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周娇出门溜了一圈,哼着调返回。

    心情颇好的她刚回到路口不远就听到有自己的电报。

    真是喜上加喜——周娇急跑向前,从邮递员手上接过电报,打开一看,果然是周孝正发来,看完内容,乐得她眉开眼笑。

    那一脸灿烂的笑容,正值花季妙龄,一身棕色羊绒大衣、鲜红色围巾,笑靥如花的她站在那的一幕。

    让邮递员频频回头,更是让出门的张母见她心喜。

    张母知道家有电报十有八九都是亲家拍来。见自家儿媳妇笑得连酒窝都深了,那一定是大好事。

    周娇乐呵呵地说道:“娘,我爸说他极好,就是很好很好的意思。好好,大家都好好的才是真好。”

    她没说的是,令她高兴、她激动的主要原因,这是代表她爸没危险,她奶奶的事情顺风顺水过去了。

    “娘,你要去哪?爹呢?”

    闻言,张母跟着开心,她笑道:“你爹去找人唠嗑了。娘没去哪,就看看你和小五是不是回来了?”

    “娘,要不要让哥找你老姐妹过来陪你?”

    周娇跟着她往里走。她婆婆天天待在屋里,县城对她来说没什么吸引力,老是想回村里。

    如今张国富在粮站上班,每个月工资不少。这份正式工被张国庆暗渡陈仓、移花接木、三十六计用遍。借着这次单位内部招工,张老大堂堂正正的进去,惹得邻居老陈夫妻俩现在有事都喜欢找张国庆商量。

    这几天喜子他们白天在她家常驻,有时晚上也歇在这。她还得给他们三兄弟补习功课。没办法,眼看明年喜子转学,小左右要在县城上学,为了跟上县城教育进度,喜子三兄弟只能常待在她家。

    幸好他们乖巧懂事,也喜欢这个家。有了这些孩子,家里顿时热闹很多。平安有了他们照看,她可以溜出去逛逛街。

    “不用。她们都有活干,喊她们来了,咱们麻烦,她们也麻烦。娘就是想回家了。”

    周娇闻言,笑眯眯地说道:“这不就是你家吗?连石头都在这,回去干嘛。过两天让哥带你和爹去省城逛逛。不是说省城旧货市场有夜市吗?你先过去帮我探探路,以后带我去。咱们娘俩自己玩。”

    张母被她说得有点动心,可想想还是摇摇头,“你大嫂二嫂在家我不放心。也不知道这几天家里怎么样了。”

    张母也不想回去,在这里吃好睡好,日子舒心。可她担心家里两个儿媳妇初次当家,处理不好人情往来。

    尤其最担心老二家的会霍霍她儿子东西。时间久了,她娘家人看她不在家,跑到她家那怎么办?

    昨晚她和老伴就想到将来三个孩子全在县城,家里院子怎么办?他们老俩口还得留在村子里看院子。

    “没事,隔个几天回去看看就回来。我给你叫车。娘,明天就有大集,我在家看孩子。你和大姐她们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

    婆媳俩进了客厅,见到喜子在写字,连最小的石头都在翻着小人书,遇到不懂就问身边的小左右,麦苗在照看摇篮里的平安。

    张国庆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不少小人书,就是怕他们偷溜上街跑远。现在他更是找了报纸让喜子每天午间写大字。他认为练大字能让孩子沉稳静心。如今连着两个中午,喜子都在书房练字。

    周娇抱起孩子回卧室喂/奶。刚才她回来就是为了赶上儿子吃奶。如今她能用母/乳绝不用奶粉。

    她身体越发健康。每天早上被张国庆拉着出去慢跑打拳,回来刚好平安睡醒。早锻炼那会她担心自己擅长的跆拳道惹非议,改用一套拳。可惜她力道还是发挥不好,幸好这两天有个老人家看不过眼指点了她几招。

    那还是她以前在武馆打工学来的咏春拳。两世的她占尽记忆力的优势,是上天对她最好的恩宠。

    周娇把儿子重新放在客厅摇篮里,看着他紧盯着她,笑眯眯地说道:“妈妈去做饭,平安乖乖陪哥哥姐姐玩。妈妈一会就回来。”

    说完,低头亲亲他的小脸,发现他不怎么紧张盯着她,周娇忍不住再亲几口,才去了厨房。

    张母见她进来,知道她安顿好孩子了。每天一到时间,她这儿媳妇都会亲自做饭烧菜。家务事能不让她这婆婆动手,绝不会让她动手。

    这儿媳妇处处出挑,可惜不养鸡怕鸡屎。要是能不怕脏,真是十全十美了。她倒是和小五天生夫妻缘分,他家小五怕施肥,刚好一对。

    想到这里,张母摇头失笑。

    “娘,你怎么又来了?我用煤球炉很快,都不用烧火。”

    张母指了指灶间,“没办法。习惯了。一天没在灶前坐坐就难受。”

    人老很多习惯难改。她现在听不到鸡叫、猪叫都不是滋味。老伴说她是受罪的命。可不是?

    如今老伴旧衣服不穿都不用她补,她空着手难受的很。一看到她纳鞋,小五第二天立即跑到集市带回来好几双鞋子给她。

    唉…她闲得难受。

    “娘,你看马路那户人家搬进来都没举行入宅仪式,就在院子里摆了两桌,你说会不会太简单?”

    张母摇摇头,“个人各想法。有些人不注重这些。小五他爷爷在世也不信这些习俗,他注重风水。

    他说风水有专门的书,有风水师。这是说明确有其事。习俗有没有习俗师?不说全国就光东北三省,隔几个村就一个习俗。

    他说习俗就是骗人、安慰人,有的习俗更是为了敛财用的。让我们随意点,别在意什么风俗、习俗。

    所以你看小五几个堂哥们,除了选地基找了风水师,其他的事情,你大伯小叔随便他们折腾。”

    周娇听完呵呵直笑。挺有意思的一老头,难怪带出一个张国庆。

    隔壁王婶从外头急忙冲进厨房,那动静大的吓得周娇差点掉了盘。只见她一进来就扯着张母往外走。这两人啥时候关系这么铁?

    “快跟我去陈家,黄娟就等咱们。这次瑕疵品都是好东西,你带多点钱。”

    周娇听到连忙从裤兜里,拿出钱塞给张母,“别推,我知道娘有钱。家里有我,你跟王婶放心过去,看中什么就买。”说完,她立即溜进厨房。

    王婶拉着她一路往陈家过去,边走边说道:“嫂子,你就呆这,别回去。过几天拿着供应本,咱们三家一起排队。等认识人多了,你回村里都待不习惯。

    再说你回村里干嘛?老儿子、两闺女姑娘都在这里。小五和娇娇又拉着你不让你走。回去大伙都上工,谁陪你?

    你要是去上工,你家小五非得跳脚。也别去其他儿子家,就呆在老儿子身边,想看其他儿子就过去看一眼。听我一句劝,以后你和大哥就跟小五过。”

    张母这几天一直听她这么说,都已经会背了。对方说得是有道理,可她家小五新院子空着咋办?两个儿媳妇刚当家,她得看着点。

    如今她已经开始发愁老大老二买了县城院子,村子三处院子咋办?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跟她们两家接触多了,就知道她们两家条件非常好,尤其陈家家里什么都有。

    他们在单位里当管事,都是能人,可她老儿子能让他们看中,说明她老儿子也是能人,她可不能让人笑话她舍不得村里院子,惹人看低她老儿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