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东单区东安市场。这座去年公私合营后的综合性商城,店铺一家挨着店铺。如今在京城地面能购物吃饭,又可以欣赏演出,是唯一的一家。

    这一切也造成这里客流量巨大,人潮涌动,不管什么身份档次的人都有。周娇在人群里还见到最后遛鸟的贵族。

    市场内商品种类繁多,商铺内显眼处,高高的收银台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钢丝线,通向各个柜台。

    柜台里的售货员时不时把收到的钱票,用刚开的小票卷起来,用铁夹夹住后,用力推向收银台。

    柜台前面排队的顾客倒是不用跑来跑去。铁夹接触钢丝发出的“嗖”声和顾客声音交集充斥在耳边。

    周娇担心地看看头顶传来传去的铁夹,一边注意着四周人群穿着打扮,一边听着人群里交谈声。

    这个市场后世她来过,已经没了如今的繁华。刚才过来看到的戏园子、饭店、书店,围绕着整个市场,已经成了首D人民的闲游圣地,更是外地游客心目中的圣地。

    程老太太和林丽珊分开排队,周娇觉得没什么需要购买的东西。她与两人打了声招呼,一路逛过去。

    传闻外国使馆集中在这片区域,可以淘到不少外国杂志。到了售书处,发现已经不见旧书,全是新书。这让她顿时索然无味。

    她溜达到布料区,见林丽珊已经在挑花色。她怕被拉上,悄悄转到左边开始继续观察各个柜台的商品价格。

    趁着如今很多东西不需要票,看准目标,她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带着张国庆把资金换成物资。

    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看到她们提着东西出来。周娇暗暗松口气,没目标闲逛真不是她的风格。

    逛到四联美发店,林丽珊拉着周娇和老太太进去。八毛?真够宰人!可冤大头还真不少。

    周娇谢绝了她妈的提议。她喜欢长发,喜欢直发。再次看着身边烫好头发,满面春风的女同胞,她为这些造型相致的女人掬把泪。大冬天套上棉袄,大晚上从后面看都不怕自家男人看错抱错人?

    三个女人理好发,眼看时间不早,立即急忙找了辆车子赶回家。

    车上周娇对着程老太太偷笑。她可记得老太太出门那会一脸肯定对张国庆说三个小时一定回来,赶上平安睡醒。

    看吧!女人不管多大年纪,购物需求不会衰退。

    回了家,客厅里张国庆见到周娇空着手,挑了挑眉,早上他媳妇可说去大买特买。

    他连忙把怀里的儿子递给周娇。对于奶粉他发现孩子不爱吃。应该是这小家伙吃出味道了。

    “妈,姥姥让人来喊我们一家晚上去她那吃饭。平安怎么办?”张国庆见程老太太提着东西乐颠颠随周娇去了东厢房,轻声说道。

    林丽珊头也不抬说道:“问你爸,等他回来再说。小五,别笑了。快帮妈看看这料子给你做衣服怎么样?”

    “妈的眼光一向很好。你觉得行就一定行。”

    “我家小五就是会说话。晚上没事跟小飞他们出去玩,陪娇娇看电影也行。多出去走走,别老闷在家里。平安交给妈你还不放心?”

    张国庆笑呵呵地直点头。暗自腹议自己还真不放心,他丈母娘跟孩子似的。交给陈婶怕孩子不熟悉。他还是自己看着点好。尤其这几天,娇娇记挂着事情。出去走走以后有得是机会。看着林丽珊一脸笑意盈盈,他暗自叹了口气。

    他祈求林老爷子聪明点,听说顾家那位一下午还没走,到现在还呆在林家。这是盯上他老丈人和他老婆了?

    他现在对顾如意头痛无比,就不能消停点?今晚上不用想,一定会借着还嫁妆为题试探周娇。对于这笔嫁妆他已经决定放弃,这就是个炸药桶!顾如意始终是个隐患。

    周孝正下班回家,身后跟着林爱国。

    四十多岁的林爱国对着周孝正的态度很是尊敬。不熟悉的人很难想象出这是大舅子与妹夫的关系。

    进了客厅,林爱国也没急着回家。他喝着阿姨端上来的热茶和周孝正继续聊着刚才的话题。

    周孝正得知今晚林家请他们一家吃饭,他微微点点头。人已经来家里守着,他没打算避开。一会见程老太太和周娇她们出来,说了今晚的宴席。

    程老太太以照顾孩子为由,拒绝了林爱国邀请,替周娇整理好头发,催着他们一家人赶紧过去。

    一行人出了家门,沿路遇到不少熟人。这会正是下班,很多人开始回家,见到周孝正都停下脚步打招呼。隔远点的战士也围上来,好奇地看着周娇。

    如今大院传闻冷面王周孝正对于唯一的女儿疼爱非常。有事找他先说说他女儿,保管周孝正不会冷言冷语。要是你当面夸起他女儿,还可以见到他难得的一笑。

    这两天大家见他每天不再板着脸,也开始有胆子和他打趣闲扯。

    望着眼前一群人,周孝正眼带笑意拉着周娇和张国庆两夫妻一一向大家介绍打招呼。他发现住在前面几栋的军人还有家属都过来围观,知道他们正好奇。他乐得让大家好好瞧瞧他家娇娇。

    周娇和张国庆俩人微笑着和大伙寒暄,听着他们打趣声。对于他们的邀请做客都点头直言致谢。面对这群粗汉子,俩人与众人聊到最后呵呵直乐。这是群可爱的军人,性子直爽、热情友善。

    林爱国眼看时间不早,他开口邀请大家去他家喝酒。大家都明白这是他们的家庭聚餐,甚至有人更是明白这是周林两家第一次聚餐,大家笑着拒绝。

    还有一些人敲敲饭盒,指着食堂位置,三三两两的人相互约好时间喝酒后也都离开散去。

    林爱国拉着周孝正快步往家走,还没到小路拐弯口。他们又遇上几位老军人,这下老爷子们开口喊住周孝正。

    几位老爷子打量着他们一家人,哈哈大笑地说林老头没吹牛,对着微笑问好的周娇连连夸个不停。有一两个老爷子拍着张国庆的肩膀,让他明天接着上小公园一起打拳。

    这些老爷子早上已经见过张国庆,对于他不入伍是深感不满。在他们看来军人的后代还得上部队。

    这会就有老爷子旧事重提让周孝正劝劝孩子,一定让孩子考军校。

    周娇哭笑不得地面对这群老顽童——夸人反复重复几个词,抓住张国庆非得让他当兵。她开始怀疑两年后张国庆的大学志愿会不会被强调。

    眼看天色不早,老爷子们讲到尽兴了,才放了他们一家人离开。

    短短几分钟路程在路上耽误了一个多小时。林爱国这会不敢慢行,低头拉着周孝正飞快往家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