下有人看到就不是我们的东西了。”

    “别,小心被夹住。你在这守着筐,我很快就好。”张国庆赶紧抱着她。见她点头还是不放心地看了看她——这信用度已经急速下降。

    周娇推着他,比了比自己一定不动,急着催他快点。再犹豫,剩下就是海水了。

    毫无疑问,要说谁动手能力最强最快,周娇绝对推选她男人第一。

    随着周娇不停地换着竹筐,水坑里的海洋生物被他们洗劫一空。

    结束后,张国庆盯上了礁石上的牡蛎丛里的海蚯蚓。这东西营养可不输于海参,尤其药效更好。

    他看了看周娇,知道她怕碰触这些玩意,“娇娇我先抱你下去。我还得抓些海蚯蚓,这玩意美容。”

    果然他一说美容,周娇连忙点头。

    下了礁石,张国庆让她乖乖待在原地,等他回来。见她点头,他提着木桶,飞快地行

    动起来。

    再次下了礁石,张国庆忍不住叹了口气,接而哈哈大笑。

    只见他开工一半的坑旁,周娇蹲在那里,双手用铁铲使劲地挖坑。张国庆赶紧拉起她,让她在原地奔跳着活络身子,自己赶紧接着继续干活。

    “娇娇,小五笑得那么大声干吗?有新发现啊?”赵媛媛远远跑来,高声喊道。

    “他笑话我力气小。”

    张国庆看着她和赵媛媛俩人嘻嘻哈哈抱着一起跳、不知疲惫地在他和赵大山两处来回跑,他连忙加紧速度,一只手拖着竹筐,一只手飞快地捡。

    好不容易塞满一个竹筐、一个木桶、一个小背篓,张国庆站起身,活动活动手脚,拖起东西来到周娇跟前。

    他喵了眼她前面堆在一处的海带、杂货,知道这些都是人家不要的玩意,笑道:“娇娇,走了。早点回去陪儿子。”

    听他一说到儿子,周娇没兴致了。妻子俩人赶紧收好地上的一堆东西,朝赵大山他们那边过去。

    赵大山拖起竹筐、提着木桶就走。他已经叫不动他家媳妇和闺女,只能拖着东西走,瞧她们往哪里装?

    赵大山三人离程红丽母女有段距离了,等了会,才见程红丽两母女追上来。

    一到王家,赵大山与张国庆商量后,让老王再通知人送些虾干、墨鱼干、贝壳肉过来。这些东西送人体面实用。

    老王媳妇出门通知村民后,赵大山开始先挑了五十斤螃蟹。

    张国庆上前一报数量,惹得赵大山头疼地捂住脑门,说道:“老王你挑走公蟹和小母蟹,剩下的开始包圆。”

    他的话让大家哈哈大笑。这数量可不是要包圆了。

    周娇见状解释道:“大山叔,一个母蟹差不多一斤重,其实论个没多少。而且省城五个叔叔、小五上面四个姐姐哥哥,加上一些关系密切的人家。难得你开着卡车过来,先多备点。”

    赵大山听完理解的点点头,“那等会赶海的东西你多要点,那个便宜。送人别全是好东西,掺着来。”

    周娇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点头说道:“嗯,我听你的。”

    赵大山问张国庆,“你打算晚上送去?”

    “趁着有车回家就先送过去。”

    “去省城前路过我家,有些东西你帮我带过去。”说完,赵大山琢磨该送什么过去,想想还是等回去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