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空飘着雪花,一阵阵狂风吹过,马车车厢外哗啦作响。逆风而行,车上的老汉安抚着爱马,舍不得用鞭子抽它。随着它任性地时而快,时而慢前进。

    车厢内坐着张国庆与父母。此时张母一脸遗憾小孙子没法回村。这几天看着孩子越来越机灵,都会认识她,她真舍不得小孙子。要不是担心老大,她真不想回家。

    张国庆也是十分遗憾。他没料到今天白天气温异常。这几天中午他都不用穿大衣,谁会想到计划好的出行只能临时改动。好好的一天假期都没法陪媳妇儿子。

    “你先去找你三爷爷,看他有什么事找你。迟点再去你大伯小叔那坐一会。没事就早点回家。”张爹眼看到村口,立即说道。

    张国庆点点头。他提起包裹让老汉停车,付了车钱让他送张爹两口子回家。一个人慢吞吞地往老队长家走去。今儿村里也不见有人出来闲逛玩闹,他刚好看看许久不见的大青山、熟悉的村子。

    到了老队长家,张国庆高声喊着三爷爷。听到里面回应,他直接往外边屋进去。一进去,里面一家子坐在炕上搓绳子。

    “终于见到你小子了。怎么去了京城不回老家了?”老队长笑眯眯地拉他坐下,让儿媳妇端热水。

    张国庆边往包裹里拿出四盒点心,两瓶酒放在炕上,边笑道:“我回来当天就上班了,实在没办法回家。上个周末刚要一家人回来,我爹娘一早到县城。这么一耽误只能今天过来看你老了。你可别介意啊。”

    老队长在家里威信非常高。这会他说话,下面的子孙们谁也不敢插言。他们都静静地听着两人谈话,调皮的孩子也不敢上前拿糕点吃。

    “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过来?我喊你回来可不是要礼的。先给我说说外边怎么样?你老丈人在京城行不行?”

    张国庆拆开一盒包装,推到小孩子前面,笑道:“什么行不行的。我老丈人如今都配上小汽车专门有人伺候,还有什么不行。外边挺好,不过还是比不上咱们家。这次走了一圈,还是老家好。熟悉的乡音、熟悉的亲人,哪是外头可以比。”

    “过去没丢咱们老张家脸面吧?”老队长让孩子们放心吃,边打趣他。

    “呵呵…还行。”张国庆一脸笑意地说道。要是没猜错,下午全村都该知道他和娇娇见过伟人了他可是给他爹娘带了张大照片回家,顺他们的心思,同意挂起来。他想应该不属于丢老张家的脸了。

    老队长不乐意地翻了他一眼,“别糊弄我,快说说京城怎么样?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别想瞒着我。”

    张国庆笑着摇摇头。就是今天对方不找自己,他也是要上门的。该提点还是要提点。都是同个祖宗出来的宗亲,他也想大家伙好好的。

    “我这次去得比较远。从京城到s市,接着去了杭城。一路很太平,老百姓都很高兴。大城市嘛,发展的很好,什么东西都有。特别是些景点,有钱人不少,可穷人更多。我们东北老百姓比南方幸福,能卖力干就不怕饿肚子。”

    老队长闻言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道:“好小子!看来跟你老丈人一段时间,学了不少。知道这次我找你过来干嘛了吧?”

    “还真不知道。不管有没有事,过来陪你唠嗑挺好。”张国庆笑眯眯地说道。

    人老成精,他挺佩服对方。这段时间李爱国、左林都找他打探过消息。那天林菊花带话过来,他就知道老队长不输于那些人的见识。

    老队长打听到想知道的消息,接下来开始谈起炸山坳的事情。

    目前靠山十几户人家搬迁问题已经谈好,除了借住祠堂,还有几户人家住房问题没解决。

    弦歌知雅意张国庆知道这是打算借房子。他的院子空着,必须要借给人家入住。不等老队长开口,他立即说道:“我院子空着,你老跟我爹商量就行。除了正房,两边都可以安排。”

    老队长就知道张国庆仗义,不过有些话他还是要说清楚。

    “我让你二叔公一家住你那。他们一家人与你爹娘关系亲近,家里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最少要借住三个月,你要不要先回去和你媳妇商量?”

