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42章 全民动员
    “……..全民动员,人人动手、短期突击,全面围剿。除四害,刻不容缓!”

    县城大街小巷全是铺天盖地的广播、画报。清晨开始一直在不停播放,苍蝇、蚊子、老鼠、麻雀的危害性,还有卫生防疫等等。

    一到上班时间,街道居委会王大娘她们已经开始挨家挨户通知检查。

    “家家户户都要交任务,耗子、家雀儿、蚊子、蝇子,都要交,谁也不能偷懒,不能与四害反/动派同流合污!”

    “不交的就是蔑视总统,蔑视社会*义!”

    “我们坚决拥护大总统,不止除四害,什么是敌人,什么都要消灭。”

    东郊荒地那片更是彩旗飘扬,战鼓擂动。

    几天前报纸报道神州大地各个地方誓师除四害大会后,县城各街道、各基层单位又开始层层级级开报告会、誓师会、座谈会……用大/字报、黑板报、广播、标语漫画、演唱等等各种手段描述四害危害性。

    爱国卫生委员会与县/委、武/装/部、公/安/局联合组建的指挥部内,接连三天,张国庆陷入忙碌的工作中县城武/装/力量全部到位,不休假二十四小时上岗。他如今都顾不上家里,跟随赵大山、左林后面登记、协调人员。

    卫生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从清晨开始带着人,在各个片区处处宣传卫生安全,除四害的必要性。引导大家讲卫生、勤洗澡,除了四害,更要消灭虱子跳蚤等害虫。他们空闲时更是传授居民们各种扑捉技能。

    全城接近几天,一时上上下下,摩拳擦掌,纷纷响应。

    居民们被动员起来,决定三天时间大打/歼/灭战。

    城里男女老少,一齐出动。

    他们爬上树梢、跑上屋顶,下面孩子挥舞彩旗,老人配合敲锣鼓、铁面盘、铁水桶、铁饭盒等,用尽凡事能敲响的工具、嘴里不停地高声吆喝。

    可怜的麻雀们从未见过如此大阵仗,吓得乱飞乱窜,却又无处立足,最终精疲力竭,纷纷坠落。引得人们一阵阵的欢呼高喊。

    城郊空旷的田野、荒地上堆起打量草人,一遇到麻雀下来,人人使出各种手段,烧野火,吆喝敲鼓、铺天盖地的抓麻雀;密树林更是烟雾弥漫,奄奄一息的小麻雀、乌鸦个个被塞进麻袋里,连树上麻雀蛋都被掏个干净。

    每天黄昏时,街道居委会开始指挥统一熏蚊烟。一声令下,家家户户不敢怠慢,赶紧关门灭蚊子,守耗子洞。

    烟雾里,路上四处乱窜的老鼠,更是人见人杀。放假的小学生们四处三五结群,积极地钻到屋外墙角、道路两侧、公厕这些地方寻找耗子、害虫。一时间死耗子、死苍蝇成了宝贝。各个角落处处听到惊呼声、狂喜声。

    为了让除四害更深入群众人心,让人们再接再厉。指挥部还设立了不少奖励品大到大米白面、缸杯,小到一盒火柴、一只铅笔。短短的三天时间,上交任务时,陆陆续续出现很多先进分子。

    总结这场轰轰烈烈地除四害活动成果后,全部任务交接到卫生委员会。一解散临时指挥部,张国庆立即赶回家。

    什么任务对于他媳妇都是可以胜任唯有这老鼠。他估计自家是怎么也没法完成任务,也不知道这两天家里糟成什么样了。

    夜幕降临,还有成群结队地学生们在路上朝树上的幸存的几只麻雀追赶,吓得可怜的麻雀飞不了多久就摔倒地上。这幕,惹得孩子们高兴地直蹦。相比起其他三害,人们更乐意除麻雀红烧、清炖、烧烤,麻雀虽小,也是肉菜。

    一到院子,张国庆立即高声喊着周娇,一边不放心地打量着家里,只见一切如同原样。他微微放下心,往亮灯的厨房走去。

    周娇听到他的声音,看看熟睡的儿子,不敢高声回应。她连忙从厨房跑出,乐呵呵地拉着他往厨房进去。

    得知张国庆加上周末有三天假期,顿时高兴地抱着他不放。

    厨房里,平安躺在摇篮里睡得正香。

    张国庆贪婪地注视着孩子,问道:“怎么这会还睡觉?你和孩子这两天怎么样?我们家任务交给我。”

    周娇呵呵直笑,“你小瞧我了。有子文他们几个帮忙,家里任务已经出色完成。平安这几天高兴得很每天不睡觉要出去看人上屋顶。这三天我熏蚊烟,他跟王大娘那些人在外面。你放心吧,家里都挺好。”

    张国庆帮着她端菜打饭。只见晚餐只有一道素菜、一碗汤加上地瓜饭。他刚想发问,就看到她从空间里拿出两道肉菜、一锅白米饭。

    “我没在家,你不会就这么吃吧?”他会意笑笑,想想不放心地问道。

    周娇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这几天是天天有人上门。她索性开着大门方便人们进入。为了保密,她也不敢轻易动火,肉菜放在明面上。

    夫妻俩人吃过晚饭,收拾好厨房。便抱着孩子急忙回卧室。

    洗漱过后,周娇见他强压睡意,估计这几天他都没好好休息。每天见他回家一趟都是匆匆忙忙。她赶紧让他陪孩子先睡。有事明天再说不迟。她还要再等等大姐张美丽。

    这几天,张爹张母他们俩人在村里也是忙着除四害,没空上门。

    张美丽得知张国庆加班,她是每天早中晚来回三次过来看看。要是周娇没猜错,今晚她更是会过来看望自家弟弟。

    张国庆直摇头。他好不容易回家,怎么舍不得错过与妻子相伴机会。

    自从上班开始,不是公务上的事情,就是复习学业,加上儿子捣乱。他们俩人已经很久没有闲情逸致地单独闲聊。

    见平安躺在炕上睡得正香,张国庆在外边围上两床被子墙,观察了会儿子睡姿,乐得他闷笑,随后拥着周娇回了外间书房。

    书房里,张国庆泡了两杯茶、摆上棋子后,夫妻俩人坐在炕上打棋谱,聊着家长里短。这段时间除了周末回老家清理自家后院,他们夫妻俩一直深居简出。这会夫妻俩人正计划明天一家人该去哪里逛逛。

    突然听到外边张美丽喊叫声,顾不上继续话题。周娇赶紧让张国庆去看儿子是不是惊醒,自己飞快地出门迎她进来。

    对于这个大姐,夫妻俩尤其周娇始终尊重对方。

    长姐如母,张美丽就是典型代表人物。不管张国庆多大,是否已经成家生子。她一直当他们夫妻俩是孩子,时刻惦记着他们。可就是这个大姐,让两人更是心疼。

    这段时间眼睁睁地看着她瘦了一大圈。她那重病在床修养的婆婆,已经出院住在她家。这次物力人力依然全部是张美丽两口子负担。

    此刻张美丽过来见过张国庆后,见他还好。她也来不及多说几句,知道他工作顺利,明天休假三天,她就急匆匆地告辞回家。

    留下哭笑不得的张国庆夫妻俩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出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