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书房里,周孝正拿了个文件袋递给她,让她先别打开收好。接着从书房里拿出一些文件放在书桌上,示意她先看。

    周娇开始翻阅,随着一份份文件看下来,神色越来越郑重。尤其看完最后几张空白纸上周孝正画出的疑点,更是面色铁青。

    “先别生气。不值得!最后确定还得避开人去江南一次。这事不着急,如今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在你姨奶奶前面别露出马脚,她心里恨意太重,不能让她失控。你对着顾如意也要假装不知情。我估计她兄弟都参与了,她心里有数。所以这次怀疑到我身上。你妈不说我就看不出了?”

    周娇狠狠喝下一口水后,闭目静心了会,睁开眼说道:“爸,不用再去确定!有了这些资料,剩下来的京城这房我来操作。

    我打个时间差明天就行动。你管自己去上班。你的手法有熟悉了解你的人都会想到。尤其林爱国。你等后续事态,在后面帮我完善就行。我们就让人看看我们周家人是不是好欺负的?”

    说完她呵呵地冷笑,紧接着说道:“妈早上去顾如意那拿了钥匙打算晚上搬东西。先停止,等我见了顾如意再说。那些东西没了就不要了,先不急着打草惊蛇。”

    周孝正静默了会。他考虑到这也是个机会,让她试试水也好,他在旁边盯着引导不担心自己女儿出事。

    看着女儿这么快稳住情绪,他得意地勾起唇角。谁说女儿不如儿子?他一个女儿顶别人十个儿子。

    周娇见他表情就知道他同意了。她开始拿起笔在空白信笺上写下一条条安排。有些话不能说出口,她信不过门外两个人。

    看着她行云流水般通畅地写下计划,周孝正惊讶地挑了挑眉。等她写第二张,拿起第一张开始细细琢磨,时不时抬头赞赏地看看她。

    周娇结束后,换了杯热水端给他,自己坐在旁边等他提意见修改。

    她如今担忧地是这件事会牵扯到林丽珊身上。顾如意娘家戴上帽子多多少少会影响到林家,接下来就看林老爷子决定。至于顾如意,这人一定会与娘家撇清关系。

    周孝正提笔在上面进行补充完善。父女俩打着哑谜,全程没发出一点声音。确定好计划,周娇直接拿起两张纸扔到旁边火盘里烧了。

    接下来,周娇开始找了张市面上通用信笺,开始改动笔迹写稿。

    全文围绕着民国四大家族危害性,提倡如今当/局*/清/*/动重要性,引申出**学院如今出现流氓罪顾**原是哪里人士。祖父如今如何、旧年担任什么职位,哪年哪月与什么人接触过。文章中浓浓笔墨句句充斥意味深长的话语,令人深思。

    周孝正接过来观察笔迹、信笺等都没问题,微点点头。按照计划接下来就是“有心人”揭开顾家历史洗清正房。

    一环扣一环,不像他手笔,也绝不会有人想到出自十七岁的周娇之手。谁让他半路认族,谁能知道他们父女会了解当初的事情?这封信发出去接下来就等四十多年前的真相被世人所知。

    “没问题了。交给爸,明天一定会出现是在报上。走吧,刚好爸要去找小五。”说完,周孝正整理好文件放入暗格往外走。

    周娇配合他往客厅出去,边大声说道:“爸,你随便找找。要是小五找不到你就早点回来。”

    “你和你妈早点休息。我去看看,真担心那几个孩子跑远了。”

    林丽珊见他快步往外走,喊道:“正哥,你别骂孩子。要是在大院让他再玩会。”说完,埋怨地瞪了眼周娇。

    周娇对着她笑笑。

    “你这孩子不会拉着你爸?小五难得出去玩。你爸板着脸可别让小飞他们误会了。”林丽珊叨叨念念不停。她是真喜欢这个女婿,就怕孩子委屈了。

    “妈,你不爱我了。难怪小五天天念到你,他才是你亲儿子。”周娇挽着她撒娇,她要是不出手,她妈可以念到她头疼。

    林丽珊呵呵直笑,朝一旁陈婶说道:“你看,这孩子还吃小五的醋了。呵呵…妈最爱你了。出入证记得带好,丢了让门卫通知我。”

    周娇边和她聊天,注意这门口动静。

    张国庆喝完最后一杯和大家告辞,与方飞俩人往大院走。眼睛瞟到转弯远处,他顿了顿,刚才匆匆离开的那道身形似岳父。

    他看看身边畅谈的方飞,忍住张口喊出。他自认自己视力听力非同寻常。刚才应该就是周孝正。看样子不像出来寻找自己。

    “小五,今晚上这些人以后可以多接触。白天我有事出不去,晚上记得找我。等放假我带你好好逛逛京城。今年夏天记得过来一起去北海河。”

    “小飞哥,到时候再说吧。娇娇想去S市、苏杭两地看看。现在也不知道正月天气适不适合孩子出门。”

    北海河他可不想过去,随处碰到那些大员,如今还是迟点接触为妙。

    “东北都出来了,还有什么地方去不得?娇娇说要出,你老丈人还不得马上安排好?兄弟你这女婿很难做啊。你怕不怕你老丈人?我看他板着脸盯着我心里就发毛。”方飞搂着他打趣道。

    “瞎说。我爸人挺好。我媳妇那么好,不宠她宠谁?”

    “好了,不和你这老婆奴说了。你快进去,有事记得找哥哥。”方飞推他进去,自己挥挥手笑着走了。

    张国庆进了院子,就见林丽珊和周娇出来。他一看周娇使眼色,立即会意眨眼。

    “你爸没找到你吗?”林丽珊往他后面看看见没人问道。

    张国庆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和小飞他们在大院外边聚餐,他一定去那找了。等他到那没看到我就会回来。妈我们先去进去。”

    客厅里,张国庆简单说了下今晚和谁在一起喝酒。至于林丽珊当着阿姨的面问他这些人怎么样?他点头都夸了一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时候不用三年人的命运就会彻底改变。他们夫妻一致决定低调隐忍。

    他对于周娇有些看法很赞同,今晚酒桌上就可以看出如今的水很深很浑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