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月初三,周孝正一早就接到通知,让他下午两点带女儿周娇与女婿俩人去面见总统。听闻最高领导人接见,惯是早有预感的周娇也流露出激动神情。

    周孝正放下一切事务,结束团拜。早早回家带着俩人回了书房细细叮嘱他们谈吐举止哪里需要注意。大致分析可能发问的几个问题,面对面谈话需要怎么用词用句。他把自己以往面对领导细节一一解说一遍。

    最后,周孝正强调约见相谈时间可能不到二个小时,有什么话让两人先打好腹稿再出口,凡事三思而行。宗旨保持冷静、态度真诚、用词简短。

    周娇俩人点头后,他终于发现自己比孩子们还紧张。对于女儿女婿不骄不躁、一脸自信很是骄傲。对于周娇提出带上刺绣,他踱着步子三思后,微点点头。

    没人比他更了解自己领导性情。看着眼前一对小夫妻,他相信孩子们会表现得一如既往出色。

    因林丽珊如今还在下部队组织汇演没人照顾孩子,依然请了程老太太和她家阿姨过来。他一家人也没详细说上哪去?一是担心风吹草动影响不好,二也是让老太太不会记挂。

    吃过中午饭,周孝正让他们闭目养神半个小时后,亲自开车带小夫妻俩来到中海,先接触到秘书。他们提早四十分钟到来就是不想让人误会态度问题。

    周孝正和这些同僚非常熟悉,谢绝了对方预提前通报。

    到了一点五十分,会客厅大门打开,进来几位老者。

    听闻动静,大门一推开,张国庆俩人立即站起身,朝着进来的几人鞠躬问好。

    一声浓厚口音先哈哈大笑,接着说道:“怎么样?快看看是不是如同故人?小夫妻真乃天生一对!这反应够快。”

    他后面跟着副将和一位办公室主任随后笑眯眯的夸着俩人。

    “快坐下,别拘束。小正你也快坐下。你们两孩子随意些,就当家里长辈见见你。小正你家姑娘是喊娇娇对不对?你小女婿小名小五是吧?”

    周孝正立即站起身回话。

    “快坐下,你看你站起来,孩子们都不敢坐。都坐下,陪我们聊聊。这孩子真像她奶奶,真似犹如故人来。老周,你看看是不是气质和顾学姐如出一辙?”

    副将笑着点头称是。他见周娇一脸疑问,笑眯眯的说道:“你祖母顾女士曾经被邀请去各个大学讲课。她不让人称先生,笑言称她学姐最佳。她才学出众,是最早留洋归国一批爱国人士。一直主张和平,提倡平等。她和你祖父玉公子是孙父挚友,如今宋夫人那还有她们早年的往来书信。”

    周娇站起身朝他们鞠了一躬,诚恳的说道:“谢谢您们记住他们。也感谢总统给我家长辈正名。”

    总统压压手,让她坐下说话。随后问起她如今都读了哪些书?目前在东北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得知他们小夫妻已经返校跳级跟上进度,还取得了第一第二好成绩,表示非常开心。鼓励他们接着努力,争取早日考上大学继承周先生和顾女士遗志,做新一代领军青年。接着他问起张国庆东北农村如今状况。

    张国庆详细而简短地提供几组数据,证明如今比解放前生活条件提高不少。除了个别村子目前还处于懒散状态,达不到温饱问题,人均收入足以维持日常生活。

    总统和副将他们听了连连点头,对于张国庆提供的数据很是好奇。得知他通过观察总结出来更是吃惊,连夸他会读书比死读书有用。总统问道他平时除了看书学习,还有什么爱好?

    张国庆听从他老丈人的提议,实话实说讲述了自己如今已经通过县城武/装/部考核,将要在月底完成最后一道手续,随即上班。打算空余时间通过实践结合课本,有机会继续深造,让自己掌握更多知识,能让自己有能力为国家做出最大贡献。

    他的一番话听得总统他们激动不已,连说这想法非常好。更是讲起当初部队培养人才就是边工作,边学习两不耽误。鼓励张国庆一定支持住,遇到难题找他老丈人解决。再三叮嘱周孝正别怕打扰自己,有时间回来陪陪自己。

    周孝正连连点头,表示等手头工作忙好一定过来看老领导。让他平时注意休息,保重身体。

    总统和副将俩人与周孝正之间相处如同和小辈谈话,问了他如今工作上大致情况,叮嘱他几句。全程三人谈话自然熟悉。

    周娇此时突然回悟过来。她爸老说别人还管不到他头上,他有自己的领导。原来这两位就是他老领导。难怪大院那些人精常往她家跑。她还以为她一家人随和好客,小伙伴乐意待她家。

    主席注意到周娇表情,笑眯眯的问她有什么发现?

