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临下山,张国庆与周娇商量后,俩人觉得还是贡献出两头野猪。

    不是他们好心,只有村里有了一头野猪,才能遮盖住家里的肉味。

    张国庆现在厌烦了杀野猪。整个下午累死他,还有三分之二的野猪还没处理。更不要说早些时候收入的野物。

    他如今只要想起需要他几天杀的野物,恨不得全拉到屠宰场。

    张国庆直接将两头野猪扔在山脚下,让远处的孩子们去喊老队长叔。

    得知晚上有肉吃,一群孩子乐疯了,他们守着两头野猪,一步也不离开。

    最后,还是老队长得到一个老实男孩子的传话,带着几个人过来接应。

    张国庆面对大家的谢意,笑着摇摇头。

    回了家,卸下一头野猪,倒出半竹筐的鱼,张国庆拒绝了老队长的邀请——让老队长直接处理。

    一头四五百斤的野猪让村里人高兴地顾不上上工,很快陆陆续续地全跑到村里的晒场上。

    老队长看村人越来越多,看了一下时间,见离下工时间差不多,他索性通知全村下工。这一决定让大家高兴地鼓掌。

    此刻张国庆顾不上晒场上的热闹。他见他两个哥嫂全部过来,赶紧让周娇抱着孩子进去休息,他自己拉着他们帮忙。

    周娇笑笑,见他转身,自己赶紧抱着孩子跟着张母她们进了厨房。

    “娇娇,这些东西你要怎么吃?”张母对着竹筐里的鱼和虾子,皱了皱眉。她老儿子真够傻的。一头猪肉不要,要这些干吗?

    “娘你随便煮点,别烧多。迟点村里有杀猪菜,我们去那吃。”周娇笑道。她最喜欢村里的杀猪菜,尤其那气氛。

    她一说完,大家哈哈大笑。

    面对周娇疑惑不解的表情,黄翠兰笑道:“如今农忙,队长叔不会张罗,怕大家闹得太晚影响明天上工。”

    周娇不好意思笑笑,“那我们先准备晚饭,多烧菜。今晚大家在这吃。”

    “晚饭不用准备,你大嫂连你和小五的饭都做了。鱼还是留下给你带回去。”张母听了拦住周娇。

    林菊花在一旁听了,抓起一条大鱼,笑道:“那我先帮娇娇腌上,她回县城还可以吃。”

    “不用。都给你们带回去,留两条给我就行。”

    张母瞪了周娇一眼,一对败家子!无奈地说道:“留两条晚上吃,剩下的先全给腌上,老大家的先烧热水。”

    随着张母的吩咐,很快黄翠兰与林菊花开始动手,周娇见状,赶紧将孩子带到客厅,让喜子他们几个看顾,自己跑去帮忙。

    厨房里,婆媳四人很快收拾完手上的活,提着一桶桶热水给张国庆杀猪。

    不一会,张国庆分解好后,院子里除了猪头,骨头排骨、肥膘、猪下水,堆着两竹筐的一条条的肉。

    一阵忙碌后,张国庆拿出两个小竹筐,往那里面放上二十斤猪肉,又放上骨头。再往上面装了四条鱼,让两个嫂子等会带回家。

    看见张国庆这么小气,周娇瞄了大家一眼。

    听着张母说多了多了,她捂嘴直笑。一家十斤,四个兄姐家四十斤。她就看张国庆剩下的肉怎么安排。

    欲壑难填,只怕两个妯娌心里有想法。这是分家后第一次张国庆带回猎物,如此分法真是值得周娇寻味。

    张母抬头看了眼天色,说道:“今晚咱们家在这吃杀猪菜。老大媳妇,你和老二家的抓紧时间。”

    说完,她拿起竹筐,让张国庆放上猪头、骨头、猪下水,抬到厨房。开始一口锅炖猪头,一口锅让先周娇熬肥膘,等两个儿媳妇过来再烧杀猪菜。她自己接过孩子,匆匆往外走。

    厨房里,周娇听张母要了两刀肉送张大伯与张小叔,周娇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母子俩真是够抠了。

    外面张母的吩咐声,张爹四父子的开心谈笑声,孩子们欢呼声,让她赶紧加快速度。

    不一会,张国庆进来,周娇朝他挑了挑眉。

    张国庆见状,朝她也挑挑眉。

    夫妻俩人打着哑谜,可彼此都懂对方何意。

    此刻不是谈话时机,夫妻俩人笑笑。

    外边传来黄翠兰和林菊花的声音,张国庆看了眼她,转身出去。

    “嫂子,你们都收拾好了?接下来怎么烧杀猪菜交给你们了。”周娇指了指锅里熬得差不多的肥膘。

    “你二嫂说你想吃杀猪菜,估计是想热闹。她带了口锅放在院子里,孩子爹他们几个在那埋锅。这里油熬好了就先空着。”黄翠兰指着林菊花笑道。

    周娇高兴地转身站到门口,果然院子里张爹他们已经在准备。

    一顿杀猪菜吃过后,送走张爹张母他们一群人,张国庆锁好大门,抱着孩子,拥着妻子回了厨房。

    厨房里,周娇放出推车,让儿子坐下,自己先去洗手。

    “你下定决心了?”

    张国庆听懂妻子的意思,他也没说话,点了点头。该做的他都做了,要是两个兄嫂还是不满意,那也只能如此了。

    “大姐二姐那呢?”

    张国庆笑眯眯地斜了她一眼,“一人两条肉。”

    周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摇摇头。

    “你这就不对了。到底是赞同还是反对?”

    “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想干就干吧。安全第一。”

    张国庆闻言叹了口气,上前紧紧地抱着周娇——世上唯有这个女人会懂他,了解他,支持他。

    “走…走…”平安的声音打破了夫妻俩人相拥的温馨一幕,让俩人哈哈大笑。

    张国庆上前抱起他,走到门口,“走哪?你看看,天都黑了,大家睡觉觉了。爸爸的小平安也睡觉觉好不好?”

    “好…好….”

    周娇哑然失笑。小胖墩就会接话尾,他知道什么。她上前接过孩子,抱着他喂/奶,吃饱后,轻轻拍着孩子。

    过了一会,周娇看着孩子的睡颜,忍不住亲了亲他,收了推车,换成摇篮,轻轻地放他躺下。

    被儿子打断的话题,夫妻俩人相当默契地没再提起。

    张国庆开始谈起老队长今早让他过去的事情,明天回县城的安排,配合着周娇,俩人边低声细语边干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