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04章 察觉空间
    休假在家的周孝正这会正跟张国庆俩人下棋,时不时抬头瞅一眼外边。这下子一见周娇回来又是竹筐装东西,上面还覆着一层黑布。

    周孝正微微凝神,朝对面女婿深深地看了一眼。

    张国庆朝他微点头笑笑。他明白他老丈人应该察觉了。

    对于周孝正这位老丈人。他和周娇反复商量后,觉得空间真不能隐瞒他,也不想隐瞒他了。

    58年来了,眼看前景不妙。他们远在东北,两地沟通不便。万一将来他老丈人想不开拼命抠出自己口粮填补女儿,从而拖垮自己身体怎么办?万一他老丈人想多了,为了女儿犯错误怎么办?

    最严峻的还是过几年有些东西就是原罪、就是把柄。他们手上庞大的存单和那些贵重品更是明面上不好保存。

    这些东西,他老丈人都了如指掌。他必须让他老丈人明白他们夫妻有底牌。谁也别想借着他老丈人的软肋——周娇来栽赃陷害他。

    他老丈人视女儿如命,危机时绝对会为了周娇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至于将来他有了儿子会不会人心易变?他和周娇深信这位父亲一腔爱女之情。

    他们夫妻俩也不说破。空间这话题太玄幻,只能让他慢慢接受。

    周孝正看着眼前的孩子,心情很复杂。即为女婿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更为内心存疑女婿人品而愧疚。

    周娇对于张国庆来说是什么?周孝正非常明白女儿在张国庆心中地位。张国庆固然有些处事不周全,可为人精明。他不会想不到有些事暴露给自己的后果。

    这次回京,小两口避开妻子偷偷地给他开小灶。刚开始他沉醉在家人团聚的激动喜悦的气氛里,确实没发现丝毫异常。可随着这俩孩子在他面前毫无遮掩,私底下不是新鲜野物就是新鲜水果。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没发现异常?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也不点破。他在外闯荡这么多年,见过不少奇人异事。无非就是传说中一些法术或得到什么奇珍异宝。早些年他就听说过有些人会遇到奇遇,看来两口子是遇到机缘了。这也好,他家娇娇一生无忧就好。

    “快别拉!娇娇都被你扯倒了。”周孝正一说完,林雪珍立即放手。她谁也不怕,就怕她大姑父沉着脸。

    林雪珍使劲拍着自己脑袋,朝着周孝正露出讨好的笑容。

    “你急什么?说让你随便挑就会让你先挑。”周娇被她逗得哭笑不得,真是活宝!这性子和赵媛媛倒是有一拼。

    张国庆扶住周娇,接过竹筐。他也没掀开黑布,有些好东西早就让她偷偷给藏起来。他媳妇如今属于仓鼠,见到好东西就藏。

    “快说说什么好东西让你急眼?”周孝正放缓脸色朝林雪珍说道。难得有个与自家姑娘谈得来的,他倒不至于将对林家的不满迁怒到人家小姑娘身上。

    “姑父,你快看看这些木头簪子。我怀疑娇娇一定淘到宝了。我就是看不出哪里好,黑呼呼脏兮兮,放角落都没人要。她那么爱干净还买回来,一定有古怪…..”林雪珍见他问起立即说起缘由。

    周孝正不等她说完,接过张国庆递给他的竹筐,掀开一看。他顿时勾起嘴角,含着笑意看向周娇。

    周娇朝他得意笑笑。

    “姑父你看出名堂没有?娇娇花了两块钱会不会贵?”林雪珍不敢催着他,急得她团团转。

    周孝正端出木托盘,拨了拨簪子。过了片刻,他朝周娇赞赏地点了点头。他平时对孩子的教导真起了作用。

    其中乌木、沉香木没经过处理,连老手都打眼了。如今被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姑娘识破,那就是他家娇娇眼力。

