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一家人和老太太她们汇合,正在商量去哪儿吃饭。这时来了一群老太太的旧友们,一看人家都是夫妻相伴过来。得了,最后只能留在饭店里会餐。

    吃过饭后,老太太拿了张字条递给程如珠让她代买。她自己留在房间里陪老朋友聊天叙旧。

    这次连阿姨、警卫兵全部上街。按老太太的意思,这是最后一次购物,让大伙都好好上街好好逛逛。

    张国庆看看离上车时间还早也就没推迟,加上平安熟悉老太太后也不闹人。他和长辈们说了几句话起身跟他们告辞。

    一群人按照老太太的清单回了市一百货。

    这次周娇上前就买了大量哈利油、面霜。她无视张国庆眼里的疑问,碍于人多只低声说了腐蚀剂后,这会两夫妻是协心同力狂扫。

    原先张国庆还觉得空间里进口婴儿用品一堆,无需为儿子购买这些国产产品。这会醒悟过来可不就为了儿子努力准备?

    他还帮着周娇向人解释,他老家亲朋好友委托他带回去。张国庆也没办法,好多人看着夫妻俩的眼光带着调侃。

    他们夫妻俩觉得没什么,却连带周围很多人上前哄抢购买。

    他们夫妻离开柜台后,张国庆远远地还听到有人嘀咕这里的面霜一定比别的地方好,要不然怎么会都抢上了?

    颇让他是哭笑不得。

    这次大家没在里面逛,买到东西就走,时间也没花费多少。出了大门站在街上,此时大家才发现该买的基本都买了,没什么地方好去。

    周娇见状,说道:“我还想去徐重道国药号买些药材。要不大家都自由活动?”

    林丽珊看看程如珠,见她点点头,说道:“那我们先进去。小陈和阿姨再逛逛,大家记得赶上时间。”

    一行人分开后,张国庆夫妻俩立即去淮海路。

    一到淮海路,周娇进了药铺后,张国庆先单独去淮海路上的洪兴馆订生煎包、蟹黄壳等点心。

    他知道周娇喜欢这些小吃,尤其喜欢这里炒面。反正他看不懂药材,刚好先去排队,等周娇买好药材过来会合。

    徐重道国药号已经改制成国营药铺。里面经营除了名贵中药、参茸补剂外,特色饮片配方、丸散膏丹价格低廉。

    周娇到这里就是为特色药而来。

    这次一路过来,但凡见到小儿中药药剂,成人调理滋补品,她就出手。他们一家人在东北小县城,交通不便。

    上次那个孩子发烧真是吓到了她。经过几座城市,凡是记忆里闻名的特效药,她都会购买一些存在空间。尤其孩子的成药,她更是出手大方。

    很快周娇就列好单子递给销售员,对方接过细细看了下,得知她是外地人,又热心地向她推荐几种比较实惠的消暑特效药。周娇好好感谢了对方,选了两种,开始付款等待对方打包。

    购买好药材后,周娇提着两袋子药材赶紧去找张国庆。

    洪兴馆前排着长队伍。周娇没往里面寻找张国庆。以她对他了解。这人肯定会进里面点餐,一边吃,一边让人打包。

    果然一进里面,就见到张国庆坐在显眼位置,面朝大门口来客。他看到周娇哈哈直笑,招手让她过来。他就知道周娇绝对会知道怎么最快找到自己。

    周娇见他身边还有食客,也没入座,问他:“还要多久?”

    “先坐下。应该快了。”张国庆拉着她坐下。他知道他媳妇洁癖病发作了,不喜欢与人同桌。可此时还没一点钟,里面客满。这唯一地一个空位都是他好不容易保留。

    过了几分钟,在夫妻俩人殷殷期待下,终于见到几提打包好的篾竹筐和纸盒被服务员送过来。

    夫妻俩也没再闲逛,直接回了饭店。

    下午三点多钟,上次接人的老程亲自开车过来接送程老太太一群人去北站。

    房间内,程老太太谢绝了老朋友们相送到车站。老太太担心这么多人过去影响不好。她再三解释后,与大家挥手告别。

    一群人带着行李物品上了车。

    到了车站后上了列车包厢后,程老太太才发现她老朋友们真准备了礼物,索性不是贵重品。她也就笑笑没说什么。

    老程直到列车启动,才依依不舍地下了车。再三告诉大家,下次来一定和他打招呼。

    随着火车开动后,车上列车长上前告诉老太太,对方让他转达两筐东西。因为火车内里面温度高,两筐刀鱼和对虾被他放在外边。

    车都开动了,拒绝都没用。程老太太笑着摇了摇头,感谢了列车长。等人离开,大伙才知道这位老程同志原来还是警*区高层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张国庆与周娇对视一眼,他们就避开这个话题。

    之前去了两个地方,只见那些老前辈,老太太可是一直随身带着张国庆和那些人见面介绍。既然老太太之前没提醒他们老程的事情,那一定有什么原因。

    这次s市之行,他们拍了次电报给周孝正得到回复后,就没去见王栋。

    也许老程在程家的地位就如王栋,处于暗处,可惜这次老程算是暴露在人前。

    他们也没在去考虑这些问题,有些敏感问题,不管双方多好交情都不能去触动这是底线问题。

    一路上有了列车长悉心关照,大家旅途颇为轻松。

    这次人多,沿途靠站。张国庆会拉着周娇跑到月台买些特产。尤其有时路过小站,叫卖的人群里常能看到烧鸡、闷猪头,这让他们惊喜不已。要不是孩子小,俩人还真想一路下车停留。

    这趟s市开往京城的列车,一年基本全是客满。车子开到半路,广播里传来广播员的求救消息。

    原来是有个小孩子顽皮打闹磕破脑袋出血,广播员呼吁乘客们中间有医生的人员请到**车厢列车员休息室帮忙。

    周娇与张国庆急匆匆带着止血药赶到**车厢时,老远就见到拥挤的通道,两旁站满紧贴着车厢里的乘客们,大家很有默契地在中间留了条小道让人通过休息室内。

    “快,又有人送药过来了。大伙帮忙传话。看孩子怎么样了?”人群里立即有人喊道。紧接着一阵阵声音传到里面。

    过了片刻,从里面传来欢呼大笑。很快,消息传到外面,大家不由自主地鼓起掌,目送一位中年大夫离开。

    周娇握紧药瓶,随着议论声,她的脸上露出欢快笑颜。她朝张国庆扬扬瓶子,俩人很有默契退出车厢。

    回到角落,周娇从包里拿出一只烧鸡和一盒糕点递给了张国庆。

    看着他一路高举着手往里面进去,路过的人群都自动散开给他经过。周娇下意识地朝注视过来的人们露出灿烂微笑。

    她有多久没看到这么暖人心的一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