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清晨,张国庆听着军号起床绕着大院跑了一圈,跟着老爷子们在公园里打了会拳。经程老他们介绍认识了些老一辈。每到一个地方先熟悉位置,通过行人先了解当地人日常生活。这是他一贯的生活作风。

    昨晚与方飞他们接触过后,回了卧室从周娇那得知,顾明珠父亲当年病情加重有人买通大夫后,解开他了心底困惑。

    也许当年周瑾瑜已经察觉到异常。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才会义无反顾的带顾明珠姐妹离开。

    他很理解周孝正父女行为,周娇作为他爱人,哪怕会涉及到无辜,他也会添上一把火。接下来将会有场风波出现,是大是小就看他老丈人决心。

    吃过早饭,周孝正避开人,叮嘱他们小夫妻避开哪些人后,放心地去上班。他对于自家两个孩子能力有数,有些话点到就会领悟。尤其小女婿昨晚喝个酒、早上跑一圈就对于大院几派势力已经了如指掌。

    程老太太吃过早饭,顾不上家人孩子出门上班学习,带着大孙子程永贤来了周家。她接过平安,让大孙子带张国庆夫妻俩上街走走。

    对于将要期末考试的程**,周娇连忙谢绝。开玩笑,眼看过两天就要放假,耽误对方学业干吗?

    张国庆送走程永贤后,拿着程老太太画的路线图,他和周娇俩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她姨奶奶生怕大孙子不会带路,非常详细在几条街上注明饭店、商城,在下面详细标注上那些地方什么最好,避开哪些。这已经不是路线图,是生活科普。

    程老太太为人细心,拉着周娇回房,塞给她几条新手帕让她随身带着。周娇知道这是她怕出门在外溢/奶湿了内衣。

    老太太细细检查夫妻俩人外出衣服厚薄、出入证是否带上后,推着俩人出了门。

    张国庆解决了儿子问题,拉着周娇出了大院。

    俩人也没乘车,沿着长平街一路过去。

    他们今天上午计划就是看看如今的京城,看看四九城百姓的生活。还真没打算中午不回来,下午还想老太太带周娇上街准备一些东西。

    走累了,张国庆俩人找了辆马车,约好让马夫带着自己绕着几条主街看看逛逛。

    夫妻俩人坐在马车上看着周围,时不时下来参观未拆建的古建筑、融入拥挤的人群感受气氛。

    临近中午,俩人回了大院,刚一进客厅就看到程老太太满脸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了那股幸灾乐祸的开心。

    张国庆俩人对视一眼,彼此都明白事发了。

    “玩得开心吧?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孩子有姨奶奶在,你们放心大胆去玩。”说完,程老太太观察着周娇表情。

    她估计报纸上应该和她父女俩有关系。可她猜不透这昨晚刚到早上怎么就见报了。至于是不是她外甥单独干的?不可能!凭她了解不像他手笔。尤其这会夫妻俩大中午回来一定是看后续。

    周娇要是知道她误会中午回来原因,一定叫屈。她是真的打算下午让老太太带自己上街买祭祖上坟贡品。

    “我们找了辆车绕着周围逛了一圈。下午哥带孩子,姨奶奶陪我上街吧?”周娇瞟了眼茶几上的报纸,没先开口提起。

    程老太太犹豫地看看张国庆,她不放心他一个大男人照顾孩子。见他满脸赞同,得知平时都是他照顾孩子后,才点了点头。

    “那等孩子睡着我们快去快回。他还真三个小时就要喝/奶,好带得很。以后交给姨奶奶,你们放心去办自己的事情。晚上要不要姨奶奶带孩子?我看我晚上住这里算了,迟点就让人送棉被过来。”

    周娇闻言吓了一跳。不说她舍不得孩子,就是让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还亲自照顾,她也放心不下,更何况她姨奶奶上次住院才回来。

