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56章 怒火直冲头顶
    临走前晚上,周孝正私下带着周娇去了石库门,再次要求一对老人家跟着他走。被对方拒绝后,只能遗憾而回。

    出发时,兵分两路。送走直达东北的赵传光夫妻俩,一行人踏上了回程。

    回了家,得知林老爷子已经出差回来。该面对的还是要解决,周娇当晚带着礼物登上林家大门。

    “回来了?怎么就你们两口子?没带孩子过来?”林老爷子乐呵呵地拉着俩人坐下,连声问了好几个问题。

    周娇注意到林老太太她们都没在,顿了顿。见张国庆已经和老爷子聊上了,她也就没问出口。

    “你姥姥前几天又犯小毛病了,现在还在疗养院。你们这次下江南怎么样?”

    张国庆没提探病,转移了话题:“也就这样。姥爷你这次去G省怎么样?那边现在天气是不是很炎热?听说那里水果品种很多。”

    林老爷子闻言摇摇头。

    张国庆佯装没见他摇头,笑眯眯地端起茶杯。

    “我这次回来带了些水果,等会你们带回去尝尝。你们这次待多久?娇娇见过你表姐了没有?”

    周娇笑道:“我一过来就被我爸带走,今天才回来。还没见到她们几个呢,怎么这会没见她们回来?”

    “院里来电话说晚上放什么新影片,她们一早就过去。迟点就回来,要不你们去那找找。”

    周娇暗自腹议:她得多无聊才会去亲自去找人。不过倒是离开的好借口。她朝张国庆看了几眼。

    “姥爷,那我带娇娇先过去。”张国庆见状站起身告辞。

    目送张国庆夫妻俩离开,林老爷子犹豫了会,来到路口,发现程家没灯亮,而周家灯火通明,他摇了摇头。

    回了客厅,吩咐阿姨提着一水果篮子跟他去女婿家。

    这边张国庆俩人可不知道林老爷子来个回头马。幸好他们虽然懒得理会林家三姐妹,可也没回家,要不然真要穿帮了。

    出了大院门口,夫妻俩人沿街四处溜达。遇到哪儿人多,他们就站在边上,听听大爷们说的八卦。

    这些老人家的说出的小道消息吸引不了人,可调侃起来那真是句句让人捧腹大笑。能贫,能侃!整整一堆侃爷!

    听完乐子,跟着众人哈哈大笑。

    俩人接着继续串胡同。有大树,有灯光照耀,常有老人孩子围在一团说起东家长、西家短,探讨哪儿有便宜货,句句不离过日子。

    听完了家里家外故事,喝完热情的大娘倒的大碗茶,谢过大家。

    俩人穿过胡同,来到大街,选购了些孩子的玩具,乐呵呵的打道回府。

    回来时,站在院子外,张国庆听到里面谈论声,朝周娇笑着比比。

    周娇无奈笑笑。进了里面,与林老爷子他们打了招呼,留下张国庆,她从陈婶手上接过孩子,直接溜回房。

    喂孩子喝过奶,洗漱干净后,周娇陪着孩子玩玩具。此刻听着孩子快乐的笑声,她忘了林家的事情。

    林丽珊进来看到就是女儿和外孙趴在床上堆积木——被张国庆图上五颜六色的木块在周娇的堆积下高高竖起,此刻周娇握住孩子的双手在上面试图叠上木头鸭子。

    她乐呵呵地在边上静等倒塌……

    随着平安急得抓住木块,哇哇直叫,无良的母女俩见状,顿时哈哈大笑。

    林丽珊接过木块,飞快地叠在一起,安慰着小家伙,“好了,很快就好了。这次我们不让它倒下好不好?”

    平安含糊着说好,伸出要抓的小手,被周娇拍了下,立即睁眼看向周娇,见她笑眯眯,他飞快地爬到她怀里。

    “小人精。”周娇笑骂着,揉揉孩子脑袋。

    她看向林丽珊,不解的问道,“妈你怎么没陪姥爷过来了?”

    “他们聊的话题我不敢兴趣。明天我又要上班了,都没空带你上街。你有没想去哪儿?我看能不能偷溜出来。”

    周娇闻言,呵呵直笑,“妈你是不是自己想逛街,故意找借口?”

    “瞎说什么呢。”说完,林丽珊跟着大笑。

    开过玩笑,周娇问起林雪琳的事情。

    林丽珊轻皱眉头,摇摇头,“男方那边出了点事,小琳自作主张推迟到了五一。这个五一也没动静,不知道什么意思。我刚回来还没得到消息。明天你小姨过来才能知道具体婚期什么时候。”

    周娇轻声问道:“那姥姥是去疗养院避风头?”

