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绕着林子摸索了一圈,抬头望着对面的山峰,想想还是快速离开。他这次目的就是为了周娇高兴,没必要让她担惊受怕。

    再次背上周娇,张国庆奔跑在山间。能顺利走小道快速离开,这一切还真得感谢张老爷子。没有张老爷子的悉心培养,张国庆就是天生神力,也征服不了危机重重的大青山。

    此刻张国庆背着周娇,途经一些地方,他都会向周娇讲述老爷子当初带着他都干了什么,爷孙俩怎么配合。

    周娇听完,更是对于传闻里本事了得的张老爷子佩服不已。她现在对于老爷子搭建的木屋充满了期待。尽管张国庆再三告诉她,那就是个给猎人过夜的地方。可周娇还是暗叹不已——这才是真心实意做善事。

    张国庆跑了不到二十分钟,俩人来到一处山坳。一整片的草地上面有几处灌木,一口小池塘就在不远。周娇期待的木屋,已经近在眼前。

    “怎么样?失望吧?”周国庆好笑地看着她围着木屋打转。

    周娇摇摇头,“我不傻。这里应该经常有猎人过来留宿,都没什么灰尘。我们在这煮肉会不会不好?”

    张国庆笑道:“这里猎手就那十来个人。我们都相互认识,如今春耕没人能上山。他们就是打牙祭过来见到这里煮肉也不奇怪。山上本来就肉多,就看大家本事了。”说完,他先带周娇去了池塘边。刚才还有些水鸟等那些野物,如今全逃得精光。

    夫妻俩也没在意。此刻张国庆正举着木叉,手把手地教周娇叉鱼。

    “哥,我不玩了。你快趁着现在没人网鱼。好多鱼啊!有些长得怪模怪样的鱼能不能吃?”

    玩了一会,周娇就没兴趣。她开始研究鱼群,发现绝大部分鱼类,她都不认识,赶紧向张国庆求救。

    “爷爷教过我,怎么忘得了。你别看这些鱼长得丑,可味道比河鱼鲜美多了。本来冬天我想过来砸洞捞鱼给你补补,可惜一直没机会。这次多捞些,过个把月,这口塘里连根鱼尾巴都捞不到,很多人都知道这地方。”

    周娇听到赶紧拿出渔网给他,乐呵呵地蹲在地上,看着张国庆撒网下鱼饵。她如今越发觉得她男人怎么看怎么帅。

    金手指什么的算什么——这个男人才是她最大金手指。

    张国庆一边听着她瞎指挥,一边时不时扭头看她。

    这里是没什么危险,可是蛇很多。他真担心雄黄和药包都挡不住——他媳妇那身白兮兮的嫩肉对蛇的吸引力。

    “你看——听我指挥没错吧?哥,你等等我换个网。”周娇得意地笑道,不经意看到有虾、小鱼漏网,赶紧低声比划。

    张国庆看着她手舞足蹈,激动地脸都红了,乐得哈哈大笑。这一刻,他媳妇真像他儿子平安。

    “别急,先捞大的鱼,迟点再换。你站过来,搂着我的腰,让你也感受一下打渔的乐趣。”

    周娇赶紧上前,拽住他衣服,伸手拉拉渔网,发现它纹丝不动——这一举动惹得张国庆再次哈哈大笑。

    “哎哟……傻宝贝!小心被鱼给拖下去。你看哥哥给你报仇。”张国庆打趣着她,一只手搂住她,单手抓住渔网轻轻松松拖到岸上。

    周娇见状哈哈大笑,笑得捂住肚子,软瘫在他怀里。

    张国庆一时不解,这有什么好笑的?他赶紧帮周娇揉着肚子,见她眼泪都笑出来,他回忆刚才动作没什么笑点啊。

    周娇好不容易止住笑,说道:“我突然想起,你就是这么单手托着林雪琳。她当时的眼睛就跟着鱼一样翻白眼。还有,哥你好像还没赔偿医院的三扇房门,那个大花坛也没赔偿吧?”

    张国庆此时才知道她的笑点是什么。他斜了眼周娇,说道:“医院没上门,我送过去?想得美!那会杨家可是还没和林雪琳退婚。杨院长敢向我要?一是他杨家未过门的儿媳妇,二来,林雪琳可是医院工作人员,她都想要你的命。我傻了才会主动上门赔偿。”

    周娇闻言点点头——连她爸都没提起,那应该也是这么想。她想想最终还是说出那天的乌龙。

    “我的命也不是她想要就能要的。那天我本来可以避开,结果我妈这个傻子直接就扑到我身上。她是护住我了,可怜我被她那么一压,动也动不了,只能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东西掉下来。滚下那几步台阶,她还死死地抱着我。

    面对我妈这猪队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滚下来那会,她就死死地捂住我脑袋,我差点透不过气。那刻我又是感动又是想笑,要不是见到她出血了,我一定当场大笑。”

    张国庆倒是感觉不到有什么好笑的——这次是不幸中的大幸。不过,想到出血,他倒是想到他丈母娘那一脸泪水混合的满脸血迹。

    “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来,听你的换网。抓些大鱼晒干了给我丈母娘补血。”

    周娇听到补血,哈哈大笑——她妈太喜剧了!

    张国庆拉着她起身,再次撒下网,扔出鱼饵。过了一会,他掂量一下重量,确实重多了。

    “我媳妇真是聪明。来,宝贝——快点帮哥哥拉着网。”

    周娇白了他一眼,逗她玩呢。

    张国庆握住她的手,打趣着说道:“你别不信。你一拉住网,一定是大丰收。天灵灵地灵灵,宝贝疙瘩姐的手显灵。”

    他还没说完,周娇已经笑倒在他怀里,“别闹了。我肚子笑得好疼。”

    好不容易站直,周娇赶紧离他远点。再闹下去,天黑都回不了家。

    张国庆拖起网,放到岸上,开始解开看看,还真有不少小鱼、杂七杂八的虾子。他想了想,让周娇拿出一个竹筐——这竹筐等一下就直接带回去给他父母。

    其他的除了鱼,他打算今天全给煮熟,要不然回家,无论是村里,还是县里,这味浓的就别想吃了。

    周娇闻言更是没意见——她如今就是愁没地方烧东西。

    夫妻两人商量会,还是先吃中午饭、煮东西。

    吃过饭后,俩人分工行动。张国庆在外搭了两口大灶,让周娇看火。他自己赶紧处理野猪。

    周娇嫌弃速度慢,赶紧取出煤球炉,三口灶一时开工。

    随着时间流逝,一锅锅东西一出来,周娇赶紧装好,收入空间。

    闻着空气的香味,她也不担心。万一有人来,她就直接收到空间,留下两口土灶里的东西,最多与人分享。

    到了下午三点,张国庆烤好火堆上的乳猪,立即收手——他赶紧接着处理野猪。看着眼前的野猪,他很怀疑当时的心情。你说有什么可高兴的?累死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