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候车厅内。

    程老太太带着医生、警卫兵、保姆,后面是一堆行李。过了不一会,只见程如珠提着行李从门口迎面过来。

    周娇再看看身边家人,惊讶地张开小嘴。

    “怎么?不想我过去陪你?”

    “哪里,哪里。我是担心耽误小姑姑你的工作。”

    程如珠坐下后,从背包里抽出一张纸,乐哈哈的递给她,朝她挤挤眼,“看吧!姑姑我可是任务在身。”

    瞄了眼,周娇交还给她。原来程如珠是在商业局上班。她一直没问旁人,如今倒是知道了。“那可是太好了。人多热闹。”

    周娇知道对方这次去十有八九是不放心自己这群人的安危——“特前往洽谈事宜”那是什么鬼?还有总部找分部商量?

    很快,周娇没了心思去考虑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因为专门有关工作人员亲自过来请他们一群人先上车。

    从专门通道直达月台、上了软卧包厢。

    一系列招待流程和高格局,让人清晰感受到了气氛庄严。

    车厢内软卧包厢格局与之前从东北过来的软卧又有了差距。

    周娇与张国庆相视一看,有些疑惑程老太太是什么身份。不过,她再看眼她爸周孝正,见他一点都不惊讶。显然他早就对一切了如指掌,她也没再注意这些细节。不管老太太什么身份,如今已经是位退休老人。不管她对国家有多大贡献,在自己面前,她还是自己姨奶奶。

    周孝正拍了拍女儿,叮嘱周娇别怕麻烦他人,在外有事告诉长辈。这次出去什么都不要愁,不要怕花钱,只要开心就好。

    最后他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女婿,让他好好跟着周娇身边,在外注意安全。

    张国庆笑着向他微微点头。他知道老丈人担心周娇在外暴露秘密,让自己盯着点。看他眼里的担忧,要不是情况特殊,估计这会早就一起出发。

    随着车站响起了广播,后面陆陆续续地从月台上了乘客们。

    眼看时间一到将要离别,张国庆退开几步,转身与老太太她们聊天,好挪出空间让父女俩说说悄悄话。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时间很快过去。

    “呜、呜…”火车鸣笛的声音响起,送行的周孝正几人也下了车厢,站在月台微笑地看着大家,喊着注意安全。

    挥手告别周孝正,列车缓缓开动。周娇伸出身子,望着送行人群里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她的泪水情不自禁往下流。

    张国庆吓得搂住她,死死拽住她衣服,抱着她回车厢内。此刻他是一身冷汗,这父女俩太能折腾了。

    他每次被他们父女一脸生死离别,给折腾得不轻。刚才他就见他老丈人右腿已经蠢蠢欲动了。过几天就回来至于吗?

    林丽珊隔着窗户看不清自家男人的神情,可也听到她男人的喊声。此时见她终于回包厢,忍不住哈哈直笑,打趣女儿,“你爸没跟你上车?”

    说完,围观了一场热闹的程老太太与顾明珠顿时放声哈哈大笑。

    周娇接过张国庆替来的毛巾擦了一把,破涕而笑,瞪了她妈一眼,“我爸是干做大事的人,哪会上车?”

    她话说完,见大家用调侃的目光看着自己,笑道:“我就是想起我们一家人全走了,留我爸一个人在家里好可怜,有些心酸。”

    程老太太笑着瞪了大家一眼,“还是我们娇娇好,惦记她爸。来来,小五快和娇娇快坐下来喝杯水。”

    为了避免让周娇想起她爸而心情不好,程老太太是使出浑身解数。

    沿途但凡经过任何一座城镇,老太太都会事典名篇,信手拈来。她口中有很多名人轶事,更难得还会尚通古今,再结合路上的景致一起讲述下来,让周娇都舍不得都离开她一步。

    更别说那些家喻户晓的趣闻,偏生从老太太嘴里说出来,就叫人觉着趣味横生,让人不由莞尔。

    这次旅途比起上次轻松愉快很多。一路上每人谈起各种趣闻,众人笑声不停。到了最后,连火车上的工作人员都趁休息时间过来旁听。

    到了终点站S市,月台上早已有一位军人带着人员在等候多时。

    对方四十多岁中年军人,他一见到人群里的程老太太,变得非常激动,立即扑上来喊着老首长。

    被程老太太责怪改称呼后,这位粗汉子还如同孩子似的赖在她身边,也不吭声,就那么傻兮兮地直笑。

    程老太太介绍双方认识后,得知对方也是姓程。

    大家和这位程伯伯问好后,周娇特意关注程如珠这位小姑姑。发现她这小姑姑与对方是第一次接触。她心里或多或少明白,这位应该不是老太太夫家程家本家人,估计是老太太以前部下。

    程老太太谢绝了老程提议去军区招待所。老太太再三要求他帮忙找家淮海路附近的招待所。严禁他对外宣布自己来S市。对她来说,公事绝不与私事混为一谈。这次为了私事,她没打算占公家便宜。

    两辆军车带着他们一行人来到南京路上的和平饭店。这也就是原来被盛赞为“远东第一楼”华林饭店,现如今在1956年对外开放并更名为和平饭店。

    程老太太站在车前,指了指对方,终究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不过,她还是立即低声吩咐身边工作人员让他带上钱,跟随老程的警卫兵一起亲自办理普通房。她知道一进这里,自己在S市消息瞒不住了。

    张国庆和周娇相视一看,夫妻俩人都感到彼此的惊讶担忧。他们来是处理后患,事情好像和他们预想的出差错了。

    周娇低头考虑这次该不该联系王栋。接而想到老太太的深藏不露,她心底微微放松。既来之则安之,只能见机行事。

    随着程老太太上楼,耳边听着林丽珊介绍饭店,张国庆暗暗观察四周的环境,发现外国人士占多数。而自己身处其中,身旁悠扬的音乐声、耳熟的外语、西装笔挺的着装,让他有些恍惚,熟悉的让他似乎穿越回了回去。

    回房放好行李,一行人在老程的陪同下,来到中餐厅。

    吃过午餐。老太太见老程已经私底下付过饭钱,她笑着摇摇头,赶走老程,让他专心回去办公,约好临走前自己一定通知他。

    再次回房时间已经下午二点多。

    老太太开始改变行程,决定在这饭店里,最多住三晚就走。她担心过来拜访自己的客人太多。自己早早就退休,已经是闲人,还是别让人家耽误公事。

    说完,老太太注意到自己说三天时间,周娇夫妻俩人皆笑着点头。她心知这点时间看来够他们小夫妻处理事情。

    顾虑到有外人在,老太太强调先去杭城逛一圈,然后大家再回S市待两天,那时候再回京。

    她心里琢磨,加上最后两天呆在S市的时间。应该有足够的时间给小两口处理事情。她没问小两口要处理什么事——凭感觉她猜测八九还是与外甥有关的事。

    说完后,老太太就催着周娇留下母乳。她刚好带孩子休息。趁着孩子睡觉,抓紧时间和张国庆俩人好好跑外滩看看。

    最后不放心的还让程如珠和林丽珊结伴先去百货商场。

    周娇也没和她客气推迟。时间紧迫,等有客人过来拜访,她和张国庆就会引人注意。她跑到里面挤好奶,拉着张国庆笑眯眯的和大伙告别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