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69章 小力士
    过完六月,转眼到了小暑。

    昨夜的一场大雨过后,大地上一片翠绿丰盈,到处生机勃勃。

    夫妻俩人蹲在自留地,一个铲地,一个除草。

    旁边不远,林菊花见了周娇小心翼翼地挪脚,顿时乐得哈哈大笑。

    “娇娇,你别干了,等会我来。”

    周娇高声回应她:“二嫂,不用了,我能行。慢工出细活。”

    林菊花打趣道:“你会间苗吧?分得清都是什么苗不?”

    周娇见张国庆跟着哈哈直笑,斜了他一眼。有本事你来施肥?

    周娇小声地嘀咕着,“不就长得高的是糜子和黄豆,刚长出来的玉米高粱这四种吗?我都会背了。”

    张国庆耳尖听到,用手指着一块地方,笑道:“那你说那几种是什么?说对了有奖励,还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不用,我不要奖励。反正不是地瓜就是土豆。你说这里加上后院,等秋天收成,我们忙得过来吗?”

    “收割好了,拉到县城慢慢收拾。”张国庆一点也不担心。有空间在,再多也不怕烂在地里。

    周娇闻言点点头。她倒是干傻了,忘了自家有神器,她看了眼不远处的林菊花,眼里充满了佩服与羡慕。

    真是将自个女人当男人干,干起活来比旁边的张老二还快。

    张国庆在边上干完,蹲下飞快地除草,间苗。抬头见周娇脸上都有泥,赶紧让她先回家看孩子怎么样。

    如今农忙,张母也不能避免下地。现在平安让几个价格孩子带着,周娇还真不放心。闻言,她赶紧站起身回家。

    还没到家门口,就听麦苗两姐妹的痛哭声,吓得周娇拼命往院子跑。

    一进去看到眼前一幕,差点没将周娇乐死。

    只见她家儿子望着哭泣的两姐妹,嘴上喊着走,小手一直拍打着竹推车,那上面随着他一拍,就软下去弹起来,要不是她特意用好几层棉花包着前档,估计早就被拍散了。

    见到周娇,平安高兴地举起胳膊要她抱。

    周娇赶紧问两小丫头,“怎么了,不哭。先跟婶婶说怎么了?”

    说完,她见平安用脚踢着推车,吓得她赶紧抱起孩子。

    这小祖宗已经踢坏了一个推车,这个再坏真没了。

    “小婶婶,我疼,疼死我了。小弟弟好大力气,我胳膊坏了。”

    “我要我娘,好疼……”

    完了!周娇心里咯噔一下,瞪了眼怀里的孩子,见他老实了,赶紧把孩子放在腿上,伸手撩开俩丫头的袖子。

    只见俩小丫头胳膊被拍的不轻,全肿了。

    “乖啊,你们跟婶婶先进屋里。婶婶给你们上药,马上就不疼了。等会婶婶就打小弟弟给你们出气。”

    麦苗用另一只手拉上麦穗跟着周娇进了房间。

    放儿子在炕上,拿出玩具给他,周娇赶紧用药膏帮两个孩子涂上。想想不放心又用纱布涂上药膏包扎上。

    倒了一脸盆水,帮两个丫头洗干净脸后,她才有空问详细怎么回事。

    “小弟弟要出去,我跟他说,他不听,老是喊走走,还要站起来。我和妹妹拉着他,他就使劲地拍我和妹妹。”

    周娇见俩丫头一边诉苦,一边掉眼泪,再看爬到她怀里笑呵呵的儿子。她真是哭笑不得。

    “小婶婶替弟弟向你们道歉。弟弟他还听不懂你们说的话,再大点听得懂了还是欺负你,那会小婶婶打他好不好?”

    麦苗摇摇头,“别打弟弟。他很乖的,可听话了。都是大哥他们跑了,他才闹着要走的。大哥他们真坏,都是他们害的。”

    周娇为喜子他们鞠一把泪,够无辜。

    她摸了摸一旁紧跟着点头的麦穗小脑袋,笑道:“摸了药,你们现在还疼不疼?”

    “不疼了,里面冰冰的。”

    “嗯,凉飕飕。”

    见药效发挥作用,周娇总算安心了。用毛巾擦干两个丫头的眼泪,见她们又高兴地围住儿子。

    她暗暗发愁。该怎么向两个妯娌交代?让她打儿子,她还真舍不得。自家的儿子,她很了解。估计儿子被逼急了,拍了过去。

    坏小子被她调教过,知道不能打人。要不然以儿子的力气不是红肿,而是断胳膊了。可自己总要给个交代。

    周娇考虑了好久,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决定交给张国庆解决。

    她抱着儿子站起身,笑道:“走,我给你们蒸鸡蛋糕吃。你们两个胳膊痛了,记得告诉我,知道了没?”

    麦穗赶紧抬头喊道:“小婶婶,我要和弟弟一样的,不要鸡蛋糕。”

    周娇知道她要炖蛋,笑着点点头。如今别说炖蛋,就是炖老母鸡都可以。

    张国庆整理好自留地,回了院子,闻到香味,一进厨房被麦苗两个丫头胳膊上的纱布吓一跳。

    “怎么回事?麦苗你们两姐妹怎么受伤的?”

    过了好一会,张国庆终于拼凑出事情经过,无语地看着自己儿子。

    看着孩子一会儿,一小碗的炖蛋全吃光了,难怪力气这么大。

    “娇娇,以后儿子只能自己带了。他这破坏力太大。”说起平安的破坏力,张国庆更是无语。

    孩子喜欢听摔碗的声音,好不容易调教过来不摔了,紧接着不喜欢睡摇篮,又被踢坏了,调教过来不踢摇篮了,改踢推车了。

    如今要是改拍人,那可要出事了。人坏了真是赔不起。

    “只能我亲自带到他会说话,能听懂。”

    “其实平安挺乖巧。不是惹急了,他不会动手。依着他都没事。”

    周娇闻言白了他一眼,“你要是这样,小心你儿子长大后会说一不二。”

    “没事。就是再刺头,到时候交给爸就行。”说完,他自己忍不住呵呵直笑。

    “你说等一会怎么跟大嫂二嫂说?这肿起来起码要好几天才能退散。我愁死了!”周娇眼巴巴地看着他,希望他可以给个主意。

    张国庆拍了拍她,接过儿子,“别担心,上了药膏马上就好。农村里孩子们常打得头破血流还不是好好的。”

    周娇可不这么想,她心想要是自己平安被人拍成这样,她绝对不与那家人来往。孩子只能自己动手,哪舍得让人欺负。

    麦苗俩小丫头吃完后,张国庆带着她们回了房间,解开纱布,擦掉药膏,见不是很严重,重新给她们上了层药膏,扔掉纱布。

    左右看看,觉得不碍眼了,张国庆带上她们去找老大老二家解释。

    又是解释又是道歉。告辞离开后,夫妻两人直说做父母真不容易,赶紧收拾东西,带上孩子跑回县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