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首长,你终于回来了。你又骗我了!”

    周娇还没进招待所,就看到大门口冲出她爸的警卫兵、秘书、司机。看警卫员小王那一脸委屈,她强忍笑意。

    做她爸的警卫兵真是够操心。谁让他遇上她爸这个喜欢自由自在,讨厌跟着小尾巴的首长呢。

    “立站!谁骗你了?下午你们跟我去办事。”周孝正眼含笑意,板着脸说道。

    对着周孝正离开的背影,警卫兵朝大家笑笑,偷偷做了个鬼脸——以为板着脸,他就怕了。他早就知道首长面冷心热。

    张国庆上前拍着他肩膀,低声说道:“王哥你完蛋了。你看前面玻璃!”见对方立即哭丧着脸,他哈哈大笑拉着周娇进去。

    “你逗他干吗?谁跟爸都够操心。老周同志这样的行为不行的。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不能单独出门。”

    周孝正立即转身,往周娇头上拍了下,“少火上加油!快去看平安。下午跟你姨奶奶他们上街注意安全。”

    “是,首长!”

    “呵呵…小坏蛋!”

    大厅里,程老太太独自坐在椅子上,笑呵呵地看着他们打闹。

    这会她站起身,笑道:“回来了,就等你们回来吃饭。”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周孝正环视周围一圈,发现除了服务员,没人了。

    “我们平安吵着走,想到外面玩。他们先带他去饭店,刚过去不久。我担心你们找不到我们,留下等你们。”

    一行人跟着老太太往饭店过去。

    饭店与招待所两地距离也不远。大家没走多久,就看到程如珠抱着平安,俩人站在饭店大门口。

    程老太太没向周孝正讲好明天祭拜的事情,已经听到程如珠的喊声与平安的哇哇叫声。被中途打断,她顾不上接着叙话,疾步往前走。

    周娇一看到儿子的叫声,知道孩子是真急了。她早就快走几步,接过挣扎开,投入怀里的孩子,笑道:“小姑姑,孩子闹了吧?”

    “没。我们平安乖得很是不是?你看他笑了。这小家伙刚回来到现在喝了两次奶粉,每次都满满一奶瓶。我看他想吃苹果,特意用开水泡过,刮了两调羹喂他,后来不敢再给他吃。等一会你再喂他蛋羹。”

    周娇笑着点头。今天出门前,她已经喂过辅食和奶粉。要不然,孩子不会这么安静只吃两口,非抓住调羹不可。

    用过午餐,一行人回招待所。还没到房间,平安已经在张国庆怀里呼呼大睡。

    程如珠见状,赶紧拉着周娇上街。午睡什么时候都可以,难得来此,她蠢蠢欲动的想上街逛逛。

    程老太太不放心,留下张国庆陪着孩子,带上警卫兵跟着她们一起出去。她不担心别的,就是周娇这张脸太逼真了。要是遇到个旧相识,吓到人家老年人就不好。

    跟着当地人的老太太逛着街,不用费心思询问旁人。让程如珠跟周娇痛并快乐着。

    闻名的熟食、豆腐干,闻着非常香,看起来更美味,可惜塞不进肚子。

    蜜饯品种够多,甜中带酸,口含一粒,爽口生津,可惜吃不过来。

    特产肉松,更是孩子辅食的好调味。所有的美味,让周娇恨死了那些盯着她家的老鼠们。她暗暗诅咒那些老鼠永生受饥饿之苦。

    品尝完美食,一铺一店,周娇忍不住扭头回望。看着程老太太母女俩的调侃目光,听着她们的打趣。她真觉得自己生无可恋。

    周娇无精打采地跟着老太太她们逛着商场,又见她们选择布料,她不忍直视。独自偷溜到边上,发恨般地挑选毛线。

    归途前,老太太带她们买了水果,终于让她心情好些。

    次日一早,两辆车子带着他们来到小山山坡下。

    遥望过去,整个山坡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大大小小坟墓,这就是顾家祖坟。

    所谓有山有水的风水胜地,依然避免不了顾家的衰退。

    程老太太留下程如珠在车上照顾孩子。她活了这么大岁数,坚信小孩子有灵性,不能去这些地方。

    顺着石板路,往上走,来到了正中间——顾家曾祖父曾祖母的坟前。

    程老太太拒绝了所有人帮忙,流着泪带着周孝正与周娇,一一摆上香烛、纸钱、水果、点心、酒。

    她跪着磕了头后,开始呢喃细语:孩子们回来了……

    周娇跪着地上,有些出神。她很理解老太太的心情。地下躺着的俩人是养育她长大,恩重如山的养母养父。

    而她自己确实是个冷血动物,除了伤心难过,悲痛都达不到。居然还有闲心考虑如何说服老太太答应迁移坟墓。

    烧纸钱、除草,老太太带着周孝正父女俩亲手亲为,似乎这样的做法才能让地下的俩人安息。

    周娇站起身,看着周围大大小小的坟墓。有些坟前估计连清明节都没人拜祭,杂草覆盖坟前。

    她开始来到正前方的顾家世代先祖坟前,一一磕头。为了身上流着顾家的血,顾家的财产,她也需要叩谢历代正房祖宗们。

    程老欣慰地看着周娇,拦住了要上前的周孝正,拿出纸钱让他烧给顾家祖宗。不同老伴只拜祭岳父岳母。他是程家的当家人,每年都是他亲自拜祭顾家先祖。如今好了,顾家终于血脉有了,他对得起三家先祖,对得起他地下的父亲。

    拜祭结束后,程老太太红肿的双眼带着笑意,整个人如同放下重担。此时她高兴地让周孝正点燃一大串鞭炮。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透过鞭炮的烟雾,那张脸笑起来显得格外喜气。兴许老太太觉得这是件大喜事吧。

    沿着小道从矮山坡下来,这壮观的墓群,郁郁葱葱的百年老树,山下的湖泊,这一切肃穆、庄严的景致,让周娇心情非常复杂。——有时候先知真不是福。

    顾家的事情似乎已经落幕。密室、老宅、拜祭,一切都结束了。可周娇知道,平静的下面,还有好几双眼睛盯着顾家老宅。祖母那几份捐赠书挡住了世人,可挡不住知道顾家内情的有心人。

    上车前,她深深地凝视远处的坟墓。

    “别看了,回吧。”张国庆担忧地捏了捏她手心说道。他暗暗叹了口气,似乎一切脱离了轨迹,超出他的预想。

    周娇朝他灿烂一笑。有他在身边,她想自己不怕。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