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晚的京城别有一番景致。长期偏居一偶,如今再次见到熟悉的京城,哪怕没有后来的高楼大厦,可大都市就是大都市,历史的底蕴在这座城市显得尤为浓厚。

    比起县城一到天黑,行人稀少,这会大马路两侧路灯照耀下,公交车、马车、人流汇集——十二月的京城有了年味。

    沿着长平街,车子很快到了军区大院。

    对于传闻中的军区大院,张国庆匆匆瞥一眼,与他想象中相差不远。

    进入大院,车子开始慢慢行驶,车内林丽珊指着经过的一栋栋建筑物的方向开始介绍,张国庆得知林家、程家都在后面小院与周家不远——他老丈人好像真是高升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周娇,果然见她眉头轻轻地皱了皱,很快若无其事地一脸平静看向窗外。

    车子刚停在院子门口,很快率先出现一脸笑容的程家程老夫妇、林老爷子,紧跟其后的是一群程林两家的家人。

    程老太太一见到张国庆怀里的孩子,顾不上与他们打招呼,扯着张国庆往里走,“先进屋。孩子冻不得。”

    张国庆歉意地和大伙笑笑,顺着老太太力道跟着她进入客厅。

    这边周孝正拥着周娇往里面进来,“大家都等急了吧?火车误点了两个多小时。咱们先进去吃饭,边吃边聊。”

    面对周围热情的笑容,周娇忙着和大家打招呼。进了里面,见客厅沙发边摆放着摇篮——孩子如今正躺在那里。

    她放心地笑笑,回答着大家的问题,开始暗暗观察众人。这次除了林老太太没出现外,在京城的程林两家应该都聚齐了。

    一旁周孝正见女儿面带微笑,应酬着众人。眼看她陷入包围圈内,赶紧拉着她,不让她入座。

    “大伙都先坐。我带娇娇和小五先去他们房间放行李。珊珊,你帮阿姨准备上菜。小姨,孩子交给你了。”说完,周孝正立即拥着她往东厢房走。

    程老太太见他父女俩都走了,推着身边张国庆,笑道:“快去看看你们的房间,全是你爸他自己动手。孩子有我,快去。”

    张国庆摇摇头,笑道:“我爸稀罕娇娇。这会他们俩人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先让他父女俩好好说说话。迟点我再进去。”

    程老笑着点点头:“小五坐下陪我们聊聊也好。你父母还好吧?下次记得让他们一起来。”

    “就是。这次没来,下次一定要让你爹娘过来。”林老爷子紧接着笑道。

    张国庆赶紧笑道:“他们都挺好的。来之前还让我带话给你们,让你们别忘了有空去家里坐坐。”

    “记得吃了饭后给你爹娘拍电报报个平安。我给你介绍大伙,你们相互认识后,往后多多往来。”

    周孝正带着周娇回了东厢房,从书房参观到卧室,拉着她来到衣柜前,打开后笑道:“你看,爸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先休息两天,爸带你去逛街。”

    周娇高兴得直点头。整个东厢房都是她的天下。她爸准备的很细心,她也很喜欢,可这回她还有要事要问。

    “爸,那位没来又病了吧?如今怎么个情况?当年事情查的怎么样?你得给我点信息,我好决定该怎样与他们相处。”

    周孝正他真不想让自己女儿操心这些事。“有些事情很复杂,一时说不清楚。等外面那些人走了,我们再谈。至于她,哼哼…如今她娘家出事,知道你要来了,很恰到好处的刚好生病。”

    “呵呵,这是摆好阵势等我上门了?明天我先让姨奶奶陪我找身衣服。”周娇真是无语,居然能极品到这种地步。

    周孝正闷笑不已。他就知道他女儿随他。他很期待顾如意见到宛如祖母的周娇会什么反应?不管她这次借病躲还嫁妆,还是想借机让他上门,想让他们父女吃闷亏,那就瞧瞧谁手段高?

    周娇想想也觉得挺好笑,撇开这事谈起祭祖上坟。这事她父女俩在信里已经沟通好,如今再确定一次。

    张国庆进来,指着外头说道:“爸吃饭了。人走了再说。”

    周孝正点点头,让他们先洗把脸就出来,他还得先去看看孩子。

    张国庆倒了水后,他想想不放心叮嘱道:“娇娇防着点你大表姐。这女人有点不正常。明知你们父女谈话,她还想进来说什么看房间,被姨奶奶给拦住了。”

    周娇收拾好后,拉着他往外走,轻声说道:“放心。我心里有数。有些事情先等他们走了再说。”

    客厅里摆了两桌子,挨挤在一处。周孝正拉着女儿坐在身边,一边回应,一边手上不停地夹菜到周娇碗里。

    程思谨已经见识过这种场面,他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倒是林爱国、李建军调侃地看着周孝正在挑鱼刺。

    饭桌上大家都有意避开林老太太这个话题,说着京城名胜古迹,聊些开心事。

    周娇知道这个话题还得自己提起。别人可以有意无意避开,可她不容许自己在礼节上让人说闲话。至于心里怎么想,那是她自己的事情。

    就这么一会,没见林老爷子心不在蔫,她大舅林爱国时常瞄向她的那眼神充满了打量,林家其他人更是频频瞟向她。

    周娇见状当自己没察觉。凡事先自己吃饱了再说,有些事情既然来了就急不得。她有的是时间。

    快到结束,周娇笑意嫣然说道:“姥爷,这大冬天姥姥身体是不是欠佳?你看过两天她是不是有空闲,我去拜访她老人家?”

