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06章 林家江姜玉
    正月初三这天,在大西北的老二林爱党偕同妻子江姜玉、两个儿子也刚刚抵京。此时的林家气氛又有了微妙变化。

    林老太太一直盼望的一家人团聚时刻终于来了,可她已全无一丝欣喜激动。很多事情已经出了她的设想。

    随着娘家顾家兄弟关系分裂,大兄长顾长青被关押等判决,如今娘家全部财产被没收后,她看中的几门亲事已经黄了。

    那些往日与她交好的老姐妹或多或少态度有些微妙。正当她气愤不已,小儿媳妇出幺蛾子了。

    卧室里,林老太太一脸平静,双眼紧盯着眼前小儿媳妇江姜玉。

    江姜玉避开老太太的眼神,笑眯眯地解释:“妈,眼看胜利两兄弟要成家,我也是没办法。我大嫂来信一说,我想想这么合适的院子不多见,就来不及与你商量先让她买下了。你可别生气。”

    林老太太怎么也没想到小儿媳妇人在外地,居然敢瞒着自己,擅自做主让她娘家大嫂买下院子。

    两千八块,以前她也许眼都不眨。可如今她还计划把老大缺口补上,哪儿顾得上买院子?既然有本事先斩后奏,那自己还有什么好说?

    过了片刻,林老太太挪开视线问道:“那你借谁家的钱?这么大笔钱你怎么还?老二怎么说?”

    “我几个兄弟姐妹帮忙凑了一千快,说好等我这次回来过年还给他们。剩下的一千八从朋友那挪过来借用两个月。这事,孩子爸还不知道,我就等你老帮我。”说完,江姜玉低下头,脚尖不停在地面滑动。

    林老太太气极而笑,“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帮你?我这把老骨头,你来看看还能值多少钱?”

    “妈,你让大哥大姐帮忙行不行?我如今就等一千八救命。我娘家兄弟姐妹那的一千块,先欠着慢慢还。”

    林老太太听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小儿媳妇说是娘家凑了一千,可能这就是她自己私房钱。

    她娘家老江家如今周济老家亲戚,穷得他们自己家大年夜十来口人就一条鱼一只鸡,哪来的一千块?这小的就是个奸的!

    林老太太也不想提起这点。既然钱都花了,再说也无用。更何况房子将来还是她孙子的。反正她是有心也无力。

    老太太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讲述自己平时补贴她家的钱财来源。至于细节,她也不乐意说。只大概说了下,这些年她挪了大女婿周孝正多少钱,用老大工资补上多少,还缺大女婿多少钱。

    说完她摊摊手,对着江姜玉摇摇头。她没打算再瞒着老二两口子。如今除了老头子,家里该知道都知道。就连老头子也难保他不知情。

    江姜玉听完顿时愣在那里,脸色苍白一片。

    过了好一会,她恢复平静,小心翼翼看着老太太脸色,“那姐夫怎么说?妈,这下子该怎么办?”

    “哼哼…凉拌!”老太太冷哼几声,沉着脸说道。周孝正怎么说?他用冷处理,见都懒得见她,更别说与她谈话。

    一想起那死崽子板着脸见到她连一句话都不搭理,林老太太就怒气攻心。别以为她看不出他眼里的不屑。有几个臭钱就傲成老子天下第一了?

    江姜玉见势不对,不敢再提。她刚回京还得打听清楚再说,真没办法只能和孩子爸实话实说。

    她笑眯眯的上前帮老太太掖好棉被,轻声细语笑道:“妈,你可别生气,虽然我不知道姐夫会有什么想法。可女婿孝敬丈母娘不是天经地义的?有大姐在,他就是你女婿。你有事他还得帮忙。”

    老太太懒得搭理这心存侥幸的傻子,摆摆手让她出去。

    江姜玉出了正房,瞅了眼厨房里的大嫂,脚步顿了顿。过了一会,她立即转身回了房间,拿起背包和礼物,往娘家过去。

    江家分到是前面单位楼内底层一楼三个房间,如今门前围了个小院子。江老太太出身农家,在老家一直照顾孩子下田种地。

    解放后她才跟随老伴回了大院。她是闲不住的勤快人。每一到季节,院子角角落落都种满瓜果蔬菜。

    江姜玉进了家里,一眼就看到她妈满头白发弯着腰、揉面团。昨晚她回来匆匆忙忙见一面父母。当时她还没注意到,如今认真看看她妈衰老不少。再看看家里除了部队配置家具、用品,连点像样的东西都没有。