    周娇顾不上自己想法,立即回道,她如今总算明白她爸老领导是谁了?

    周孝正在旁边补充。他笑言她家女儿连他现在是什么职位,什么等级,每月工资多少都不清楚。从没见过她问过一句。搞不好还以为大院里老军人都是他首长。

    他一说完,总统他们见周娇红着脸一脸羞涩,顿时哈哈大笑。

    总统特别好奇问周娇为何不问?是忘了问?还是不好奇?

    周娇板着身子,郑重地表示自己就是再好奇也不会问出来。

    见大家全停下听她,周娇顿了顿,她说在她的认知里,军人职业是神圣的。军人本身就不能向外界透露太多。也许一点小事就让敌人分析出很多机密。她担心自己会不小心透露自己父亲消息,给他和国家带去损失,那她就成了罪人。官职大小都是她爸,工资多少反正她爸不会让她饿肚子,问了也没什么意义。她情愿不知道,只要她父亲好好地平安活着。她就心满意足了。

    “很好!非常好!考虑得非常周全。觉悟高、危机意识强,真不愧是顾学姐与玉公子的后代。”

    “这孩子随小正,行事周全。是个好孩子。这些话得让那些四处显摆老子的下一代好好听听。”

    总统和大家鼓着掌连连赞叹。

    周娇涨红了脸,使劲摇手,连连摇头说道:“您们可别夸我。我没您们想得这么好。真的。我就是担心自己不懂事容易犯错误。”

    说完,她算计着时间快要两个小时了。言多必失。有些话有些事该差不多,该到此为止了。

    周娇从椅子后搬出镜框,小心翼翼地隔着他们远距离就放在茶几上。她解释自从她爷爷奶奶有了总统做主为他们正名,她就感恩在心。她原本想让张国庆打头野物送过来,可担心吃食容易出问题。

    最后她想只有自己亲自动手,最能表达她内心的感激,特此她亲自绣了一幅画送给总统,希望他收下自己一片心意。

    工作人员撕开外包装纸张,只见里面那幅色彩绚丽的苏绣异常夺目。这幅绣品上总统在骄阳照耀下更是蒙上一身光辉。

    周孝正知道这幅刺绣价值。前两天取回成品,那店家一直打听可不可以转售与他,价格随便自己开。最后还不死心拜托自己问问这位大师能不能帮他赶制一幅刺绣,价格也是给了目前市场最高价。这会看在场的人全赞叹不已,他更是得意。

    副将看了后,表示这份刺绣最关键在于底稿。底稿采用国画和油画结合,显得整幅话立体感十足。等他知道从初稿到成品全是周娇一人所为。直感叹不愧是玉公子和顾学姐的血脉。

    总统摸着刺绣非常高兴,打趣道他要不要回礼?他见周娇进来开始时不时观察墙上他亲手写的一幅字,顿时兴致一来,也不管周娇说已经收到最好礼物。立即吩咐秘书和工作人员准备纸墨。

    “**********”

    周娇向前鞠了一躬,伸出双手小心翼翼接下礼物。室内工作人员提议让大家合演留念,与他们合影后,总统与副将又勉励他们几句。

    见秘书频频看向时钟,周孝正见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知道老领导日理万机,立即带着俩人告别离开。

    出了中海,周娇整个人松懈下来,瘫在座位上,长长地吐出口气。

    周孝正微微笑了笑,夸她道:“表现比爸想象中还要好。含而不露、耐人寻味做到了。小五也很到位。你们就这么保持下去,如今一动不如一静,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爸,我现在好可怜你,社会太复杂了。这段时间在大院天天吃喝玩乐,我有点迷糊了,失去警觉性。我说大院那些人怎么老往我们家跑呢?还以为自己和哥俩人人格魅力吸引人?不应该啊、不应该。”周娇摇头晃脑说道。

    她的话,惹得周孝正翁婿俩呵呵直乐。

    “有爸护着你,在家里迷糊点没关系。不要怀疑自己魅力。大院比爸职位高、家庭父母随和的不是没有,可你看看他们有去吗?在家里想怎么舒服怎么来。要是在家还要考虑那么多,那人生有什么意思?快想想明天带你们去哪里玩?”

    周娇心疼他没好好休息,连忙说这两天不出去了。她如今手上不少书,可以在家好好看书。可她没料到马上一波波的请帖上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