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外面知道自己惹了大祸的林雪珍吓得扑在林老爷子身上大哭,被程老生气得强行给拉开。

    现在都什么时候,不救人哭有什么用?

    程老没想到自己刚出来就看到这一幕。刚才他见林老头上厕所时间太长了,出来找人见他们偷听。刚要咳嗽提醒娇娇,谁能想到听到那几句话?

    客厅里周孝正翁婿俩人正陪老太太聊天,外边的动静一听就出事了,他们吓得赶紧往外跑。

    “快搬到车上,马上送医院。老林,你千万别激动。快、小正你快去开车。小五抱着你姥爷。”

    周孝正一出来,就看到自己女儿脸色发白,傻傻地站在门口,双眼失神。

    他顾不上倒地的林老爷子,抱着周娇,拍着她,“乖乖,别怕,没事的。有爸在呢。乖乖,你醒醒,没事了,真没事了。爸在你身边,你看看爸爸。”

    周孝正不停地拍女儿,瞄了眼倒在地上的林老爷子,皱起眉头让张国庆赶紧送人去医院。

    这时他注意到妻子呼天叩地地喊着她爸,一点都不顾自家吓傻的女儿。

    他顿时心里怒火上来,喊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给个说法?”

    程老太太望着眼前这一团乱,听到平安在里屋的哭喊声,她赶紧扯着周孝正父女俩进入房间。

    至于倒地的林老头,有老伴他们一堆人呢?老太太就担心自家外甥一家人,已经顾不上别人了。

    周娇看着张国庆快速抱走林老爷子,一群人跑出院子。

    此刻,她闭了闭眼,颤抖着声音,“爸,姥爷不会被我害死了吧?我不是存心的。我太生气了,直接喊出来,谁知道他在外头。”

    周孝正拍着她,轻描淡写地说道:“没事。我刚才看了,就是气得脱力,又不是中风,死不了。”

    周娇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没死就好!林家别人她不在意,可林老爷子待她不薄。她和顾如意的事情不能牵扯到他身上。

    刚才见到倒地的林老爷子,她好像又再次看到张爷爷——病床上的张爷爷、朝着她欢笑的张爷爷、闭着眼睛被推入火化的张爷爷。

    院子里,大院里的两个女孩子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直到一群人跟着林老爷子一起上医院,看着空空的周家,俩人手拉手赶紧跑到周娇房间。

    “娇娇,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们没想到会出事。本来恶作剧吓你一跳,结果林爷爷不让我们出声。”

    “娇娇,你千万别有事。要不然我回去死定了。”

    周娇此时已经恢复理智,摇摇头,“没关系。我姥爷几时过来?他听到多少?”

    两个女孩子在周孝正和程老太太的注视下也不敢隐瞒,相互看看,其中一个吐了吐舌头,低声说道:“林爷爷全部听到了。我们过来就是想吓你,没想偷听。刚趴在窗户下,他就过来让我们别出声,还瞪了我们一眼。”

    周孝正瞄了眼女儿,见她恢复如初,“你是不是和你妈在一起?全给抖出来了?你妈长本事了,都能让你受不了说出口。”

    说完,见周娇低头不语,他叹了口气摸了摸她脑袋。这孩子就是心思重,说了就说了,既然他们敢做,凭什么他家娇娇不能说。

    “你们两个丫头给叔叔说说,娇娇和她妈都说了什么?别紧张慢慢说。”

    周娇吓得赶紧捏捏她爸的手,被他瞪了眼,急得她担心地守着程老太太——今晚可别在倒下第二个人。

    想了想,周娇赶紧朝陈婶招招手,偷偷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见她抱过孩子。

    周娇赶紧拽着听得津津有味的老太太,低声说道:“姨奶奶,我一个人不敢去医院,你陪我去。”

    “不去!先等我听完。”说完,老太太拽住她,让她一起坐下。

    周孝正示意周娇没事。这次去顾家拜祭,他已经把事情真相告诉老太太,大仇得报了有什么不能说。

    听完整个过程,周孝正讽刺地勾起嘴角,“你都往轻说了,你姥爷都挺不住。要是你说出全部,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死去活来。”

    两个女孩子惊讶地相互看看,小心翼翼地问道:“娇娇,我现在总算知道林家为什么日子过得这么好。你别有负担,有这姥姥还不如没有。”

    “就是,你以后别理他们家。真是一家子败类!平时看起来人模人样,没想到这么坏。你妈也不行,有这个妈……”

    大的女孩子赶紧捂住她的嘴,“别瞎说。程奶奶,周叔叔,我们先走了。”说完,她急忙拉着对方走。

    周娇在屋内还听到,“你捂我干吗?本来就没这样当妈的。要是我,早就不认她了,还对她这么客气,想得美……”

    听着外面远离的声音,程老太太叹了口气,她伸出胳膊紧紧把周娇抱入怀里,轻轻地拍着她后背。

    陈婶见状,赶紧抱着孩子去了外屋书房。今晚发生的事情让她震惊不已,她没想到这个整天笑眯眯的孩子受到这么大的委屈还忍着。

    想起大院流传的绯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周林两家关系闹得这么僵。唉…不知道林丽珊还能不能待在周家。

    卧室里,三人无言相对。

    过了许久,周孝正打破了一室沉默,“娇娇,爸跟你妈分开吧。”

    要说世上最了解周孝正的人,周娇自认没人比得上她。这是话含着太多意思了。假如初次见面,她爸妈分开了,她会赞同。

    可见证过俩人的生活,知父甚深的周娇明白感情这东西没道理。她妈深爱她爸,可她爸何尝不是爱着她妈。

    周娇见周孝正面色沉重,开口说出一段话,也决定了林丽珊的命运。

    “爸,一动不如一静。我妈无辜,你们有感情,这个家需要稳定。有她陪你,我放心。我需要一个心思单纯的母亲,需要一个以你为主的母亲,更需要一个永不背叛你的母亲。外边太累,太复杂,维持不变吧。”

    周孝正闻言,沉默了会点点头。

    周娇挽着他的胳膊,头靠在他肩上,“爸,晚上是意外。我妈没什么其他意思,也没逼我。是我想到一些事失控了,你别怪她,夹在我们两家,她太难了。”

    周孝正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有对妻子的失望,更多是对孩子的心疼。他太了解自己的女儿。对妻子隐瞒真相是娇娇的请求,可晚上能让她吐出实情,不可能如她们转述的那么简单。妻子一定有触摸到女儿的底线,而那个底线应该就是他。聪慧如她,善于剥解他人心思。呵呵…珊珊这是对他不满了。

    “爸,我们还得去医院。姨奶奶,家里和孩子都拜托你了。”周娇说完,拉起他,朝他露出笑容。

    “快去快回。记得别和他们一般见识,看完老林就回来。”程老太太不放心地叮嘱着她,送他们父女两出门后,站在原地出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