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54章 途经海市
    夕阳西斜,一行人在当地官员相送下,上了列车。

    当晚半夜住进了军区招待所。

    周娇一进入房间,心里一松懈,感到浑身疲惫不堪,简单洗漱后带着孩子,立即跑去睡觉。

    一觉到天明,清晨醒来,她还有些迷糊。直到身边儿子的叫声在她耳边响起,她才清醒过来。

    “小坏蛋,你爸爸呢?”周娇抱着儿子起来把尿,发现张国庆没在房间,她笑呵呵地朝孩子问道。

    安顿好孩子,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她有些好奇的打开房门,见左右、对面几个房间全都关闭,知道这是被他们丢在这里了。

    换了身衣服,周娇抱着孩子来到大厅。还没等她询问,登记员已经笑眯眯地递给她一张纸条。

    她谢过后,见上面是张国庆留言:他跟她爸他们出去、老太太母女去老友家拜访。让她留在招待所等下午她妈、大表婶、赵传光夫妻过来。

    周娇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她没看错。确实他们全过来了。这是组团旅游?都不上班了?难怪临来前她妈跟老太太好几次嘀咕,见到她又开始不吭声了。她还可怜了好几次她妈。白费表情了!

    带着儿子吃过早饭,周娇也没回房间。一路溜达到服务社,打算看看每个地方的军区服务社商品是不是一样?

    “娇娇,真是你?你怎么会在?我听小伙伴们说你五一回京,你不是应该在京城?怎么我没得到消息啊?”

    周娇肩膀被拍了下,吓她一跳。

    她还没转身就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姑娘不用说就是如赵媛媛的叶琳——大院的小琳子。大琳子嘛,就是她那个讨人厌的大表姐。

    “慢慢说。我跟我爸他们昨晚才到。你五一怎么没回家?还要在这呆几天?”周娇赶紧反问,要不然接着就是面对对方的逼供了。

    闻言,叶琳那张笑容立即哭丧着脸,摇摇头,拉着她往无人的角落走。

    周娇见状,有些犹豫。她不大想听别人谈秘密,尤其是叶家的麻烦事。可对方微弱的声音已经传入耳中。

    “我妈让我过来陪我爷奶。我奶奶现在被大奶奶气得倒下。我那几个伯伯姑姑全过来了。造孽哦。现在我爷奶家里一团糟。我算是回不了家。我亲大伯过来还拜托我照顾好老人家。造孽哦,我爷爷干的这叫什么事。”

    周娇没等她说话,忍不住笑场,“这造孽两个词哪学的?小心被你妈听到挨揍。”

    叶琳哈哈大笑,“我那大奶奶一开口就先说造孽哦。这几天我跟着习惯了,别说我妈,被我奶奶听到都会挨揍。你知道的,她最讨厌大房。”

    周娇见她刚才的愁眉苦脸一下子消失不见,真佩服这个乐观的小姑娘。要是她,她才不愿意理这些长辈的破事。

    “你奶奶身体怎么样?晚上我去看看她老人家。”

    叶琳连忙摇手,“别去,千万别去。我奶奶最好面子。你一去看到我大奶奶,她还不得骂死我。你当不知道这事。”

    周娇拍了拍怀里跟着比划的孩子,皱着眉头犹豫。

    原配与续妻本来就是死敌,何况是当第三者的续妻?再加上原配的几个儿女都过来了。这绝对是妥妥的内斗。她最怕这样复杂的家庭关系。上门拜访要是遇到撕逼战,那不是更尴尬?

    “别想。真不用去。前几天我小姨家的表哥过来,我妈都不让他上门。唉……说家丑不可外扬,可谁不知道我家那点事。”

    周娇闻言点点头,忍不住问出口,问过又有些后悔,“那你爷爷怎么不让你大奶奶回老家?”

    “我大奶奶开条件了。要工作,还要她几个孩子跟我爷爷过日子。答应了她回老家,要不然谁也别想过好日子。

    现在你懂了吧?我真的回不去了。我大哥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休假。唉…就是休假了也没用。谁让我最空闲呢。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早知道我死也不上火车了。”

    周娇忍笑拍拍她。这话,她不好接。

    叶琳见周娇怀里的孩子闹着要走,她看了眼手表,急忙拍着自己额头说道:“我大奶奶还等我打酱油呢。我晚上去找你,你是在招待所吧?那我先走了。”

    周娇张嘴刚要回应,她人已经跑远了。她心想下次见面一定要事先拉着对方,这万一有事都来不及说。

    此时的周娇不知道,这个漂亮开朗的姑娘,她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了。世上很多事情就是这么意外,多年后得到对方死讯。她一直忘不了对方那身红衣裳、忘不了那几句造孽哦,想不通那灿烂的笑脸背后,到底受到怎样的屈辱,会选择自尽而亡。

    回了招待所遇上了回来的老太太与程如珠。三人吃过中午饭,一直到下午一点多了才见张国庆一个人回来。

    “爸呢?他和姨老爷他们去哪了?”

    张国庆笑眯眯地回道:“下午两点爸和姨老爷要参加会议。表叔去办事。我还得去接干爸他们。”

    程老太太闻言,赶紧让他过去。

    “姨奶奶,我想带娇娇去。平安交给你好不好?”张国庆可怜巴巴地看着老太太说道。

    “别搞怪!快带娇娇一起去。记得带钱出门。”

    程如珠看着他们夫妻俩走了,笑着摇摇头,“这俩人感情真好。一刻都不想分开。妈你先休息,等孩子醒了我来照顾。”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老太太赞同的点点头。

    周娇随着张国庆出了门,见不远处停着俩车子,朝他惊喜一看,只见他笑着点点头,高兴的她对着他翘拇指。

    上了车后,张国庆低声说道:“你昨天不是没收集到物资不高兴吗?我今天特意在人多吃饭那会说要去车站接人。得了,立即有人送梯子。干爸电报里说下午四点多到。今天开着车子不怕有人跟踪。你好好想想要买什么。”

    周娇考虑片刻,决定开着车四处瞧瞧。她不想为了些吃食浪费俩人独处时光。再说这次回东北前,除了万不得已外,她不会动用空间。那更加没必要大量添置东西浪费时间。

    对于周娇的草木皆兵,张国庆笑笑也没反对。安全第一,没什么比妻子的安全更重要。更何况他们家不缺那点邮费。

    坐在车上,看着事隔不到半年的街道、人群,看似没有改变,其实还是有所不同。小书店大部分不见了,高价饭店排队的人少了,一切没了正月新春的喜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