    闻言,林丽珊笑着点点头。她没说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还是两家不和。随着她男人身居高位,老太太见不得周家比林家好,深恨娇娇父女。

    可这些话,她怎么说得出口?如今老太太单独面对她,一边让她帮忙调回二哥,一边什么难听话都说。

    她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那是她男人和亲生女儿。既然如此,还是少往来的好。反正过两年也要搬家,去了西山,两家隔得就远了。

    林丽珊不是个善于隐藏心思的人,随着她脸色变化。周娇怎么能看不出?可顾如意这个茬就是根刺,她只能当不知情。

    “娇娇,王大伟是不是你爸帮忙调回来的?”林丽珊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她不相信她妈的话,可上次生日酒见到后,她有些怀疑。

    周娇深深叹了口气。挑拨不用技巧就怕说多了。这心思阴暗的老女人真是没什么招数不用的。原本有些话,周娇没打算说出口,说再多还不如行动。

    “姥姥告诉你的?你觉得我爸会有这么大权力?让姥爷调二舅回来,能成吗?王叔在西北待的时间、功劳、个人能力。各方面都不是二舅能比的。要说投票决定,那我爸真有可能投他一票。要是觉得我爸出力调他回京,那真是笑话了。别忘了我爸回来多久?我爸上面有多少个领导?

    妈你是不是觉得王叔跟我爸、干爸他们关系特别好?”

    林丽珊听着周娇的话,深感有理。调动一个人回家哪来这么容易?要是这么随便,她爸早就调回儿子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也觉得不可能。你爸顾自己都顾不过来,哪来时间和关系帮王大伟。你姥姥这人就是喜欢疑神疑鬼。不过,娇娇,你爸待他们,确实比跟你两舅舅的关系还好。”

    她妈真是活宝。周娇强忍笑意,说道:“我爸性子你还不了解?为什么待他们亲?光叔总不用我说吧?很多事情我和我爸不愿意告诉你,怕你难过觉得没面子。那天几位叔叔在十七年来,都有给我寄过东西而且全部寄到林家。”

    林丽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周娇,“会不会你们搞错?确定那几个寄给你了?是他们自己说的?”

    周娇低下头讽刺地勾起嘴角。

    有什么好奇怪,有什么好不敢相信的。母亲!母亲?呵呵…除了周孝正这个亲生父亲,两世哪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没待她弃之如履?

    她周娇待母一片真心。可惜眼前这位母亲涉及到内心在意的林家,还是没信任她,甚至他们父女俩的可信度都让对方怀疑。这都是命,她不能强求的!

    周娇不想再多说,也懒得说,可真相她不想再隐瞒。之前担心林丽珊难堪,可那又如何?敢做就要敢丢脸!

    “王叔每年给我的包裹交给你二哥,你二哥二嫂都很痛快答应转交!王叔到现在都没在我们面前提起,更不要说透露实际数目,可我爸通过朋友查到了——你二哥二嫂吞下了大部分,少数以他们自己名义寄给我;

    干爸十七年来错认林雪琳,这事你也知道了。可我两次来京,谁给过我解释?你大嫂有让林雪琳对我道歉吗?你大哥回来这么久难道还不知情?

    剩下的几位伯伯叔叔紧跟干爸后面,寄了十七年的包裹。去年我待在京城,够久了吧?你娘家没一个人提起?

    现在你知道我爸为什么待干爸那些人客气了吗?欠的太多了。”

    过了片刻,林丽珊问出了一句话,“娇娇,你告诉妈一句真心话。你知道这些后,是不是恨着我们?”

    周娇闻言立即对视着她,“你说的我们,是指你在内?”

    林丽珊看到女儿那眼神,突然心里一动,连忙摇手说道:“不是!妈知道你护着妈,没怪过妈。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恨着你姥他们?”

    “恨?妈你知道什么是恨吗?我从不恨别人!恨老太太什么?恨她打算吞了我爸留给我的财产?还是恨她巴不得我父女俩死?恨有什么用?”

    “娇娇你不能这么想?你是你姥姥亲外孙女,她怎么会想你们父女死?有些话可别乱说。你爸听到还不得生气。”林丽珊连忙劝道。

    周娇重重地闭上双眼。耳边听着林丽珊还在不停地念叨林老太太怎么好。她想到了自己身遭不测的爷爷奶奶,想到顾家祖坟埋着被害死的曾祖。心底一阵阵的怒火直冲头顶,极力强压下。

    再次听到林丽珊说顾如意生了她,她生了周娇,她们是世上最亲的亲人。

    周娇睁开发红的双眼,嘶哑着嗓子,喊道:“别在我耳边念顾如意。你知道什么?顾如意一家下药害死我顾家曾祖,勾结土/匪逼走我爷爷奶奶,让我爷爷奶奶英年早逝,让我爸差点死了。欠了几条人命,你算得过来吗?…….”

    外边传来一声,“扑通”倒地的声音,夹杂着程老的惊呼声,打断了周娇未完的话语,也惊醒了周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