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轻松旅行过后,张国庆又投入到忙碌工作中。

    文件下发特招飞行员,整个县没有几个名额。消息传出四方八面的压力全集中在赵大山身上。

    他身为下面的工作人员,日子也不好过。剩下的一部分残疾军人工作安排就要结束,可又起风波。

    面对这位老军人的要求,赵大山赶紧召集大家开会。

    会议内容依然是想方设法协调工作,解决后续生活问题,安抚对方情绪。

    张国庆头疼地看着会议室里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他心里明白大家不理解赵大山做法。按理对方工作安排好,武/装/部工作已经结束。对方婚姻、生活居住,那些就不是他们部门该处理的事情。

    “还是找他单位工会解决,妇联协助。头,嫂子不是管妇联吗?让老吴带小五去一趟怎么样?住房应该没问题。”其中一位科长听完总结道。

    张国庆低头闷声不响。暗暗吐槽,还住房没问题?关键就是房子。有房子还怕找不到媳妇。尤其对方单位可是邮局,那里面几间集体宿舍,他比谁都门清。

    老吴笑道:“我们去没关系。房子没戏。现在他不是住集体宿舍吗?听说和人相处不好。我提议先别找嫂子。“

    赵大山看了一圈,听着大家提的意见,他都点点头,也不说赞不赞同。搞得大家渐渐放低声音。

    “呵呵…你们几个小伙子是不是也应该发言?闭着嘴看戏呢?”

    下面几人相互对视,暗暗伸手推张国庆先发言。

    张国庆无奈地朝他们翻了翻白眼,站起身说道:“部长,要不就让对方换单位。换窑厂、木材厂,这些单位一定可以给房。”

    他一说完,会议室里大家哄然大笑这馊主意也就张国庆提得出。

    张国庆没理会,紧接着说道:“有了房,让那些单位的工会拉媒。没工会,就找街道办事处大娘们。这批退伍安置结果也该报给省里了,太迟不好。”

    大家顿时围着他打量,直问张国庆是不是玩真的?

    “我没打算玩真的。就看那人玩不玩。既然他来了好几次要住房要媳妇,我们总要根据他的要求协调。”张国庆笑道。

    赵大山摇头笑笑。他就知道张国庆不耐烦了,打算将对方一下。“你们大家接着看还有什么办法没有?尽量让人家满意,真没办法,也只能按照小五的办法了。”

    张国庆见大家考虑后同意了。他挑了挑眉,笑道:“那吴叔还得劳你大驾陪我去趟邮局。让人知道不是我们不办,而是能力有限。”

    老吴笑骂几句回应同事们的打趣,拉着张国庆出了门。

    俩人带着姓郑的退伍军人,去了邮局。

    果然没戏…

    面对不满的郑同志,老吴笑笑也没生气,提出刚才的建议。

    结果对方自然不愿意。

    得陇望蜀张国庆一点也没法尊敬对方。这样的条件已经算非常好了,好多人还直接去开地球呢。

    回程路过家门口不远,他忍不住向里面张望。可惜没看到他媳妇儿子。面对老吴八卦的眼神,他只能忍住蠢蠢欲动的心思。

    整理文件,配合同事们统计。这天中午,张国庆还是没办法回家。大量文件校对,跟着老同事下乡调查。他回到家已是深夜。

    次日一早,他和另外一个小同事小吴被赵大山带到省城开会了。

    开会是肥缺、好差事,可张国庆暗暗叫苦。一想起会议上的笔记,他发现自己胳膊、手已经下意识地抽筋了。

    他如今总算认识赵大山的另一面了。平时整天笑眯眯,可工作上一丝不苟,严苛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难怪赵红兵来单位看一眼,以后死也不愿意去。

    两天时间,整个省城各个基层武/装/部部长在会议室里,又是跳脚拍桌子,又是相互套交情讨指标。

    烟雾弥漫里,被动吸二手烟的张国庆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然后利用学到的知识开始分析各个人的优劣之处。这是他老丈人周孝正布置给他的作业。

    想起他老丈人,张国庆有些失神。“砰”地一声,他被拍桌子声音给惊醒,暗自腹议兵哥哥出身的大爷大叔们真是容易激动。哎哟,他又想到老丈人那张板着的脸了。

    他再次瞟了眼上面那位笑面狐狸易明。他老丈人向他重点提到了对方,什么资料也不给,就让他学着注意。

    这作业不好交,难度太高了。两次接触,对方始终以周孝正知己故交的身份,与他谈话更是长辈对晚辈的语气。如今看对方手段,一句简单的‘推太极’。让现场的各位部长们已经忘了谁是拍板人了。

    最后一天,会议终于在笑面狐狸的一句“既然决定不下来,那这次就这么算了。下次我提前通知你们。”下落幕了。

    张国庆闻言笑笑。这太极推到明年了,够长远的。

    昨天进了会议室不久,张国庆就看出一些苗头不对。他赶紧提示赵大山别提意见、别参与他们分派结伙地自由发言、自说自话。

    会议结束,果然笑面狐狸出招了。这次最活跃的部长被点名批评,他的工作没做到位,报告回去再整理。

    吃过聚餐,告别了大家。赵大山带着张国庆他们回了招待所,大家松了口气。这会议真够浪费时间。

    见时间还早,赵大山给他们两人放了假。约好等他去拜访一些老朋友,吃过晚饭再回去。

    这安排让小吴脸上乐开花,扬了扬手中的票据,赶紧拉着张国庆一起上街。让原本想整理笔记的张国庆只能歇下心思。

    小吴比张国庆大两岁,如今还没成家,已经有了对象,就等今年五一劳动节结婚。这次来省城前就准备买大件。

    到了百货商场,小吴买到了一块女式手表、一辆自行车后,票据全部用完了。他依依不舍地看着布料,低声告诉张国庆,他女朋友家不要一分彩礼钱。他担心委屈了对方。

    张国庆笑着白了他一眼。这哥们惦记他手上一点票也不直接说。昨天他临睡前不小心露出票证就知道保不住了。

    幸好这次出门匆忙,他没带多少。既然露底了,他索性把身上的票子全给买了。要不然这大嘴巴一宣传,明天就保不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