    张国庆笑着摇摇头,“娇娇那没问题,我爹娘安排就行。本来就打算让五爷爷住我们那,可惜他老人家就是不愿意挪步。等会我还得去看看他。”

    张国庆说得张五爷是个孤寡老人。他爷爷一直和这个堂弟关系非常好,还在世的时候常开玩笑让小五以后给对方养老送终。

    老队长笑着摇摇头。那老家伙倔得很,非要守着那破房子。他也知道平日里都是小五照顾老人。

    “那你先去看看他,这会应该在养猪场。他性子怪得很,也只有你受得了他。年前祭祖我还看到他跑到你爷爷坟前念叨个不停。那大冷天,提着一壶酒喝也不怕冻死。”

    说起这个堂弟,他是哭笑不得。别人都儿孙满堂,他倒好,为了个婆娘一辈子不娶妻,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后悔。

    张国庆想起一件事,赶紧问道:“五爷爷他侄子过继说的怎么样了?我回来都忘了问我爹。”

    老队长哈哈大笑,“成了。这次你五爷爷被族长骂了才答应。不过,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要求自己住,不让他侄子搬过去。你说他脾气怪不怪?还真以为谁稀罕跟他一起住。大家都随他,只要他乐意就行。”

    张国庆闻言也是跟着大家笑笑。

    心里为张五爷喝彩。一个人住多好,何必跟他侄子搅合在一起。过继对张五爷不过是个名,他那人还真不在乎这些东西。要不然不会一直不娶妻。

    那位用情至深的男人死死守着老房子就是为了怀念过世的妻子,怎么会让外人住进家里。

    闲聊了几句,见没什么事。张国庆告别老队长往养猪场过去。

    “别动!小心弄脏衣服。快跟我进来。”张五爷见到他,脸上笑开花。连忙拦住他帮忙提竹筐。

    张国庆笑笑也没拒绝。俩人来了养猪场茅草屋内,他拿出四盒点心、两瓶酒放在炕上。见炕桌上只有一碗咸菜,皱了皱眉。他估计对方中午饭又是玉米粥就咸菜。

    “怎么又送东西过来?年前你爹就送过来不少。你小媳妇给我做的新棉袄新棉裤挺合身,你记得跟她说声谢了。这次去外地怎么样?孩子还好吧?”

    “你怎么不穿上?娇娇就担心你冻到。在外地有我老丈人,都挺好。孩子今天没来,你跟我回县里看看孩子呗。”

    “呵呵…这孩子,冻什么冻?你让她别担心。以后别送东西过来,太扎眼!人老了穿什么新衣服。”

    张国庆见他每次都避开话题,他也没接着劝张五爷去县城。接着俩人聊起这次出行的事情。

    张五爷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催着他早点回去陪孩子。

    出了养猪场,张国庆懊恼地拍了拍自己脑门。他真傻!送什么点心?怎么就忘记带些干货过来?去年给的干货估计对方都吃完了。

    接着拜访过族长,几位长辈家后,他高兴地空着手往回走总算忙完了。

    回了自家院子,他从里到外看了看,发现不在家的日子,他爹娘应该时常过来收拾,却没入住。年前留下的口粮和野味一点,他爹娘一点也没动过。

    考虑到过几天有外人借住,有些东西要收拾,张国庆赶紧去找张爹。

    出了院子,就见到张母在老院门口往这边张望,见到他便高兴地喊着张爹出来。她这么一喊,不一会儿,张家三房全聚集在老院。

    张国庆见势不对。这快中午了,他没打算让老大家请客分家了,讲究的事情就多了。

    赶紧和张大伯他们打了声招呼,张国庆让他们先入座。他自己拉着张老二回去搬口粮、野物和酒。

    张老二跟着他回了院子,见他搬东西,朝他直翻白眼。

    他赶忙上前拦着张国庆,拿了两只腊味、两坛子酒就让他跟着走,嘴里还小声嘀咕让张国庆别傻。大意小心吃不完进了别人的肚子,还讨不了好云云。

    张国庆闻言笑笑,随他做主。他二哥如今对黄家意见很大。要说处理亲戚关系,三兄弟还是他二哥厉害。他岳家就被他整得老老实实,轻易不敢上门。谁会像他大哥岳家黄家一样,借着以前一些小恩惠,事儿特多。

    两兄弟挺有默契,绝口不提黄家的破事。这几天黄家生生急成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到现在还不明白问题出在哪儿。

    他们两兄弟就等黄老二黄耀国这个明白人出差回来。

    回了老院,张国庆没理会大嫂黄翠兰地欲言欲止,说黄家的事情还轮不到她,说不用客气也没见推辞东西。

    堂屋里张国庆两兄弟陪着叔伯堂哥们,笑呵呵地聊着外面大城市的见闻,谈论着村里的事情。

    吃过午饭,大家各自回家。张国庆带着父母去了家里。他说了借住的事情让张爹看着安排后,开始整理口粮和物品。

    下午三点多,张国庆已经搬完东厢房的书房。等约好的马车一过来,他也顾不上张老大张国富还没回来见上一面,带着满车的东西告别父母,急匆匆地回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