    据他观察,其中沉香木簪一定是明朝学士配用。如今全是油腻黑乎乎,搞不好这二十来支就是人家祖传下来,子孙不懂给糟蹋了。

    他暗暗琢磨明天带娇娇去庙会淘沉香手串,刚好配套给她佩戴有利健康。

    “哈哈……是不是我猜中了?我就知道娇娇不会无缘无故花两块钱买这些破簪子。不过好脏啊。这店家真够懒地,只要洗洗不就好卖多了。你们等等我,我去拿肥皂洗。哎哟,也不知道洗了……”林雪珍嘴上念叨不停,撒腿就要跑。

    周娇赶紧拉住她。这傻姑娘真以为用肥皂水可以洗干净?那还轮到她捡漏?

    “干嘛拉我?唉…知道你爱干净。我来洗好了吧?等陈婶回来洗,黄瓜菜都凉了。你要没事干,呆在一边等我。”

    周娇哭笑不得指了指周孝正翁婿俩,笑道:“你没看他们都在偷笑?这不能用肥皂洗。先看我爸怎么说。”

    林雪珍顿时感到不好意思,朝着她嘿嘿假笑。

    周孝正假装咳嗽,清了清嗓子,眼含笑意说道:“别着急,等会就好。”说完,他往书房拿出两瓶溶剂回到沙发前。

    “姑父,你这是什么水?真能洗干净?”林雪珍早就先一步上前围住他。她发现她大姑父简直是神人,怎么什么都懂?

    问完不等周孝正回答,她扭头满脸哀怨地看着周娇。

    周娇现如今对着这姑娘非常了解。见她作怪,估计又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出现。立即朝她莞尔一笑。

    周孝正微微点头。他随手挑出四根簪子,用旧布片沾上配置好的溶剂,不停地擦拭几根木簪子。

    随着他陆续擦出簪子真面目,林雪珍兴奋地捂住嘴。她朝周娇瞅瞅,见她点头,顿时乐得哈哈大笑。

    周孝正放下手上最后一根簪子,瞥了眼其余簪子,缓缓说道:“好了,就这四根值点钱,你们自己分。”

    说完,他收拾好瓶子往书房走。

    经过张国庆身边见他面带笑意。周孝正斜了他一眼,心底暗暗发愁,这傻孩子都不如他家娇娇聪明。林家小丫头不傻,再笑就暴露了。

    周孝正收拾出来,见林雪珍就要了一根簪子,撇了她一眼。他从茶几上拿起一根扔给她,说道:“一人两根拿着玩。别丢了,也别送人!”

    林雪珍不傻,知道这四根一定值钱。没看她姑父一堆簪子里就挑出四根?剩下的那些破簪子,他一脸嫌弃。

    她连忙接过放到茶几上,摇手道:“一根就够了。再多一根就要被大姐抢走了,还不如留着给娇娇玩。”

    她的这句话显然恰到好处地掐中周孝正父女俩的要害。

    周娇拿起簪子放在她手上,笑道:“给你就拿着。瞎客气什么?”

    周孝正玩味地看了看眼前无措的小姑娘。他没想到平日傻里傻气、大大咧咧地小姑娘还是个明白人。这姑娘倒是不随林家反而像江家人。

    他缓缓说道:“拿着吧。娇娇给你就拿着。这两根簪子你谁也别给。这四根都是明朝古物。你留着以后陪嫁。”

    林雪珍闻言瞪大双眼,吓得两根簪子直往周娇手上塞,直说不要了。

    周娇被她逗得乐不开支,站起身塞给她,推着她出门。小姑娘有虚荣但有底线,对这个小表姐她挺有好感的。为人缺点不少,但对她很护短。

    “以后行事还要小心。你看一个小姑娘就能注意到你出手不凡。”周孝正朝回来的周娇说道。多余的话他也没打算说,他家娇娇听得懂。

    周娇端起托盘,点点头。今天幸好有她爸在边上补漏。她忽视了以她一贯低调节省的作风,今天太异常了。看来之前太习惯张国庆在她身边善后,这不一离开他就出乱子了。还有她还是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