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月底,周孝正的一封信引起了周娇的注意。语气还是依然如旧,可话里意思让她抓紧时间回家一趟。

    急得周娇寻找每个细节,发现没有一丝暗纹。她不知道家里是不是出了问题。她妈林丽珊一直有写信给她,也没提起家里有什么变故。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正当周娇收拾行李,打算明早带着孩子上京城,张国庆下班回了家。

    问明详情后,他考虑应该不是坏事。以他老丈人的处事手段,估计是闻到什么似真似假的风声,连暗语都不放心在纸上标明。只能说着急的事情还不是很严重,想女儿倒是真的。

    周娇听闻,立即决定带着平安去京城。明儿一早就去找她干爸想办法。她也想她爸了,说过会来东北看她,好几个月了也没见到人影子,让她一直提着心。

    瞄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张国庆立即让她等一下,说完就往外跑。

    看着他跑走的方向,周娇抱着孩子守在大门口。

    过了一个多小时,张国庆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怎么样?是不是联系干爸了?他怎么说?”

    张国庆笑眯眯地拉着她进去,低声说道:“干爸让你别担心。他提醒我,爸可能想趁着天气好回顾家老宅拜祭。他说明天就给我们回信。”

    此时此刻周孝正一身疲惫的回了家里,看到妻子笑意盈盈地背着手等着他。

    他瞄了一眼,径直回了卧室拿出换洗衣服,没理会紧跟其后的林丽珊,进了卫生间冲澡。

    过了半个小时,周孝正出来,陈婶已经摆好饭菜。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他微微皱皱眉,最终也说什么。

    “正哥,我跟你说,你听到了没?五一过后,我打算去东北看娇娇。”

    妻子一直说个不停,周孝正怎么没听到?只是他心情不好,懒得理会。原本上个月可以去东北开会,结果又去不成。他家娇娇准备的菜都快吃完了,他都还没见上一面。

    “你先别去。五一阿光会来京城开会,娇娇可能过来。”说完,他也不在理会妻子欢笑声,低头快速吃饭。打算今晚去程家,看他小姨怎么安排。

    还没等他吃完晚饭,程老太太笑眯眯地端着菜过来,“吃上了?你爱吃的炸肉条来了。快尝尝小姨这手艺怎么样?”

    周孝正赶紧起身,接过盘子,“有点肉你怎么不给自己吃?”

    “小姨,正哥说五一娇娇要回家了。”林丽珊高兴地拉住老太太坐下,递给她碗筷。

    老太太闻言惊喜地看着周孝正,见他点头,顿时乐得哈哈大笑。随即一想就明白五月二日是他们父女俩的生日。她终于可以替孩子们烧长寿面,更是让她乐得不可开支。

    周孝正夹了几筷子菜放入老太太碗里,“这次娇娇过来我们去老宅吧?我有假期,刚好陪你们去呆几天,接着去开会。”

    “好好…这次我们去看看老家。盼了几十年终于等到这一天。小正,你真得决定把老宅租给当地部门?有小姨在,院子不会有事的。现在不比当年了,谁敢动我们家老宅?你要不要再考虑?”

    周孝正朝她示意迟点再说。关于老宅,这在他计划内。早点交到当地部门,还可以让人们参观记住顾家这段历史。两地路途太遥远,真有事,他在京城都会束手无策。

    吃过晚饭,周孝正带着老太太去了书房,刚说几句,被敲门声打断了。

    听闻赵传光来电话找他,周孝正赶紧带着警卫兵往办公室跑没有急事,不可能大晚上来电话找他。他唯一担心是不是他家娇娇出事了。

    办公室里,周孝正板着脸注视着电话机。此刻他的心里忐忑不安,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点燃一支后,静静地等待。

    电话响起,他立即拿起电话,先听到赵传光那哈哈大笑,顿时松了口气。随着赵传光的讲诉,渐渐地周孝正面露笑容,高兴地掐了烟头。

    那边一停顿,他毫不客气的让赵传光夫妻俩在五一前带周娇回京。

    两兄弟东扯西拉说了几句话,挂掉电话后,周孝正疾步往家走,这么大的喜事得让老太太高兴高兴。

    不提京城,周孝正如何与程老太太、林丽珊商量行程。

    这厢张国庆在书房翻着课本,心不在蔫地考虑该如何跟赵大山请假。

    媳妇带儿子去京城,兴许还四处旅游。这种情况,他是怎么也不放心。望了眼对面妻子,张国庆是暗暗佩服真够冷静。想独自闯世界?没门。

    “别看我。这次你在家,我和儿子去去就回来。”周娇斜眼笑道。

    张国庆不满地说道:“我必须跟着你。我明天找大山叔看有什么办法。你生日我不在身边怎么行?这可是你十八岁成人礼….”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生日?我知道我爸为何让我有空回家?我们父女同一天生日你忘了?”周娇听到一半,立即站起身说道。

    张国庆傻眼了。他真忘了这事他老丈人该觉得他傻透了。

    随即他反应过来赶紧说道:“那我更要去了。爸和你生日我不去怎么行?大山叔不准假,我不去上班了。”

    周娇看着他难得的孩子气,抿嘴闷笑。

    过了会,她于心不忍,偷偷地提示他,“找干爸帮忙。调你去省城一个月就可以了。操作好说不定还能回来加工资。”

    张国庆闻言眼睛一亮,随即摇摇头。单位系统不一样,调个毛线?太极狐狸倒是可以帮忙。可惜就是没听岳父提起对方是友是敌?

    无奈之下,他把自己的作业告诉周娇,让她分析看看。他老丈人让他注意到底是注意哪里?彼此关系?对方作风?

    “不会是敌,要是敌对关系。爸会让你小心,而不是注意。但友的话,我没接触过对方,没法下定论。明天问干爸该怎么请假?他会有数。狐狸那就别向干爸提起,小心对方是爸的暗棋。”

    张国庆了然地笑笑。要说最了解周孝正恐怕只有周娇。她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把握。他心里松了口气能请到假不牵扯将来就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