    她紧紧皱着眉头,朝见到她一脸惊喜的母亲埋怨道:“那些人还不放过你和爸?咱们家要不要过日子了?这么多年什么恩情都还了。你看你身上衣服都补了几个补丁了?这件衣服还是我生老二帮你做的。”

    江老太太收敛笑容,沉着脸瞪着她说道:“你忘了你大哥差点被杀了,是你几个叔伯救下他一命;你二哥大冬天三天两头病的起不了身,是你婶娘她们当了陪嫁,救了他;你忘了你养在你姥家,都是你几个舅娘用奶养大你?你们兄弟姐妹要是没有这些亲朋好友,就靠我一个女人能带大你们?人呢,活着就不能忘本。人家没难处会上门?下次可别让我听到这些话,你要是看不惯就别回娘家了。”

    江姜玉被话噎住,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点点头。

    厨房里,江姜玉陪着江老太太干着家务,嘴里问着家里众人情况。得知除了亲戚时常上门,娘家所有人都很好,她立即露出笑脸。

    随即想到来的目的。她顿了顿,看了眼她妈,漫不经心的说道:“妈,林家大女婿你认识吧?就是刚回来,住后面小院那个周孝正。”

    江老太太点点头。怎么不认识?

    后面小院子总共只有周孝正,还有两位年纪轻轻的首长入住,其他都是老头子。别提多吸引人了!更何况他可是亲家大女婿。

    “怎么会不认识?你别看大院人多,可他绝对所有人都认识。他刚回来那几天,大院里老少娘们都偷偷跑过去看人。她们都说看美男子去了。

    哈哈…确实长得好。这不他家宝贝疙瘩回来了吗?哎哟,这会轮到小伙子天天跑去看他家姑娘了。谁会不认识他一家人?”说完,她自己忍不住笑。

    江姜玉还没见到周娇,但周孝正她认识。她没心情谈论什么美男子。这会她心里烦着呢。

    她捅捅老太太,低声问她,“我看我婆婆提到大女婿有些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我昨晚回来到现在也没见她大女婿一家上门。”

    老太太往外看看,压低声音说道:“大院里都传你婆婆这人品不行。都说她自己整天打扮光鲜,四处溜达,却把亲外孙女扔在农村受大罪。

    我还听你爸嘟囔一句,说你婆婆和周首长亲妈是没出五族堂姐妹,同一个曾祖父的亲姐妹。他们两家事情很复杂,还让我注意点。你也是,千万别多话。你只要记住,如今周家外孙都是程老夫人带就行。”

    江姜玉迷惑地看着她妈,心里更是不解。这亲上加亲不是关系更好吗?怎么搞得越发神秘兮兮?

    “反正你婆家的事,你记住别多话。详细的我也不知道,就听你爸说要不是珊珊生了个好女儿就凭周孝正,这个媳妇一定不会要,有的是人想嫁给他。”老太太不愿多说,她老伴可是特意吩咐她注意点。

    江姜玉叹了口气。她还打算找大姑子借钱,看来没戏了。她欲言又止看着她妈,瞄了眼灶旁那蔫巴巴的大白菜,再次叹了口气。

    拒绝江老太太的挽留,江姜玉心事重重的回了家。一到西厢房,她无力的瘫在床上,眼珠子一直不停的转动。

    实在想不出办法,突然闻到菜香味,她立即起床跑到客厅,笑眯眯的喊着大嫂,上前帮忙端菜。

    江姜玉好奇的发现,家里老爷子和男人们都团拜回来了,怎么还不见自家的孩子们?她溜到陈景如身边,悄悄捅捅妯娌,得知家里几个孩子全跑出去逛街,她借着机会问起周娇。

    林家阿姨和周家一样被老爷子放假了。陈景如如今一日三餐忙着张罗饭菜,收拾家务。这次她见弟媳妇回家一点也不帮忙,她也不想与对方撕破脸,懒得理她,随口敷衍了几句,让她自己上周家看看。

    吃过午饭,江姜玉趁着家里男人们都在,提起家里两个姑姐几时回娘家?要不要事先准备?

