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父母对孩子十二分,孩子对父母就不一定能还一分。”

    世上最可悲的就属老无所依。而对于张会计来说,五个儿子是他最为骄傲的地方。平时见到孤寡老人,他同情过,可从没想到有天自己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假如他没有老儿子,那与张五爷有何区别?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老两口辛辛苦苦,冒死在那样颠沛流离的年月养大了五个儿子,除了老幺,上面四个儿子,他们怎么忘了当初过得日子,怎么就能忘了养育之恩。

    每当夜深人静时,他不是不伤心。他只能安慰自己,不为父母,不知父母恩,以后他们都会体谅到自己老两口的不易。

    老伴再次倒下,他才发现错了。他哪里是那些人口中的精明人,他就是个糊涂的老头,一个没了会计一职,就遭儿子儿媳嫌弃的糟老头。

    医院里,张会计紧紧握住老伴的手,看着老伴口齿不清的说着不。他知道老伴的意思,不想拖累小儿子,可除了小儿子一家人,他再也不想见到那些不孝子。

    没钱,你可以过来陪夜。可这半个月来,四个儿子、四个儿媳妇来是来了,瞟了一眼,找尽借口溜走。

    “等你养好身子再回村好不好?咱们现在一定走不了。老幺和美丽都收拾好屋子,就等咱们过去。你放心,这一年,我赚得工钱全留在身边,不会给老幺添负担。”

    张会计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赶紧禁口,拍了拍老伴的手。

    病房的房门被推开,涌进一群人。

    张会计见了赶紧站起身。他没想到儿媳妇的娘家三兄弟陪着亲家两口子全过来帮忙。

    “走了。老大你抱被子,老二你提包,小五你力气大,抱你大娘上推车。老伴你帮闺女看看有没有东西落下。老哥,咱们走。这鬼地方再也不来了。”张爹一进来噼里啪啦地一阵吩咐。

    “张老二,等等,小五,让你姐夫来。春明快点。”张会计见张国庆还没等他爹说完,已经抱着老伴,急忙喊道。

    张国庆笑道:“我姐夫那力气可别摔到我大娘。大爷,咱们快走,我爹说的有道理,这鬼地方下次再也不来了。”

    张春明笑着摇摇头,拉住他爹,“听小五的,咱们走吧。我丈母娘一早就过来帮忙,家里都收拾好了。”

    张爹拉着张会计往外走,还不忘让老伴闺女赶紧走。

    大门口的推车上,张国庆放好亲家大娘,见到他们都出来了,赶紧将自己娘手上的东西接过。

    一群人推着车子,后面跟着张爹与张会计回了张美丽家。刚到大门口,就见张美丽已经拿着一个火盘放在前面,张国庆抱着亲家大娘迈了过去。

    张会计见状,顿时觉得鼻子发酸。

    还没等他说话,大孙子张子文已经跑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笑眯眯地说道:“爷,我妈说以后你和奶就待家里不回村了。这次你不能走了。”

    小孙子紧跟着小声说道:“对,爷奶以后就我们四兄妹的了。”

    张国庆进了里屋,放好亲家大娘,拉上两个哥哥,先告辞上班。

    这次张爹吩咐他们三兄弟到场接亲家。他觉得挺不好意思怎么有种他爹显摆的感觉?想到这里,张国庆摇头笑笑。

    张老二看着大哥张国富离开的背影,刚好瞟到这一幕,好奇地问道:“小五干吗?怎么了?”

    “二哥,你说爹怎么越来越孩子气了?今儿我们三兄弟过去不是让张会计更伤心吗?这不像爹干的事。”

    “爹是想张会计觉得咱们家支持大姐养公公婆婆。让他们两老口别觉得分家随老大就只能跟着老大,也是让我们三兄弟看清楚,以后他和娘也是爱上谁家就上谁家。”

    张国庆怀疑地看了看他一眼。怎么觉得这话说的不是味。

    “唉…有点这个意思,你别不信。这次大嫂的做法吓到爹娘了。刚一分家就大事不找老人商量,不把爹娘放在眼里,加上你当时不在家,我又上班,没人陪他们,爹娘就想多了。这事我提点过大哥,你没看现在大嫂待大哥都小心翼翼。你放心,爹娘只要过些日子就会想通。”

    兔死狐悲张国庆此刻心情很复杂,说不出什么感想。难怪这次张会计的事情,他爹娘这么热心,一直忙前忙后。

    张国强拍了拍他肩膀,拥着他回走,想了想说道:“爹娘没跟你说前几天大哥老丈人上村里向爹娘求情吧?我也不知道这事,是你二嫂告诉我。说大嫂当时被她爹逼着端茶向爹娘道歉,还哭了一场。”

    闻言,张国庆挑了挑眉,也没吭声。

    “事后,那老头还直说自己没本事,管不住大儿子,让那蠢儿子冒着你的名义在外招摇生事。那老头也没说请你帮忙,就一个劲地向爹娘道歉。说不能让这些事毁了两家这么多年的情分。后来发生什么事,你二嫂就不知道了。”

    张国庆终于说道:“既然爹不让我们三兄弟知道,那我当不知情。黄大爷对爹娘先软后硬,他家出事了才出来,还是迟了。

    有心的话,他怎么到如今才找爹娘?还两家多年情分?不就是他家帮忙照顾喜子三兄弟,那是他亲外孙。我们家也没亏待他黄家,这么多年送了多少野物干货给他们黄家。再说,我和他们黄家有什么情分?敢随便骑在我头上,不给他个教训,黄耀国那蠢货记不住!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张国庆没说的是,这次除了自己,周娇都不会放过对方,一定会以一儆百,杀鸡给猴看。要是按照他老丈人教他的手段,这会黄耀国还能好好的待在家里?呵呵…早就吃牢房了。他自己终究顾忌到他大哥张国富。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张国庆自嘲地笑笑。他还是学不会狠下心。前世如此,这世还是学不了乖。

    想到这里,张国庆赶紧加快脚步,他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黄家的事情与他有什么干系?上班、努力学习、充实自我才是他的重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