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70章 小暑过后
    小暑过后,夏季时节真正开始,地里的谷子、糜子和黄豆都铲了两三次,眼看着就要封垄。玉米高粱也都开了苗,开始拔节疯长。

    听闻村里自家后院,不少蔬菜已经成熟到了收获时节,周娇也不敢带儿子回村。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为了孩子,周娇如今埋头苦干,终于画出两本幼儿绘图识字图。

    既然孩子早慧,力气异于常人,那她就提前教育,提前培养。

    为了孩子学会控制力量。她每天下午抽出两个小时,不是陪孩子玩泥巴,就是玩豆腐,用各自软硬不同的水果与玩具,轻声细语地一遍遍示范,引导他动手。

    为了孩子能听懂她说的话,她每天滔滔不绝的说着简单话语,重复示范自己的动作,引导他明白肢体动作。

    甚至为了让孩子有安全意识,她常常对着灶间的火苗,故意伸手进去发出惨叫声;会用针扎出血点,呜呜假哭。

    很多很多的亲自亲为,终于看着孩子很轻易用适中的力量握住豆腐,再也不会让它碎;看着孩子见到剪刀那些尖锐东西摇头时;看着孩子口词吐字越来越清晰,学会更多的单音词。

    周娇知道自己一切辛苦没有白费。

    最后一次上街,周娇再次比划封嘴后,母子俩出门逛了一圈,孩子张嘴,她一示意,见他赶紧闭口,回到家后才喊着牛。

    那刻她忍不住落下眼泪。泪眼里,孩子摸着她的脸,她更是心痛如割。

    周娇不知道这样的教育是好是坏,可在孩子没满周岁前,她不能,也不想让人注意到孩子的聪慧。孩子能安全已经成了她唯一的奢求。

    这一下午,周娇陪着儿子,心里翻来覆去琢磨了半天,终于下定主意。

    她要趁着八月份前带着儿子在临近城市走走,让他体会什么时候该不吭声,什么时候可以肆无顾忌。

    上班时间,张国庆很忙,非常忙,除了晚上回家吃饭睡觉,周娇已经好久没在白天看到他。

    周末时间,张国庆更忙,忙着起早贪黑地收获丰收的喜悦,周娇已经很久没在周末看到他。

    一个周末,当张国庆提前从村里赶着牛车回家时,见边三轮被周娇开走了,他挑挑眉笑了笑,暗暗高兴他媳妇想开了,知道带着孩子出去放风了。

    他乐颠颠地搬完东西,赶着牛车回村。

    大明市,闻名的荷花池。一池荷花盛开,远近弥漫着一阵阵清香。

    此刻周娇背带在前,怀里平安指着荷花,她在轻声细语解说。

    路过的旅客行人时而停下脚步,笑眯眯的看着荷花旁的一对母子。

    儿子指向哪,她走到哪。

    到了时间,周娇母子俩乐呵呵地去了远处,上了边三轮。

    一路飞驶靠近农村,向老乡问路后,将车子停在寄托处。

    沿着土路来到一片沙地。

    一位老乡见到周娇还挺奇怪,得知她从省城过来想买西瓜、甜瓜。他很是奇怪地打量了几眼周娇。

    此刻要是初次见过周娇的,一定认不出。黑黄的肤色盖住了原本的姿色,两条粗黑的长辫子更是用红绳子系上。

    老乡心里暗骂败家娘们,光惦记嘴上,也不把孩子好好收拾干净。

    淳朴的老乡最终还是带着她去了村里队长那。

    一番洽谈后,两辆牛车接连不断地从村里拉着西瓜到大马路树底下。

    一辆辆车子经过,司机好奇地看着路旁的村妇抱着孩子卖西瓜。

    偶然一辆车子停下问价格,周娇笑着摇摇头。她还怕不够,哪里会卖。

    半个小时过去了,眼见没有车子经过,她四处看看,毅然收起所有西瓜,抱着孩子快步走。

    回了镇上,骑着边三轮靠近省城,周娇又开始开往拐角小道。

    一段土路过去,颠簸得怀里的平安咯咯笑。

    这次周娇找了位面善的大娘,跟着对方串门子收水果、收蔬菜,她没敢提要鸡蛋。凭票买的东西要是一收购,别人的眼光就不同。

    收完一车斗,后面挂着两个竹筐。村妇周娇就这么雄赳赳、气昂昂的一路隔几个村子收刮过去。

    再次到了尽头,看着前面的省道。

    周娇对着儿子比划着往前还是往后,见他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她,她再次指着前面——玩,指着后面——爸爸。

    孩子立即指着后面。

    惹得周娇哈哈大笑,连连亲了好几口。

    次日张国庆上班,周娇再次开着边三轮出了县城。

    看到前方十字路口,她靠边停下,与怀里的儿子交流。

    她指着省城方向,边嘴里轻轻地说着玩、吃饭,边比划动作,让孩子直摇头。

    唉……别说孩子,她也对那个方向接二连三的过去也是失去兴趣。

    想了想,周娇盯着左边方向,看了看手表——拼了!