    林老太太瞄了她一眼,知道她不死心。她懒得理会,眼看下面一串孙子孙女该谈婚事了,她没心情搭理这些事。

    周娇看着眼前四处乱窜、不知所谓的什么二舅娘,头疼地看了看程老太太。

    刚一回家,她怎么也没想到江姜玉会在她家等了好半天。他们关系有这么好吗?不是要等她妈忙完回娘家吗?

    她今天跟着她爸拜访了几位长辈,忙着应付他们,此刻精神很是疲惫,现在只想躺下休息。

    眼见周孝正领着张国庆回书房避开江姜玉。周娇连忙端了杯茶递给她,总得让人先坐下。她相信以对方的人品,绝对会没眼色的擅自闯到书房。

    江姜玉一脸慈爱满脸的笑容,拉着周娇双手,双眼不停打量着她身上衣服的料子,嘴里句句歉意,为自己没尽到长辈义务而疏忽周娇找尽理由。

    周娇笑眯眯的看着她。

    这出戏自演自编唱得挺好。她可没忘记平安洗三那会,林丽珊可是说过等几天大西北会寄礼物过来。结果林丽珊都邮了两大麻袋过去,她连大西北一根毛都没收到。至于满月礼更是别提了。

    这是将她当成她妈林丽珊来忽悠了呢?真不知这样的人怎么入得了顾如意的眼。莫非所谓的大家闺秀顾如意那癖好很特殊?

    周娇满面笑容地附和着她,时不时点点头表示赞同。

    江姜玉见她毫不介意,握着周娇的手时不时摸了摸、拍了拍,嘴里更是口开花似得,朝着一边的程老太太,夸得周娇成了世上最完美的好晚辈。

    周娇一脸羞涩,借着端茶给她,抽出双手。她此刻怀疑自己应该是被耍流/氓了。

    程老太太忍着大笑,一直点头。

    周娇只觉双手发麻,握也不是,摊也不是,恨不能洗得叫一层手皮脱下来。她憋着一口气,朝程老太太使了个眼色,瞅了瞅墙上的表。

    程老太太心领神会眨了眨眼睛,免得她担心自己不能留到饭点——叫江姜玉厚脸皮待下去。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周娇心知肚明能让对方打主意的也就是钱了。只是她如今对林家,执行她爸的分针——冷处理、冷对待。

    看着对方,周娇真想糊她一脸。哪里来的一张大脸?真以为他们父女俩好欺负?快了…很快她爸就会调动几位叔叔入京辅助。

    她干爸赵传光十来年付出,她们闭口不认。那大西北叔叔调到京城呢?还有十几年来对她付出的那些叔叔呢?真以为事实可以隐藏,真相可以隐瞒?

    江姜玉夸完,开始转移到自家生活不易。

    听着她说家无存款,眼看孩子成家立业愁得她白了头发。周娇一脸不解的眨巴着眼睛,就是不接话。

    程老太太妙语连篇,一套艰苦朴素作风理论压下去,终于让江姜玉闭上嘴,转移话题到闲言碎语。

    送对方出门后,周娇赶紧跑去洗手,回了客厅看到劫后余生似的周孝正翁婿俩人。她狠狠瞪了一眼,随后自己呵呵直笑。

    程老太太笑着摇摇头,“这样不是办法。下次过来她就会开门见山借钱,你们还是想个理由。”

    “咱们娇娇心里有数。”周孝正让她放心。这些杂事,他家娇娇一回家就全部接手安排妥当,连后顾之忧都筹谋好。

    周娇若有所思点点头。

    理由?还需要什么理由。

    财帛动人心!她故意向林老太太透露家里钱全部在自己手上,就是防止这些有心人找上门。甚至在大院开始往她爸牺*的战友家四处寄钱,就是以防万一。

    再者如今看江姜玉迫不及待上门,需要数额一定不少。再找她,她就要和对方好好聊聊大西北叔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