    林老爷子精神一震,乐呵呵地说道:“好。你姥姥惦记你好久了。好孩子等你姥姥身体好点回来再去见她。医院不是好地方别去。”

    “我听姥爷的。你老看看姥姥这几天能不能回来,迟了我和小五哥去看她。你自己也要好好保重身体。”周娇看着憔悴不少的老爷子说道。

    谁心里没数,老爷子估计已经琢磨出味道了。

    送走他们后,林丽珊借机拉着周娇进了东厢房卧室。

    周娇见状暗暗叹气,倒了杯热水递给她。

    “娇娇,你姥姥这人真是气死我了。你别去看她。”

    林丽珊说完,见女儿一脸迷惑,拍了拍自己脑袋。她是气糊涂了,忘了自己孩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顾家顾长青有个孙子,对方在学校玩女学生出事了。本来离了婚,娶女方也没什么关系,可事情被人捅到登报了,想遮也遮不住。现在上面以流氓罪逮捕了对方。

    林老太太用尽办法救不出人,最后让林丽珊找周孝正想想办法,言语里好像只要周孝正答应就没事了。

    林丽珊觉得自己男人根本搭不上手拒绝了她。更何况她妈话里怀疑这事是她男人捣鼓,她怎么会向自家男人说出口?

    流氓罪,多稀罕的罪名——谁黏上谁倒霉!

    周娇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所以就为了这事,老太太跑医院去了?”

    “娇娇,你说会不会你爸插一手了?我不敢告诉你爸说你姥姥怀疑他。你爸这次回来连你姥姥家都没去过,更别说去疗养院探望她。我看她就是想多了。”

    周娇板着脸说道:“我爸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问问老太太有什么理由值得他这么做?我爸天天在军营里,哪来时间去查别人家鸡毛碎皮事?有仇的我爸早就上去揍了,谁乐意沾上这些事。老太太是不是老糊涂了开始疑心疑鬼?”

    “我也觉得不像你爸做的。就是你爸做得也没什么,他要做的事情一定有原因。你千万别去看你姥姥,顾家那些人经常去那。”

    周娇心里大致明白这事真可能是她爸做的。可她不能承认。看来当年她爷爷奶奶出事真有人动手脚了。

    “先看看吧。我回来不去看她,理上也说不过去。再说你不是让我要嫁妆吗?呵呵……妈,别担心。我去了,顾家那些人打我还是怎么的?你上次回来,爸没对你说起那两笔钱吧?”

    林丽珊叹了口气,“你爸没提起,我倒是提起了这事。他说算了,和你说得差不多的意思。我也问你姥姥了,她一声不吭。我问她给你准备的嫁妆,她是不是也挪用了,倒是回我一句都在。今天一早我去要了钥匙,晚上那边没人咱们先搬回家。”

    周娇不赞同地皱皱眉,随后想想少引人注目也好。又问了些她爸回来后其他琐碎事,见没什么事拉着林丽珊回了客厅。

    家里除了阿姨照看平安,别无他人。知道周孝正带张国庆出门拍电报回东北后,周娇开始打开包裹,整理出送人礼物。

    周孝正进来时,周娇抬头发现只有他一人,奇怪地看了看他。

    “小五被方家小子他们拉走了。东西别忙着收拾,你先休息好。你给爸爸说说这次考得怎么样?赵大山找的人行不行?小五家里人没给你气受吧?”

    周娇抬头得意地笑道:“还是第一。爸你女儿600分考了595分,下次争取给你拿个全满贯。我和小五俩人补上高一成绩如今已经高二了。他考的也不错。我们仍然还是第一第二。”

    “差不多就行了。别费太多精力追求完美。”

    周娇见他等回答,接着说道:“大山叔找得人目前看还行。她来了,小五爹娘就没住县城。”

    “干爸隔个三五天夫妻俩人会上门,每次没空手。剩下四个叔叔偶尔会跟他们过来看看我们。过两天他们还有包裹寄给你。周奶奶和老族长孙子那年礼,小五本来想亲自送过去给他爹拦着了,说担心老周家贴上,他说会处理好。”

    周孝正满意地点点头。有人照顾生活起居就行,其他都是小事。他看看时间不早了,还得让她早点休息。

    “这些别忙着收拾,明天白天再说。先跟爸来书房,你们两人出入证件先给你。明天我和你妈要上班。你们自己在家没问题吧?”

    周娇知道今天他们已经请了一天假,“家里有陈婶还有姨奶奶。你们安心去上班。我们丢不了,有事打你办公室电话。”

    林丽珊见他犹豫,“明天我去团安排好就回来。正哥放心吧。”

    周孝正点点头带着周娇进书房。

    陈婶见他进去了,低声说道:“首长平时都板着脸,没想到这么宠孩子。”她来这工作不长,平时挺怕周孝正板着脸。

    “呵呵,我们娇娇很懂事,以后你接触多了就知道。别说她爸,连她公公婆婆都疼她,我爸更是挂在嘴上。”

    “是很好,一看就是好孩子。”陈婶赞同点点头。

    前两天周孝正一直吩咐她多准备菜。她还真担心来个泼辣不讲理的农村傻大姐,要不就是任性大小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