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提车上让人感动的一幕,随着时间流逝,这趟列车缓缓开进京城站。

    从玻璃窗往外望过去,远远地月台上三五人里,周孝正站在中间显得尤为显眼。周娇想起鹤立鸡群,哑然失笑。

    越靠近她爸,周娇站起身双手使劲摇晃。

    隔着玻璃窗,列车很快飞驶过去。她做着鬼脸,遗憾地摇摇头。这幅难得的孩子气,惹得程老太太等人哈哈大笑。

    车子刚一停稳,广播开始提示乘客下车。周娇四处张望,发现大家都准备好行李,孩子已经被张国庆抱在怀里。她立即高声喊道:“我先下去接他们。”

    “慢点。别被人挤倒了。”张国庆话还没落下,她已经跑得不见人影。

    程老太太哈哈直笑,“这孩子就跟她爸亲。小五包好孩子,我们自己提着行李也快点下车。”

    “姨奶奶,你们先等一下。我们不着急下车。等会我爸他们很快就上来。行李很重,你老可别累着腰了。”

    程如珠赶紧上前拦住老太太,“妈,小五说得对。终点站了,我们不着急。我刚才看到孩子爸也过来了,等我哥他们上来再走。”

    周娇一下车,立即往周孝正跑过去,边喊道:“爸、爸,这里,这里,”见周孝正大步往她这走来,她跑到跟前扑上去,乐得哈哈大笑。

    周孝正抱住她,笑道:“急什么?要是摔倒怎么办?玩得开不开心?”说完,戴好她头上帽子,拍了拍她脑袋,护着她走到侧面安全地带。

    “挺好玩。姨奶奶可厉害了,什么都懂。爸你这几天怎么瘦了?”周娇随着他边走,边说道。

    “哈哈…你爸瘦什么?这几天你家天天好吃好喝不停,连我这老头子都胖了。娇娇,你这次回来一定多包点饺子给姨老爷知道吧?”程老在一旁听了哈哈大笑。

    周娇连忙点头,“姨老爷,别说饺子了,随你点菜,你想吃什么有什么,想多少有多少。这次我们还带了好多美食回来。小姑夫,你今天和表叔都一起来接我们了啊?会不会太隆重了?我偷偷跟你说,我小姑姑玩得快忘了你了。”

    温从文笑眯眯地说道:“我猜你姑姑一定乐不思蜀。这次你们一群女同志出去,把我们丢在家里,娇娇可得下厨做几道拿手菜慰劳姑夫。”

    周娇朝他挤挤眼,笑道:“一定,一定!还有好酒,绝对不让我小姑姑发现。”

    “你看娇娇都知道你怕媳妇了。”程思谨忍笑打趣道。

    程老往列车看了几眼,说道:“我们回去再聊,先去车厢找他们。娇娇你们行李是不是挺多?怎么他们都没下车?”

    “是不少。爸,我们快上去吧。你们开车子过来没?”

    周孝正赶紧拉住她,“你乖乖在这等着。爸上去看看。”说完,他不放心地往她左右看看后,跟随程老他们上车。

    张国庆紧紧抱着儿子,见到程老他们上来,往他们后面看看,才见到他老丈人落在后头,他见状呵呵直笑。这女儿控估计又要忘记大伙了。

    程老上前看了看老伴,见她精神不错,走到张国庆跟前,见孩子乖乖地睁着双大眼睛在咿呀直叫。

    他好奇地盯着孩子:“你是和我打招呼?小家伙你听得懂吗?”

    平安裂开嘴拍着小手,自言自语说着火星语。

    “这几天他老想跟人说话打招呼。见到人就哇哇叫。”程老太太说完。想起他这么个小小人就知道看灯光,还想跑出去看人就好笑。

    “我们小平安真厉害,这么小就跑了这么多地方。小家伙,我们先回家好不好?你不在可是想死我们了。”程思谨朝他招招手笑道,见他立即扭头朝他喊,顿时乐得抓住他的小手直摇。

    周孝正见大家都提上行李,孩子也被张国庆包好。他拿起小被子盖住孩子,让大家先下车。

    一下车,他就让张国庆跟着他先跑到外边车上,边喊着周娇跟上他们。

    坐到车子里,张国庆一掀开被子一角,平安眯着眼睛见他吐着泡泡直笑。估计小家伙以为刚才抱着他跑步是逗他玩。

    “孩子在外地还适应吧?我怎么看瘦了?”周孝正不放心地再看了看孩子。

    张国庆笑道:“我天天看察觉不到。可能真瘦了。这次出去他倒是最高兴,天天要看灯光。爸,这次我们住在和平饭店。”

    周孝正一想到程老太太就明白,他点点头说道,“没关系。你姨奶奶在,不怕影响。这次花费她不少钱吧?”

    张国庆见他说完直接开车,看来真没问题,心里放松多了。他笑道:“刚开始她付了钱,第二天我直接存钱到饭店柜台上。欠的太多了,我不好意思在她前面提钱。小姑姑还买了不少东西给我们,她花了多少钱,妈你应该知道对不对?”

    林丽珊笑着点点头,“她买了不少,我拉她都没用。她说两家只有娇娇这么一个女孩子,不给你们买给谁买。在淮海路高级服装店非要买大衣给娇娇,我死命拉着她才没买成。好几件毛衣就花了不少钱。这些人情不好还。”

    张国庆点点头。物资上的贴补他还可以回报一二,可人脉上的介绍那是怎么也没法回报她们两母女。

    有林丽珊在,这些话他打算迟点再跟他岳父再说。他张国庆没有一点优势,可不说老太太,就程如珠也介绍了不少温家世交给他,口口句句都是我唯一的侄女侄女婿。这份人情欠太多了。她们是看在他岳父面子上,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让他岳父为难?

    周孝正朝女儿女婿看了眼,见他们面带忧色地点头附和妻子的话。此时开着车子,他也没办法好好解释,只能说:“你们别担心。这种情况爸早就料到,没事。”

    一路上周娇也没再提起这些话题。有些人有些事心里有数就行,没必要挂在嘴上。人家母女一片真心请假陪着他们四处逛。

    这已经不是几句感激就能应付过去。因此每次她都开开心心接收程如珠的厚礼,事后记下金额、备上同等价值的礼物准备回赠给她家几个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