    再次说了水,比划着波浪形,洗澡,果然她儿子这个小天才指着左边咯咯笑,说着水,走。

    为了让儿子知道水与海的区别,周娇一路走走停停询问,抄着近路,颠簸的道路让孩子安然入睡。

    到了中午十一点,她掀开小毯,哑然失笑。看着孩子揉着眼睛,她赶紧拿出温毛巾擦干净小脸蛋,递给他奶瓶。

    一瓶奶喝完,母子俩终于在十二点前到了卖螃蟹的老王家。

    老王出来见到周娇,往她身后看了一眼,吓得不轻。

    周娇找了借口——有亲戚在下面村子,等过了时间,她就跟对方回去。

    一番交谈后,周娇依然让他准备螃蟹,其他的海鲜,她是真带不走了。

    夏天面朝大海,是怎么样的感觉?周娇不知道,此刻她的儿子的咯咯笑声让她心情飞扬。

    一大张油纸铺在沙滩上,母子俩一个堆城堡,一个推城堡,俩人玩得不亦乐乎,惹得渔场的小孩子们围上来凑热闹。

    周娇赠送的糖果让孩子们高兴地拿出各种海螺吹起号子。

    平安的注意力很快被海鸥的叫声,沙滩上四处逃窜的小螃蟹吸引,拉着周娇,手指着前面要走。

    周娇双手撑住他,看着他慢慢地一步步飞快地挪动,看着他生气地抓着沙子甩向脱离的小螃蟹。

    她微微笑着。多想说:孩子,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东西不是你可以随心所欲的拥有。正如此刻,你还没拥有飞奔的实力,所以你拥有不了。即使再生气的发泄,走的东西依然还是走了。所以孩子,慢慢长大,拥有能力,你才能一生平安。

    周娇的思绪被儿子的动作打断。她注视着儿子满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小手,再次抓向沙子,再次沙子从手中滑落。

    面对孩子看着她,等着她解释。这次周娇没有开口,伸手轻轻握着一把沙子,过了片刻,反手倒下。再次伸手抓起一把,紧紧地扣住,渐渐地沙子越来越少,手心留下以后的一小撮沙子。

    看着孩子低头开始反复试着抓沙子。她坐在沙滩上,抱着他坐到腿上,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平安。

    过了许久,或许平安懂了越是想要握紧的东西越容易丢失,或许他还不懂为何自己紧紧握住的东西最后会背叛自己离去。

    周娇想也许孩子再大点,就会体会到这种无奈的感觉。

    见他又将开始一场新的游戏,周娇微笑着,默默地撑着他,陪着他。

    周娇母子俩就这么一次次的重复着游戏。孩子玩累了,她就趁四周无人开始喂辅食,喝牛奶。

    眼看时间不早了,周娇抱起他,告诉他该回去找爸爸了。

    什么是骨肉亲情,这就是——平安看着大海,说着走。

    周娇见他小脸依依不舍,偷偷收了两大桶海水,两大桶沙子,海星、海螺。她希望孩子在家里可以高兴地看到大海、沙滩。

    回程,带着两大筐的螃蟹、一筐赶海得来的海鲜,周娇再次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

    此刻,县城里张国庆急得快疯了。

    早上回家拿文件,发现媳妇儿子没在家,他没在意,以为出去逛街。

    中午特意推迟同事们邀请,发现媳妇儿子没在家,他也没在意,以为出去玩,忘了时间。

    下午两点他再次回家,发现媳妇儿子还是没在家,他怎么也没法不在意了。

    张国庆终于发现自己媳妇与儿子去闯世界了。他努力的回想,沿着院子、房间,开始四处寻找痕迹。

    过了许久,他不得不佩服自己媳妇。要不是汽油少了,自己一根毛的线索都找不到。

    回了单位,请了假后,他就骑着自行车在县城四处找媳妇。

    随着夕阳西下,天色越来越晚,张国庆从生气到恐慌,祈求了他能知道的所有神灵,渐渐灰心。

    站在大街上看着主道,他开始猜测是不是遇到绑架?可也不可能,他家娇娇不是傻子,随身携带的迷药可以迷倒一千人都不在话下。

    远远地传来边三轮那熟悉的响声,张国庆苦笑着摇摇头,自己又有幻觉了。随即他整个人愣住了。

    随着越来越近的声音,他回醒过来,发誓一定拿根绳子系住这娘俩。

    看着越来越清晰的灿烂笑容,他闭了闭眼睛,终究是自己忙过头了,回来就好,平安无事回来就好。

    周娇吐了吐舌头,朝他讨好的傻笑。

    是夜,周娇再三发誓自己下次出门绝对会告诉他去哪,才逃过最后一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