    周娇再三拒绝,说尽理由,好不容易劝服她。

    程老太太歇了心思,拿着报纸说起了顾如意娘家事情。见周娇俩人一脸迷惑,心里开始犹豫要不要详细说说自己看法。

    片刻后她还是考虑到林家是周娇外家,想想还是自己别出言让孩子多想了。她还真不信这孩子一点也不了解顾如意娘家。

    装吧,她就当自己不知道。昨晚她老伴就说要出事了。

    周娇听着程老太太讲述,心里已经考虑什么时候出现在顾如意前面。她可没忘记昨晚她妈说顾家人经常上医院探望林老太太。

    “姨奶奶,别说他们的事情了,没什么交情犹如陌生人。你下午带我去买衣服吧?我听说有几位我爷奶故交长辈要见我。你帮我照我奶奶样子打扮,我去吓人。”说完,周娇乐得呵呵直笑。

    程老太太笑眯眯的直点头,笑道:“我那就有你奶奶给我的旗袍洋装。上次你爸就说留着给你。你穿上一定好看。”

    说完,老太太拉着周娇喊上张国庆往外走。昨晚要不是人太多她早就交给孩子。上次回来后,她就把她姐戴过送给她的首饰,她义母给她的一盒子首饰全和衣服装在箱子里就等孩子回家交给她。

    陈婶见张国庆犹豫,笑着让他放心。她先不准备饭菜,专门看孩子就等他们回来。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对小夫妻是几家人的宝贝疙瘩。

    程家相距不远。回了程家,程老太太让家里阿姨干自己的事,她带着夫妻俩回了卧室关上门。

    卧室里,老太太打开衣柜,指了指里面两个箱子,让张国庆搬出来放到床上。

    周娇拉住张国庆,她一看这是嫁妆箱子,很快就知道老太太的打算。

    “小五,你听我的别理她。衣服都在箱子里,先搬出来打开给你们看看。娇娇这都是你奶奶戴过穿过,你得留着纪念。你爸都同意交给你了,姨奶奶还会骗你不成?”

    张国庆见周娇没再拦住,搬出木箱放床上。箱子的重量,他掂量后估计其中一个箱子是衣服。

    程老太太开了箱子后,指着里面衣服给她看了后匆匆盖上,接着打开另外一个箱子,这次她说的很详细,指着里面首饰说了来历。

    她吩咐周娇拿回去别告诉林丽珊,自己偷偷藏好。说完后拿了块布盖住,吩咐张国庆搬回去。

    周娇拉着布,不让老太太盖上。她心里有数,什么她爸同意。她爸绝对是同意接收衣服,贵重品绝对不可能接收。见老太太满脸坚决,她想了想,从里面拿两件不贵重有纪念价值的首饰出来。

    “姨奶奶,这就够了。衣服这箱子我带回去,剩下的箱子,哥你帮我放进柜子里。你别塞给我,先听我说。这里面有顾家曾奶奶对你的一片爱女之心,还有我奶奶和你姐妹情分。你得自己留着纪念。”

    周娇说完拉住她,见张国庆放回箱子。她也没松开程老太太,紧抓着她往外走。她是怎么也不会接收这些贵重东西。

    程家两个儿媳,一个女儿,下面孙子一把。人心难测,老一辈的交情延续到下面孙辈就会疏远,她不想她爸为她欠更多人情债。

    程老太太就担心她会如此,想想以后还有机会,以后再说。顾家的东西一定要交到周娇手上,这是他们老两口商量好的。

    这会她也没再劝,扭头见张国庆拿了块军毯包住箱子而大笑。这孩子比她还细心,她倒是忘了那薄薄一层布作用不大。

    周家客厅里,程老太太特意当做陈婶的面打开箱子,拿出最上面一件旗袍展开朝周娇比划。至于下面衣服她早就盖上盒子。她是不敢再拿出来,不止担心周娇拒绝,更担心外人在。呵呵,她早就做了两手准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