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山更青,树更绿。清晨微风轻拂,满山的野菜、柳树下的柳高、河岸边的蜇麻子、水芹菜,田野上的婆婆丁、小根葱。

    一阵阵野菜的清香,就这么飘散在张家村家家户户。

    南方此时已是初夏炎热,张家村还是一片春暖花开,空气里带着春的喜悦。

    周娇站在院子里,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心里感叹这才是真正的氧吧。

    张母出来见了,乐呵呵地摇摇头——这孩子又在搞怪了。

    “娘,昨晚睡得好吗?喜子他们有没有闹你们?”

    周娇听到动静,转头见到张母,满脸喜悦,那张灿烂的笑容让张母再次失神愣了下,随即张母哈哈大笑。

    “我们家娇娇真是越来越好看了。我们睡得可香了,昨晚喜子他们几个玩累才上炕,到现在才醒。”

    昨晚用过晚餐,张母还是不放心一个院子就娇娇俩母子,最终还是回了东屋。喜子几个更是不愿意离开。

    周娇听着张母的赞美,呵呵直笑。她看着婆婆进了厨房,喊道:“娘,早餐我都做好了。爹一早就回去,差不多该回来吃饭。我去喊孩子们。”

    “你怎么不多睡会?……”

    周娇听到厨房里张母的念叨,微微一笑。她也没回复,赶紧喊着喜子们起床用早餐。她还打算去挖野菜呢。

    用过早餐,家里该上工的上工了,该上学的也跑了。

    张母看着周娇挎着竹篮带着麦苗俩姐妹出门,她估计周娇认识的野菜都没有两个小丫头们多。想到这里,她乐得哈哈大笑。

    她低头看看手上的鞋底,想到自家的鞋子,立即扔到笸箩里,朝炕上玩得乐哈哈的孩子拍了拍手,“平安,走不走?”

    平安闻言立即扔了手上的东西,朝她扑过来,嘴里喊着,走走…走走…

    “你个小东西怎么老喜欢出去玩?”张母见状急忙抱住孩子,担心弄脏孩子身上的衣服,她赶紧从坑头拿起小罩衣。

    一套上后,看着白白嫩嫩的小孙子,张母真是哭笑不得,这就是娇娇说得给孩子的粗布?

    没办法,张母套上后抱着孩子赶紧走。她也知道估计这也是孩子最差的布料了,可谁让娇娇手艺好,绣上的图案漂亮,这身打扮怎么也低调不了。她不管了,她儿媳妇太闲了,爱折腾。

    周娇此时可不知道她婆婆的非议。她跟着两个小丫头来到她们的老地方,看到周围抬头傻愣住的孩子们,顿时乐得她哈哈大笑。

    “小五婶,你咋过来了?”张大伯家的小孙女见状,跑到周娇跟前问道。

    周娇还真不好意思说自己挖野菜。这片地应该是孩子们常来的地方。她也看出应该是村里大人们帮孩子特意挑的远离大青山山脚一块山坡。

    “呵呵…过来看你们啊。你们可真乖!麦苗你俩跟着姐姐们一起玩,记得远的地方别去。小婶婶去别的地方看看。”

    说完,周娇赶紧溜走。真是丢死人了,她怎么忘记大人们都在忙着赚工分呢?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时周娇处于大青山外围,也是村里秋收季节,村里妇女们常待的地方。

    春耕的繁忙让村里人无暇顾及这片大自然的馈赠。一处处小根菜、一簇簇小野菜,无不是让人填饱肚皮的救命草,更是一道道美味佳肴。

    周娇绑着裤脚,蹲在地上挖着野菜、草药,她时不时抬头注意着四周。注意看的话,还能看到她四周放着雄黄包,更别提那根木棍。幸好此时毫无一人,要不然这番做法,会让贻笑大方。

    前面野兔飞快穿过的动静,吓得周娇立即拿出迷药。要是张国庆在此,一定拼命阻止她,可别迷不倒野物,先迷倒自个。

    过了片刻,周娇见到远处野兔子,她若有所思地翻了个白眼,收好药包。她再次遗憾地望着远处深山,设想中的一展身手,挥指间倒下一片野物的情景,也不知道哪年哪月会实现?

    想到这里,周娇站起身,活动活动身手,兴致勃勃地打了一套拳。再次遥望远处深山一眼,蹲下采摘野菜。她开始一心两用,琢磨菜色。

    这么过来一个小时,周娇心满意足地离开这片林子,提着竹篮打算去河边挖水芹菜,晚上包芹菜肉饺子。

    近路需要途经一片田野,她远远就看到张爹与张大伯几个在干活,她那可怜的公爹正弯着腰铲地球。

    周娇立即转身带上麦苗两姐妹回了家。

    “小婶教你的记住了没?”厨房里,周娇不放心地看着麦苗。

    麦苗翻着小白眼,笑眯眯地背着:“我们俩要小声点,不能大喊大叫。咱爷吃完饼、喝好水才能干活。”

    “真聪明。那你们走路小心点。”

    站在路口,望着摇摇晃晃的两姐妹,周娇暗暗说了句,造孽哦。说完,她自己乐得呵呵直笑,飞快往河边走。

    村口石板处的柳树下的柳高,河岸边的蜇麻子,水芹菜,它们只要是鲜嫩的,已经被采摘一空。

    周娇只能往远找。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水芹菜,她站在岸边,低头看看脚上的鞋子,真是失算了。她狠狠心脱掉鞋子。

    光着脚丫子踩在地上,那清凉感从地面传到头顶,舒爽得让周娇乐得眉开眼笑。

    采摘完一处水芹菜,她想想就此罢手回家有点可惜。她往周围看了看,发现除了两三样野菜,剩下的种类连张国庆都没教过她。

    盯着河面,周娇开始琢磨,用迷药是不是能迷倒河鱼?

    她偷偷往四周看看,倒出竹篮里的水芹菜,拿出一包迷药、一大撮白米饭散在竹篮里,系上绳子后放入水里。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条条泛白的大、小鱼浮出水面,吓得周娇赶紧跑过去拉起绳子提蓝。

    周娇暗暗喊着糟糕。这次她下手太重了,不会下游一片死鱼吧?此刻她也顾不上水面上泛白的鱼,赶紧从竹篮里挑出小鱼扔了,往大鱼上塞满水芹菜。

    结束后,看着水面上的鱼,她想想又不放心,赤脚下岸用竹筐网,好不容易把鱼收到空间。累了个半死,发现除了眼前一片,远处还有。

    周娇赶紧起身穿好鞋子,立即把篮子里的鱼收入空间。她真担心这事闹大了,张母会问她哪儿的鱼?

    一路上,周娇沿着下游,观察着河面,发现迷药下水地方最有效果,其他地方还好。她还没到村口石板那处,已经看到几个没上工的老太太和小孩子在那网鱼。

    回到家,周娇捂住怦怦直跳的心口,长长地吐出口气——真是吓死人了!她暗自庆幸自己没放两包迷药,要不然全村都轰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