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到急症室,假如之前周娇对于母亲还有一丝不满,此刻随着林丽珊的舍命相救,已经烟灰云散。

    她拒绝了医护人员的建议。让他们先处理林丽珊的伤口。刚才她爸粗糙的处理,也不知道她妈脑袋会不会有问题。

    周娇活动活动手脚,发现自己无碍。她扭头朝林丽珊笑道:“妈,你千万别哭。太难看了。我明天陪你上街。你想去哪,我跟你去哪。往后我不惹你生气,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撵狗我觉不撵鸡!”

    “少耍嘴皮子,快安心躺着。”周孝正见她一恢复情绪,马上开始扭来扭曲,担心得直皱眉。

    “爸,我妈会不会破相?这么一个大美人要是破相了都可惜。”周娇知道她爸心情不好,故意逗着他。

    周孝正见张国庆满脸无奈地拦着不让女儿下床,暗自好笑。——刚才那股杀气腾腾哪里去了?

    一旁医生听了笑道:“不用问你爸,我保证还你一个大美人妈妈。”

    他的话让身旁的护士们呵呵直笑。

    “妈,你怎么不吱一声?不会傻了吧?哥,你快去看看妈会不会分得清一跟二?不会被砸得忘了我们吧?”

    张国庆欲哭无泪。这么使劲折腾他,不就是想下床吗?

    “吱…”林丽珊苦于嘴唇上还有血迹,不能开口。此刻赶紧出声,要不然她真成了傻子了。

    大家见状呵呵直笑。

    医生强忍笑意。他赶紧帮扎好伤口,吩咐一旁的护士打水给林丽珊洗脸。

    “好了,你妈这伤没什么大碍。就怕了点皮,看起来满脸都是血,吓人的很,那都是眼泪。这些药带回去,让她休息几天,万一有呕吐立即来医院。你怎么样?还是哪里都不疼?不会怕打针吧?”

    他一说完,周娇捂住嘴不敢笑出声。她赶紧拍开张国庆,往地上走几步。她得证明给人家医生看,她可没隐瞒病情。

    “我除了胳膊肘有点疼痛,膝盖有些淤青,都没什么问题。”周娇来回走了两趟,笑眯眯地说道。她可怜的膝盖还是被她妈护着她给误伤的。当时她妈压在她身上不是一般的重,差点骨折了。

    周孝正见她走路自然没什么大碍,给张国庆使了个眼色,赶紧站到门外。

    面对医生调侃的眼神,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动静太大了。

    车内,一家人避开林家话题。

    周娇开着玩笑说她妈终于又有假期了。让她爸想办法给她安排一辆车。这两天她爸上班,她打算带她妈去周边城镇走走看看。

    这个计划马上博得林丽珊开颜欢笑,让周娇狠狠地松了口气。

    周孝正赞同地点头。这几天让他们出去走走,忘了阴影,放松心情也好。这一堆破事,他不想让心软的家人插手,他忍得够久了。

    大院里,关于林家的事情传得纷纷扬扬时,张国庆已经开着车子,带上丈母娘、妻子孩子和保姆陈婶出发。

    连接三天后,林丽珊开始上班,林家依然没点动静。——周孝正没提起,张国庆静观其变。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大院的伙伴们开始准备出行用具,引诱着张国庆夫妻俩一起出发陪伴长辈们消暑。

