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19章 杭城之游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不提传说里白娘子化泪而成的西子湖引无数人流连;不提回忆中“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还有令人感慨“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的佳人美景。

    单单被誉为“文明的曙光”的余杭良渚文化,就能为这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笼上神秘而又迷人的面纱。

    这时候的杭城,还未沾染现代化的尘嚣,完美地保存着历史沧桑而不失温婉的气息。这是一副画面陈旧,但即将蜕变的江南水乡。

    西子湖水光潋滟晴方好。童声稚嫩,荡遍苏堤。游湖的一群少年儿童队队员们正值天真烂漫的年华,点缀成为沿岸亮丽的景色。

    到杭城来休养的游人们,愉快地漫游在西子湖边、白堤上、垂柳下,缓缓踱步,此刻岁月静好。

    程老太太一行人在工作人员陪同下漫步在整洁的湖边路上,人群后一步之遥的张国庆抱着孩子低着头与身边妻子周娇低声细语。

    苏堤春晓、曲苑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花港观鱼、雷峰夕照、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三潭印月。

    西子湖十景饱览于眼底,紧接着观赏起守卫在钱塘江边八百多年的六和塔来。

    “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湖、“长堤划破全湖水”的五云山峰、被誉为“千年古刹云林禅寺”的灵隐寺……

    这便是“人间天堂”——杭州!

    “山外青山楼外楼”,楼外楼的西子湖醋鱼、东坡焖肉、龙井虾仁、叫花童鸡、宋嫂鱼羹、西湖莼菜等名菜佳肴令人垂涎。

    质地轻软,色彩绮丽、富丽华贵的各种丝绸锦缎也勾引了游人的目光。

    色泽浅绿,香郁如兰,味醇甘甜,形似雀舌的龙井茶让人遗留口齿余香,还有精美西湖绸伞、各种材质的折扇等工艺品更让人流连忘返。

    比起回到S市,这里无疑更是美食购物的天堂。

    晶莹如西子湖藕粉,清甜如莲子、鲜嫩如笋干、小巧如核桃……

    土特产数不胜数,更有龙须酥、桂花糕等知名的地方糕点。

    周娇看到这些不由想起二十世纪花样繁出的小吃来,顿觉一种穿越时空的亲切感——还犹豫什么?买!

    女人似乎天生就有喜欢购物的天分。

    林丽珊、程如珠加入了购物行列不说,但凡吃穿赏玩,沿途评判起来更是头头是道。时时刻刻给大家演绎什么是“舌尖上的杭城”,尤其她们的行动力与眼尖程度直叫一干男子甘拜下风。

    周娇更是拿出仓鼠囤积冬货的架势,饶有把票子撒尽的架势。每次出门,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随行的人统统变成了“圣诞树”——挂满浑身袋子和竹篓。

    短暂的三天匆匆过去。

    这次杭城之行,周娇收获巨大。除了明面上大包小包,空间更是堆积不少。除了各种绸缎、蚕丝被外,还添置了不少美食。既然林丽珊和程如珠她们都能满载而归,那更别说一心想存物资的周娇。

    自从今年正月开始,在原有粮票、布票、肉票等票据的基础上,又将肉类里的牛羊肉、鲜蛋、白红糖、糕点粉等全部列入凭票购买行列里,更是让周娇担心未来的日子。

    来年那紧随而来的全面实行的票据制度,如今更是让内心焦虑的周娇遇上一根草都恨不得存起来。

    这短短三天,周娇拉着张国庆,夫妻俩人抽空开着车子,四处溜达到周边方圆的小镇和村子里采风采购。

    用周孝正的相机拍下一张张照片——大户人家的墙门(大院子)里天井下的祖孙、沿街两边二层小楼咯吱响的木梯上的小伙计、农家茅草房前玩游戏的孩子。

    一路下来,他们发现如今除了大城市,大多数的家庭已经不分南北地域的差异,除了穷还是穷。

    这时候流行蓝布装、灰布鞋,怎么朴素怎么来;大部分人家衣服打补丁不说,还得“循环利用”,也就是大人穿不了的衣服,改小了给大一点的小孩穿,再穿不了,再改了给更小的孩子穿,衬衣修窄了给小孩权当裙子。

    穿衣尚且如此,吃饱更为不易。除了一少部分家有老底外,普通人家做饭还要数粒勉强喝上浓稠的汤水,差的却只能拿野菜凑数。除此之外,住房只能多人挤在不甚宽敞的小院里,脏、杂、混、乱。只有女主人多的院子较为干净。

    难得可贵的是这些勤劳淳朴、热诚好客的人们在生活贫困中没有磨灭积极向上精神,凭着信念,他们满腔热血对未来充满了激情。

    再次想到不远处旅游景点,那些身着正装、低调却掩饰不了富态的游人,还有京城那些遛鸟的老贵族。

    其实历/史已经沿着该走的轨迹在前进。

    汽车沿着S市方向一路前进。

    周娇最后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杭城。她双手合掌,低头默默祈祷,灵隐寺各路佛祖菩萨灵验,让她爸一世安稳,一家人万事如意。

    张国庆抱着孩子腾出手,轻轻拍了拍她肩膀。他苦于有外人在侧,只能无声地给妻子一些安慰。

    今儿凌晨三点,他们夫妻就赶到灵隐寺上头柱香,许下心愿。没看住持大师都对他们夫妻俩说一切都会如愿吗?

    那座连大/劫/难都能屹立不倒的古庙。它能千年来香火兴旺,信徒不绝。

    他心中更是坚信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们再行善事做对得起良心的人,也许如大师所说他们是有福之人。

    周娇扭头朝他微微一笑。

    程老太太满脸笑容,默默注视着这对小夫妻。她望着犹如大姐的周娇,心中此刻默默祈祷姐姐姐夫在天有灵,好好庇佑他们儿孙。

    顾家偏房树倒猕猴散,死的死,下放的下放,让她更是相信冥冥中一切因果报应都会循环。

    此刻她*摸着手上木珠,更是为外甥周孝正高兴。四十多前她姐为他上灵隐寺求平安,四十年后他女儿为他上灵隐寺求神拜佛。她外甥再也不是流落在外的遗孤,他有血脉相连一心为他着想的孩子。

    “娇娇,你爸有说大概几时回顾家老宅吗?”

    程老太太轻声问道。她只听外甥说快了,很快了。老伴说一定还有什么仇人没解决,所以他们目前不回老宅拜祭。

    她知道孩子们不告诉她,就是担心自己受到打击,那她就当不知情吧。什么真相都不重要了。人在做,天在看,她就看看苍天饶过谁。

    周娇顿了顿,笑道:“姨奶奶想回苏城?要不回去打电话给我爸?”

    “这次算了。等你爸办完事再去。”程老太太摇摇手说道。

    周娇没有多言。这次搞倒顾家偏房,肯定不少有心人都在盯着他们父女动作。事关全家生命安全,她还得等她爸最后决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