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天天气渐渐暖和,周娇开始带着孩子上街。一条婴儿背带,霎时风靡县城。一周两封信,父女俩风雨不动地两地联系。彼此过得平安无忧,让父女俩内心总算有些安慰。

    张国庆上班后,开始进入状态,过上忙碌的生活。唯一的周末也让时常来县城的赵传光夫妻霸占,接连几个周末去省城后,周娇是怎么也不愿意去。逛街、应酬,她真心不愿意过这么无聊的生活。

    随着平安的早慧,她花更多的时间在家庭和孩子身上。天气好带孩子上街溜达,听听小道消息。

    不喜欢出门了,做些美食存空间、打毛衣干家务、陪张国庆打棋谱、练字、复习,这样的日子让她悠哉地忘了一切烦恼。

    张母过来说起二叔公一家子已经入住她家小院。她才想起好像从京城回来,她还没去过老家。也不知道大家伙过得怎么样了。

    到了周末,她心血来潮地拉着张国庆,一家三口回了张家村。

    许久没回老家,一切又开始感觉不同。亲友相聚,欢声笑语,和乐融融,一切似乎又是那么和谐。

    可周娇知道经过黄家那一茬,大嫂黄翠兰在张家地位已经今非昔比。分家后林菊花地变化更是让人震惊,俨然成了村里模范媳妇。

    不过,这一切已经跟她没有什么牵扯。分家有时候就是这么好,各自过自家日子。彼此处得来就多说几句,不好相处就避开点。

    黄家的事情随着黄耀宗外调到下面乡里,终于恢复平静。至于张国富几时暖屋搬家,他没开口,周娇与张国庆也从没过问。

    村子里经过老队长地精心策划。青山脚下的一排排茅草房、土坯房已经推倒、清理一空。后面的小山坳被炸出一条土路,两边已经移植了些野果树。除了山坳里的良田,道路两旁还有大片的荒地等待开垦。

    听说老队长如今一天总要在那条土路上走个七八回。村里人对于多了这么多土地显得异常兴奋,脸上充满期待和满足。

    老农民对于土地总是有股天然的热爱。他们丝毫不在乎这些土地增加了无疑是增加了各自的负担。他们纯朴地认为地多了,可以吃饱了。

    北山脚下通向村口方向,各家用碎石头、破木头、各种杂物划好宅基地。几十户人家的男丁们开始叮叮梆梆地清理着炸出来的青石头,忙碌着为将来盖房做准备。

    周娇知道这里面有张国庆的暗示。老队长这个精明人如今急着让大伙准备盖房,就怕哪天出变故。

    村子年前娶进了新媳妇,也出嫁了不少大闺女。周娇记得自家随礼出份子一直没停止。人在外地没回来,张母就一直帮着垫钱。如今看到几个害羞的新媳妇。她才发觉其实自己也算新人,可已经找不到那种娇羞的感觉。

    不过看到与她前后脚嫁入张家村的姐妹们,她哑然失笑。那些浑女人打趣起新媳妇来,已然忘了自己也不过比人家早进门一年半载。果真前辈就是不一样,说起荤话,那是真脸不红气不喘。

    张母一直抱着小孙子不放手,见到平安紧紧抱住她,嘴里不停地咿呀直叫,用手指着喜子他们,非要凑热闹到哥哥们身边,乐得她更是舍不得放下孩子。

    她早就听老儿子说过小孙子早慧且力气非常大,让他们老两口瞒着点外人。可孩子明显地变化怎么瞒得住生过孩子的妇人?面对村里人地夸赞,她一直转移话题,可心里暗暗得意。

    张国庆每天下班陪着儿子,知道小家伙听得懂走、喝、拉、上班、爸爸妈妈这几个词的意思。他上前告诉儿子要和妈妈去上班了。果然看到儿子朝他挥手。

    乐得他拉着周娇就往外走,偷偷扭头看他,只见他歪着头,一脸迷惑地看着周娇怎么跟着一起走,不哭不闹地挥着小手,那样子别提多可爱。

    周娇见状,捏捏他手心,让他快走,迟了真得走不了了。她儿子才四个月多,已经懂得看眼色。

    好几次他在炕上使劲蹬脚,踢得她扑倒炕上,他就呵呵傻笑。后来有次她故意哭着脸,皱着眉头躺在那里不起来,急得他双手拍着被子‘a、a、yi’地咿呀直叫。从那次后他就不会故意蹬她。

    如今她只要朝他板着脸皱眉,他就乖乖地不乱动。拿到玩具也不会乱扔、遇到不高兴也不会大声嚎哭。

    如今换成空间里的含dha奶粉,他也没挑食。周娇打算过了月初,开始给他添辅食。“三抬四翻六坐七滚八爬九扶立周会走”前段时间他已经开始学会自个翻身,还老学大人坐稳,扶着东西就想站起来,应该可以增加营养了。

    张国庆走到拐角处,停止脚步,静静地听着动静。过了一会没发现孩子哭闹,乐得他呵呵直笑,拉起周娇往山上走。

    周娇前两天看到有人采到新鲜野菜。她开始心心念念野芹菜包饺子、野小葱拌豆腐。一道道野菜美食报出来,让张国庆半夜馋得直流口水。这会他打算带娇娇去老地方打包野菜。以后要是想吃就不会连睡觉也不安心。

    大自然是最慷慨的。密林子从他们上次过来后,经过张青山几个堂哥们地暴力采掘。一段时间后又是茂密植被,满地的野菜野草。

    张国庆握着空间拿出的柴刀,提着满袋子石头,护着周娇往前走。俩人还是先去上次去过的野果子树那。这次他可没打算摘梨子,而是用锄头等工具撬走这颗树。

    对,就是连根带走。这爱妻成魔的家伙就因为昨天周娇感叹,要是院子里有果树就好了。他就大费周章的整棵带走,打算晚上偷偷种到县城院子里。

    院子里刘老爷子让他照顾的花花草草,早在回京前,他就已经连土送还给对方,气得刘老爷子直骂他将来一定是武夫。害得他原本打算花坛种满菊花的心思也不敢告诉对方,生怕老头子一生气让他还书。

    陪着周娇挖野菜挖的他腰酸背痛,张国庆无奈地拿出预留节目打猎。他媳妇如今只有收藏食物才能动摇她那仓鼠属性。

    不出所料地泄愤过后,除了一堆野物,最后周娇还准备了渔网给他。他是不是该佩服她媳妇凡事都能提前准备呢?

    撒下渔网后,他突然意识到,他媳妇准备这渔网不会是打算让他下次去海边撒网吧?

    周娇听闻他的疑问,气得直捶他,惹得张国庆哈哈大笑。

    为了赶时间,这次连野物也不收拾。张国庆拉完一网密密麻麻的大小鱼后,见她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立即狗腿地开始撒网。至于小溪里面鱼类会不会绝种?谁让他媳妇喜欢刮地三尺,比他丈母娘爱包圆还厉害。

    到底是做了母亲的人。到了下午四点后,天气开始转变,昼夜气温相差十来度。她必须早点带孩子回县城。眼看到时间,周娇遗憾地看了看前面一地的野菜,赶紧拉着张国庆下山。

    抱着孩子,告别了依依不舍地张爹他们。马车飞快地往城里跑。

    车厢内,周娇满足地舒了口气。她生怕马夫听到笑话,低着嗓子小声地报出一堆菜式,征求张国庆意见。

    惹得他怀里的平安误以为周娇跟他玩,高兴地啊啊应声。

    赶车的老汉听到里面的传出一阵阵笑声,随着他们呵呵直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