    出事后,很多人对周孝正父女俩发出善意。不管这些善意是真是假,一个退休在即的林家已经日落西山,无疑是墙倒众人推。

    身为院长未过门的儿媳妇,林雪琳这个祸害被医院辞退,婚事再次起波折。这还得亏林丽珊没有追究,定性为家事纠纷。

    对于这样的结果,张国庆很不满。周孝正让他不要插手,没人能在想要他女儿的性命还能完好无缺,有些事不能急。为此,翁婿俩在书房商量许久。

    没几天,消息传出西北林爱党四月份被调查,在五月份他的妻子江姜月被关押。关押时间恰在出事第二天,扑朔迷离的事情让很多人琢磨不透。

    大院里关注着林家的事情的同时,城里接二连三的两家大人物速度倒台。一时间,人人自省,告诫家人。

    雾里看花,终隔一层,对于这些传闻、小道消息,周娇闻言只是笑笑。

    这段时间,她爸给她布置的作业——就是凡事不想用,放开胆子玩乐。

    如今她白天跟着大院里的小伙伴们四处撒欢儿,玩得开心得很。晚上陪家人,日子过得别提多逍遥自在。那些人、那些事,她拒绝理会!

    快到月底中下旬,张国庆夫妻俩开始准备回东北。

    一天,小周上门转达了林老爷子的话,他想见周孝正一家人。

    当晚周孝正独自留下女儿。他如今就想孩子远离这些人,谁知道会不会又有意外?他的女儿有他这父亲在,干花季年龄该干的事就行。很多事情背后带着肮脏,他不希望孩子对人性更加失望。

    夜晚回来,林丽珊满面笑容、周孝正表情看不出,张国庆如有所思。这三人组合让周娇郁闷不已。

    “别瞎琢磨费脑力。去书房,爸会让你知情。”周孝正见不得她愁眉苦脸,眼带笑意说道。

    周娇见状,她就知道自家没吃亏。

    书房里,周孝正端过茶杯,指了指张国庆。

    “今晚只有姥爷、大舅和我们。妈后来被姥爷指使出去,有些事,妈还不大清楚。现在我给你们说说。

    二舅娘借着京城的姥爷、她父亲等人的名义确实收了不该收的东西,东西也不是多值钱,被一个连长给揭发,原因就是收礼没办事。二舅呢,他是被牵连,调查出有小问题。如今处分还没下来,姥爷不好插手,让爸帮忙。”

    周娇没反应,一声不吭地等着他接着说下去。可大可小都是借口。她对过程不感兴趣,她想知道最终结果。

    张国庆犹豫了些,接着说道:“姥爷在办理退休手续。林定胜进修名额被退回,姥爷想爸帮忙。”

    周娇闻言,皱了皱眉,那她妈傻乐什么?

    “最后,林雪琳——她的婚事,杨立群陪同他奶奶亲自上门解除。为了让她避开风言风语,姥爷打算让她上西北兵团。”

    周娇闻言,立即看向林丽珊,却见她奇怪地看了自己一眼,说道:“你看我干吗?她那思想必须改造。不说她撒谎骗人,就是想要人命,这是哪家大姑娘干得出来的?

    她在这里还嫁得掉?我看你姥爷就是想送她过去好嫁人。你妈我不傻!你姥爷送她去那么远,给她安排个肥缺,我们都不知道,她受什么苦?”

    周娇呵呵直笑。她妈是挺聪明的。可哪有这么容易?不说她爸,就是张国庆都摩拳擦掌等机会了。

    “妈,那你高兴什么?”

    “你姥爷说幸好有我和你大舅,要不然他活着都没意义。听到这句话,我满足了,家里总算有人给我公道话。”

    周娇笑着点点头,心里无比的郁闷。白高兴了,真是记吃不记打!

    “你爸答应你姥爷:你二舅的事情,他会尽力而为。你大表哥和你二舅娘,他估计能力达不到,先试试看。你姥爷可高兴了,一个劲地夸你爸。唉…总算雨过天晴了。那个家里我就跟你姥爷亲了。”

    周娇张大嘴,想说些什么,可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内心复杂矛盾的心情。最终还是放弃了。难得糊涂——就让她妈高兴吧。

    周孝正听着眼前母女俩的谈话,瞄了眼女婿,见他已经知趣地装着看报纸。再看妻子傻得让女儿、女婿都不忍戳破。想到这,他眼含笑意。——他对妻子要求不高,这样单纯点就可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