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接回赵传光等四人,车子回到招待所已经五点,刚好赶上用晚餐。

    吃过晚饭后,程老带着家人拜见亲戚们,周孝正开始带着赵传光去见老兄弟叙旧,林丽珊拉上女儿一家人和黄慧敏,开着车子去逛街。

    让兴匆匆而来,面对毫无人影的叶琳气得狠狠地骂了好几次周娇。

    此时,“啊嚏…啊嚏”车内周娇接连打了两个喷嚏。被黄慧敏她们的到来惊喜的的周娇已经忘了今晚之约。

    张国庆赶紧捂着她额头,见温度不高,皱眉说道:“你是不是现在很冷?”

    林丽珊开着车子,不好回头,着急的问道:“要不要先回去?感冒可不是玩了。平安还小,会被你传染上的。”

    “没事,就是鼻子痒。干妈我真没事。千万别找药,是药三分毒,有没有感冒我心里有数。”周娇见黄慧敏倒包出来就知道要她吃药,赶紧拦着她。

    “我们还是先回去。让娇娇捂被子睡一觉,明天干妈带你买东西。”

    周娇急得寻求张国庆帮助,连连朝他下暗手。

    痒得张国庆呵呵直笑。“呵呵……妈你接着开。我注意着娇娇,一有不对劲,我立即带她回去。”

    “妈、干妈,你们打算去哪?今天一百还有打折活动。人也不多。友谊商店我没票还没进去。”周娇赶紧转移话题。

    黄慧丽笑笑,扭头不再理会小两口。

    “我和你干妈都商量好了,先去友谊商店。上次没票进不去。这次我早早准备就是为了这一天。”

    林丽珊一说完,大家哈哈大笑。这该有多大的怨念,让她过了好几个月,依然念念不忘。

    不愧是大都市,商品种类比起其他地方显得更多。同一样商品在几个城市价格都不一样。

    周娇跟着林丽珊她们后面,打量着商品。有时遇到有心仪物品,她低声与张国庆商量。得到他提醒,才想起这次可以直接在这买胶卷,回京找人欠人情还要高价。

    她立即给他一个赞扬的表情,让张国庆嘴角高高翘起。

    胶卷、幼儿竹推车、玩具、毛线、皮鞋,周娇挑选好打包后,转身观察着她妈俩人,顿时吓了一跳。这俩人结伴购物算遇到知音了。

    结完帐,搬入车内。林丽珊与黄慧敏终于心满意足了。俩人一致决定先回招待所,看有什么遗漏了,好明天再来补齐。

    一翻话听得周娇直冒冷汗。她决定明天她不跟这俩购物狂上街。

    一回来,得知周孝正还要在这开会三天,算上会议假期、周末,整整一周。林丽珊高兴地蹦起来,立即拉着黄慧敏她们四个女人商量上周边城市玩。

    周娇无语地看着眼前这几个长不大的女人们,暗暗为她们各自的另一半祈祷家里的荷包一定要厚。

    谁知道旁观的男人们居然赞同。他们还出主意让老太太的警卫员和张国庆开车,她们陪着老太太先去海边,接着去临近几个城市。

    行程就这么一晚上决定下来了。

    次日,周孝正临行前还塞了个阿姨给周娇。美誉其名照顾老太太,谁不知道这是带孩子的保姆?

    上车前,周娇含泪看着她爸。她过来是想陪她爸的。怎么就没人听她的意见?惹得周孝正差点不让她上车。

    最终一对难分难舍的父女俩被大家给拆散了。

    Y市在神州大地素来闻名。站在沙滩上,天是蓝的,水也是蓝的,吸入的空气都是大海的味道也是咸的,不愧是海上古城。

    海鲜面、炒什烩、盐烤虾、蒸鱼鲞、各类螺、酒糟带鱼,还有鲜嫩的大黄鱼、鲳鱼等等美味,立即让人留恋忘怀。为了这么美味,大家多停留了一天。

    周娇很遗憾地破了戒。从两天前周孝正说已经解除危机,她还再次下定决心,坚决不动空间。可面对如此多的美味,早市摊开卖的叫嚷声,勾引得她蠢蠢欲动,终于在临走那天,带上满满的收获离开。

    周转在三个城市里,见识了江南五月风光,体会到了当地的风情,品尝过各色当地小吃,流连于各个商场的时光,旅途的疲劳没让人停止脚步。

    五天后,在小平安学会说出含糊的‘好’这个单音词后,终于一行人两辆车,带上满满的收获踏上了归途。

    招待所里,忙得焦头烂额的男人们终于摆脱工作的劳累,迎来笑容满面的亲人和那塞满两车的礼物。

    周孝正拉过女儿,上下打量后笑道:“还行。今晚好好休息,明天爸带你去玩。”

    赵传光在身旁闻言翻了个白眼,真粘糊!被妻子黄慧敏下暗手——腰上掐了几下,讨好地对她笑笑。

    黄慧敏笑着斜了他一眼。暗自腹议:与她正哥相比,自家男人也没好多少。刚才他可是第一个上前摸着娇娇脑袋。

    程思谨沉稳地打量几眼妻子,见她连带微笑,对她笑笑示意她坐下歇歇脚后,往人群望过去,发现经过几天游玩,这些女同志们全都神采奕奕,唯有张国庆面带倦意。

    他走到张国庆身边,低声说道:“快去吃碗面马上睡觉。”

    张国庆摇头笑道:“现在不困,休息会就行。接下来行程,表叔知道吗?”

    程思谨闻言暗自发笑,看来这小子玩怕了。他眼带笑意,“你爸打算带他宝贝疙瘩玩一天,还计划带她去陪岛办公。你说呢?你一个月假期够不够?”

    张国庆赶紧往周娇俩父女望了眼,苦笑道:“我这说是一个月,最多半个月。做戏要全面,我打算去当地待上一周再回去上班,加上来回时间还真没多久。”

    程思谨理解地拍了拍他肩膀。有工作就身不由己,还要注意自己言行举止,免得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对这孩子的想法很赞同,他还年少能想到这点很不错。

    张国庆也没在这话题上再说什么,一切还得看周娇。他猜测他媳妇怕与人交往牵扯太多,短期内不会去夏都。她不愿意,谁也拉不走。

    回程前,周孝正开着车子带着一家人好好逛了一天。裙子、皮鞋、红包、游乐园、西餐——在周娇十八岁这年,他弥补上了十年前父女俩人无法相守的遗憾。

    这天,周娇也是全程听从她爸的安排。尽管收到的礼物,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不能出现在他人面前,但还是喜悦万分;尽管游乐园已经不适合她这个年纪,但还是开心不已。

    父爱如山,可周孝正给予她的父爱,是山,也是水。如山,深沉而又博大;如海,深沉而又宽厚。

    她想有生之年,有父亲、有爱人,她该满足了,要学会感恩,学会回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