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吃过中午饭,见平安睡着后,程老太太带着林丽珊母女俩出门。一路上老太太也没说先去哪儿。只见她就让周娇母女俩跟着她走。

    乘公交车转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程老太太带着她们母女俩绕胡同,七拐八拐到了一户大杂院里。

    大杂院外面一片狼藉,过道上更是堆满了杂物,还能闻到刺鼻的尿臭。

    进了院子,周娇数数屋檐下、窗下的煤堆,至少住了七八户人家。她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脚下,跟着程老太太的后面,一直来到最里面一户人家门前。

    程老太太敲敲门,很快门口探头探脑伸出颗脑袋,身子缩在门后。对方应该见是熟人,开了道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的小口子。

    进了里面,两间屋子不大。进了里屋,对方掀开棉被,拿出两个包裹递给程老太太,收了程老太太递给他的粮票后开了门,让她们离开。

    全程没有一句话,神神秘秘。

    出了大杂院后,距离远了。程老太太说起对方的故事。

    这家人也姓程,当然和江南程家没关系。

    开门这位是程老师傅唯一的儿子。说起这位未见面的程老师傅是个可怜人。

    早年间,他曾经做衣服手艺闻名,辛辛苦苦买下这座大杂院,和老伴生了五个儿子两个女儿。经过战*乱人*祸,如今活着只有一儿一女。解*放后在服装厂当打版师傅。好不容易一家人日子过得安生了。

    结果被人举报他当年替GMD军官、小鬼子做过衣服。尽管最后查证他是被逼无奈,可他已成了惊弓之鸟。

    街道居委会通知他家大杂院太大,需要安排人住进去。他二话不说腾出地方,自己只留两间房。接了活从来不敢要钱,只要粮票。

    周娇倒是觉得这人不是担心,而是谨慎。接私活都敢,还胆小?要粮票不要钱不过是个借口。

    听说他生意非常好,她微微一笑。猫有猫路,鼠有鼠道。这也是种生存办法,没看她姨奶奶语气充满同情。

    紧接着周娇母女俩跟程老太太坐上三轮车,来到一户人家门前。

    这户人家倒是独门独户,大门油漆斑驳,地面收拾非常干净。

    敲了门后出来了一位老太太,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避开周娇母女俩,在角落里嘀嘀咕咕。

    周娇从半掩的大门撇了一眼,里面院子非常整洁。再看看大门那斑驳点点,暗暗叹了口气,她今天全遇上聪明人了。

    她暗暗发誓,再遇到几户这样的人家,她以后回京就缩在大院里,一家人坚决不在外面住。

    她从来不低估别人。四九城人精太多,她钱多人傻,迟早会被炮灰了。再听听她亲妈在她耳边嘀咕,打算接着去友谊商城。

    哎哟…….她发现她一家全是钱多人傻!

    程老太太终于忙好,笑眯眯地与对方告辞,带着娘俩出来。走了一段路,她似乎忍不住了,不停地看着周娇,欲言又止。

    “姨奶奶,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你孙女胆子大,受得起!”

    周娇实在受不了了。她刚才就发现那个老太婆一直盯着她打量,手指头悄悄地掐个不停。她姨奶奶满脸严肃看着对方——如今破除迷信,这老D员觉悟真低。

    程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她,“你发现了?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发现什么啊?我怎么不知道小姨瞒什么?”林丽珊满脸疑惑看着她俩。

    程老太太急得拉着娘俩躲在角落里,看看四周确定没人,悄悄说道:“别声张。谁也不能告诉别人。我就告诉你们。”

    周娇捂住嘴闷笑。她怀疑老太太早就憋不住了,真没想到端庄的大家闺秀饱读诗书了,也会相信这些鬼神之说。

    老太太见林丽珊连连点头,满足了。她小声说道:“刚才那人是神婆,很灵验。我当初把小正生辰八字交给她算。

    她说这孩子的父母已经双逝,如今孩子还活在人世。孩子前半生受尽苦难,三十到四十岁有个大难,过了四十岁机缘一到,一夕飞黄腾达。

    你们听听是不是很灵验?她如今不替人算卦。我是她老交情,每年向她买不少金银火烛。她刚才替娇娇算了一挂。”

    “姨奶奶,她算卦多少挂金?”

    “如今她都不替人算卦,都不收钱了。”

    周娇见她得意洋洋,暗自偷笑。她姨奶奶一定被对方迷住了。她从来不信这些。当初对方一定从老太太口风里听到线索推算出来。

    至于生死关在那个年代每天有危险。一个生辰八字就算出,哪来这么邪门。全/国每分钟同时降生婴儿不要太多,哪岂不是人人命运相同?

    “娇娇,前两年你有没有发生过危及生命的意外?她说你15-17岁会有个大难,也是个生死关。刚才她说你已经过了生死关,以后一世平顺。”

    周娇皱着眉头,莫非还真有这么邪门的事情?她下意识地往刚才的院子方向望过去。生死关,应该就是她穿过来这次。

    “姨奶奶,她还说了什么?”

    程老太太见她神情就知道又被验证了。

    她双眼崇拜地看看远处,说道:“她说你如今是神魂归位。过了这关生死劫,一世平顺,以后是想什么就有什么送到你前面。

    我不放心把你爸生辰八字再报给她,你爸的大难已经解开了。你爸已经四十一了,过了大难。我这心里算安稳了。

    她说你爸这大难就是随你生死劫化了。我得让你爸记住这事,以后可要好好护着我们娇娇。”

    神魂归位,周娇细细琢磨这四个字。随后她哑然失笑。她真是糊涂了,真相信以后一生平顺。未来一波波危机即将到来。谁能说、谁敢说将来不会有什么变故?

    “小姨,这么说以后正哥都不会有危险了是不是?我们娇娇都没事了是不是?她没说还有其他什么吧?”

    林丽珊见老太太笑眯眯点头直说没了,她高兴得傻笑个不停。过了会,她皱起眉毛盯着周娇不放。

    “好了。我告诉你行了吧?我们边走边说。呆在这不好。”周娇拉着俩人往前走,小声说道:“要是我没猜错,那人说的生死劫应该就是生平安那天。当时靠我公公婆婆半只百年人参撑下来。哦,对了,这人参还是小五上山采的。”

    程老太太笑眯眯地说道:“以后要好好孝顺小五爹娘。不管是不是小五准备,你公公婆婆心意在那。他们以后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

    “幸好嫁给小五。小姨,我得多准备几只鸡炖了给女婿补补,还得买礼物寄东北。你帮我看看买什么好。”

    周娇看着程老太太和她妈亲热交谈,暗自高兴。她早发现老太太对她妈不满意,可这是她妈。

    她希望她爸不会夹在中间难做人。有个顾如意,家庭已经危机重重,再加上外人插上几句,她爸,她太了解了。他会很快理智做出决定!

    为了十七年的守候,她一定要护着林丽珊。再则她爸离婚了,以他的性格再找一个,也不大可能。就算上头安排伴侣,可未来子告父,妻告夫,谁能如她妈一样深爱她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