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收到她爸周孝正的信,周娇接连看了前段时间的报纸,整个人反而越发镇静。很多事情眼看事成定局,就如头顶一块石头落地,反而踏实了。

    寄出给她爸的回信后,她从院子打量到屋内。

    开始留了基本生活用品,其余的一样样多余的东西,连仓库里刘教授的旧物也没放过,全部收入空间。

    张国庆抱着儿子回来,见状,轻声在她耳边劝道:“慢慢来,还有个把月。你列张单子给我看看还缺少什么。我给你补上。”

    周娇点点头,拉着他进了书房,拿出两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递给他。

    张国庆看着后面添上的不少东西,就知道这是前段时间她带着儿子闯世界的杰作。反正作案工具已被他没收,他懒得旧事重提。

    “除了细粮要准备,最需要是柴火。我老惦记我们家煤球多,我还真疏忽了这点。还有卫生纸。没什么都没关系,不能没有它。”

    周娇闻言吓了一跳,赶紧说道:“细粮千万不买,现在出面时间不对。事后聪明人都会回醒。我们家自留地东西是保不住了,那么后院粗粮就别再等,你安排个时间我们回去偷偷处理,告诉爹娘送人吃新鲜。”

    随着报道上几件丰收典型列子,他知道粮食越来越难寻求,可去年他就一直等今年收成,他怎么可能放过。

    张国庆皱眉细想。过了许久,他拿出空白纸,在上面列出时间安排。既然细粮不能光明正大购买,那他找黑市,找去年的蛇头。

    周娇单指叩击着桌面,说道:“你要购粮还有个办法。隐名埋姓,我有药水帮你乔装打扮,你少开口,别人发现不了。

    去刘队长那的话,车子牌照要取下。与黑市、蛇头接触必须乔装打扮,禁止使用一切车辆。”

    张国庆斜眼看她,还真会藏东西,难怪带着儿子跑出去买了这么多东西。他就说呢,他媳妇哪来的胆子。

    “呵呵…我爸给我的药方,刚配置出来。使用效果不错。”

    “呵呵…以后跟你再扯这些事。村里的后院、里面的东西和柴火需要处理办一天;细粮晚上我就找蛇头。刘队长那,还得想办法把单位卡车借出来,那里也要一天时间。干爸的边三轮要还给他,刚好去省城呆一天买些零碎。”

    周娇闻言点点头。目前这是最合理的安排,详细的到时候再补上。

    商量落定,周娇见时间还早,想想还是去厨房包饺子,包包子。而张国庆则抱着儿子去了赵大山家。

    张国庆也没提其他,就说需要去省城载些东西回来。

    赵大山更好说话,直接从一串钥匙里取下两把递给他,让他记得带上备用油。

    他这么爽快的动作搞得张国庆楞了一下。随即想起今天是休息天,连值班的都全跑回去农忙。看来自己的计划又要改变了。

    一回到家,张国庆说明情况,周娇赶紧收好厨房里东西,接过孩子。稍微整理一下,抱着儿子在路口等他。

    一路飞驰,开到村子不远,卸下车牌,一家三口换装后,来到刘队长村里,依然停着上次仓库门前。

    周娇抱着儿子坐在车上没下去,全程由张国庆与刘队长洽谈。

    过了一个多小时,陆陆续续的后面车厢里搬进不少麻袋。最后更是什么杂七杂八的瓜果蔬菜全部搬上车。

    周娇看着张国庆递给对方四百块,暗暗琢磨麻袋里面都是什么好东西。她看一眼晒场上的稻谷,羡慕的流口水。

    张国庆上车朝外挥了挥手,开出村子一段距离,才停到路边。

    他笑道:“爸上次过来细粮是两毛五,我直接开口两毛六,刘队长有些犹豫,旁边人先答应了。对方说除了渔村反正散卖,卖谁不是卖。大米今早刚碾出来,我们来的时间刚刚好,不早不完。

    一千斤面粉,五百斤的大米,再多他们也没了。刚好三百九十块。还有十块我拒绝了要粗粮。凡事不能做绝,有伤天和。我要了他们村里多出来的瓜果蔬菜。”

    “嗯,你决定就行。粗粮还是别收了。那我先去收起来。”

    张国庆接过儿子,抱着他跟着周娇后面观察四周。

    夫妻两人就这样一直收过去,全部两毛六的细粮。除了少部分村子刚割稻,收获还是满满的。

    十来个村子,张国庆付出了两千来块。到了最后,与周娇统计一下,除了瓜果蔬菜,还有后来收购的鸡蛋、鸭蛋外,大米白面就接近三吨多。

    这么多细粮够一家人熬过难关,夫妻俩心满意足。剩下的村庄不是太远就是太偏僻,他们商量后,决定放弃。接下来沿着刘三元说的K省果园看看还有什么特产。

    快开到城区,夫妻俩又开始玩一家人换装游戏。

    吃过当地特产,了解一些当地情况。

    依靠着得到的信息分析后,车子一路往农村开。

    夫妻俩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好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沿路遇到村落,张国庆依然除了粗粮,开始高价收购农作物、农产品。

    临近黄昏时,夫妻俩终于如愿以偿以两倍的价格收购到了两头黑猪。将迷昏的猪收入空间后,也来到了果园。

    果园内瓜果飘香,满园子高高垂挂的苹果、葡萄等等水果,让人垂涎,可惜哪怕库存再多,里面的工作人员坚决不对外销售。

    遇到一个刺头,让一路以钱开道的张国庆很是头痛。他也无意纠缠,谢绝了对方赠送的几个烂果子。

    在周娇的打趣下,他不死心的绕着方圆十里村庄转悠。既然有这么大规模的果园,他相信周围村子家家户户院子不会少几颗果树。

    终究还是被张国庆料准,以几颗糖果的代价,从孩子们嘴里得到消息。他开始挨家挨户的上门,还意外多收购到一批鸡蛋。

    夕阳西下,天色也越来也晚。夫妻俩怀着满载而归的激动心情,踏上了归途。

    送还卡车。接下来的日子,除了一家人回了两次老家,去了一趟省城,一家人的生活又恢复了安静休闲。

    空间内挨挤在一起的物资确实让一家人衣食无忧。可张国庆与周娇都明白,接下来他们迎接的将是更艰难的挑战。

    一道道坎过去了,那会才是真正的丰衣足食,现世安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