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74章 张家村
    城里满意了,张家村社员呢?

    不满意….

    此刻祠堂大院改造的食堂内一片杂乱,人人表情不悦。

    上首一张桌子正位坐着老族长,旁边两位族老以及老队长、张大伯、萧石头会计等村中队男干部人员。

    如今天天高喊人人平等、男女平等,可在张家村食堂的座位上,你就可以看出族长权威性很强大。

    十来户外姓人这么多过来,谁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

    “…隔咱们几个村很多食堂都是随便吃,管白米饭,管肉,顿顿干饭。为啥我们还过得不如他们?”

    “我姨表村里天天老母鸡、红烧肉,白面馒头随便吃。我昨儿过去吃了,那村里都没让我给钱给粮。”

    “还不如各家吃自家。看看都是什么?野菜窝窝头!刚秋收就让咱们吃这么,一年忙啥?”

    “就是这话!我家不尽余粮上交,连老母鸡小鸡仔都全上交了。还和别家人一样喝稀,孩子还吃不上一口肉。”

    老族长看他们越说越不像话,举起碗重重的搁在桌子上。

    “啪”的一声,立即四下无声,如同卡带按了停止键。

    过了片刻,老族长哼了一声,说道:“不服!不服是吧?刚才愿意吃自家的人等会去乡里跟上头直接说,别在自家人面前瞎得得。

    大米饭、白面馒头、红烧肉、还老母鸡?呵呵…谁不想?等一会全给你们吃了,接着下来你们打算吃土?

    萧小子报给他们听听。要是他们听不清,记不住,你把咱们村里库存东西,全给登记出来,贴在门上。”

    新上任的会计萧石头赶紧站起来,翻开本子。他看了看眼前密密麻麻的社员,拿起喇叭开始读起账本。

    一个小时后,见大家都低头丧气,老族长满意了。

    “好了!都安心干活,少想些有的没的。谁要是馋得慌,就多去几次那些村子。人家既然摆流水席,你们放心过去吃。但记得别说是张家村出来的。”

    他一说,下面一群人向起此消彼起的笑声。

    等大家止住笑了,老族长接着说道:“村里这次有交多交少的人家,大伙心里都有数,都记在心里。

    交多了的人家,你们也别觉得心里憋得慌。你们就想想张老二三个儿子家的母猪和那群老母鸡。

    还记得张老二怎么说的吗?他说都是自家人,又不是便宜别人。

    对的,自家人。你们记住!咱们在座的老少爷们,不管你们姓不姓张,咱们都是自家人,别让外人看笑话。”

    老族长见大家喊着说记住了。

    他高兴的笑笑,朝身旁的老队长说道:“你还是得时常敲敲这些小子们的钟。谁不听话了,你就用棍子抽。”

    老队长笑着点点头:“你们都听到了吧。好了,大伙都回去跟自家老娘、自家媳妇说清楚。谁要是怕媳妇,就让家里女人上队里看账本。”

    老族长他们看着大家陆陆续续离开后,开始商量如何节源开流。

    那头张会计见大儿子进了自己屋子,他也没开口询问何事。

    此刻他帮着老伴按M手臂。听大夫和张国庆都说按M对恢复中风有用,他打算自己试试。

    老伴老伴,老来相伴,到老了还是老伴好。有了老伴才有他的家。嘘寒问暖,不离不弃,最贴心还是老伴。

    这段时间在老儿子家,他们老两口吃好睡好,老伴又被儿媳妇细心照顾,眼看老伴身体越来越好了。可惜上头来了这一遭,要不然他还真不回村。

    “爹,你看那些人说吃完了粮食,上头会发下来,是不是真的?”

    张会计呲了一声,朝他鄙视的笑笑。

    “爹,你给我说说吧。我这心里七落八下,要是上头真的会发下来,那咱们拼死拼活的干啥?你说是不是?”

    张会计皱着眉头,掀了掀眼皮,“听你队长叔就行。是不是真的,重要吗?你们全都不干活让上头去干活?”

    可惜他大儿子听不懂,嘀咕,“讲话老是绕弯,就不能直说。”

    张会计再也不愿理他,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开窍,说得在多也没用。他低头只管自己替老伴按摩。

    这次回来,县城大夫说老伴除了以后讲话不利索,很快就能恢复。他希望老伴早点起床。唉…躺久了不好啊。

    时间在他大儿子嘀嘀咕咕中过去。

    “爹,娘怎么样,有没有好点?药我带来了,你记得接着给娘喝。”张春明从外面进了屋子说道。

    看了眼他大哥,他奇怪的瞄了眼,“大哥今天怎么没上工?”

    “嘿嘿,刚大伙找队长讲理,我才回来。我歇会就走。老幺,你老丈人家真没要队里一分钱,把家里的老母猪老母鸡全给捐了?”

    “哦,是捐了。村里人这次都没算钱,我老丈人怎么好意思要。早些年加小社那会,不是除了牛、驴子这些大件算钱,那些都是不算钱吗?你为什么这么问,是不是我老丈人办错了什么事?”

    说完,张春明怀疑的看了看他。

    “嘿嘿,没事。我就问问。那我先去上工,你陪爹娘好好唠嗑。”

    张春明看着他离开后,问道:“爹,大哥这是怎么了?”

    “别理他。你今天怎么回来?”

    张春明笑着摸了摸脑袋,“本来前头就要回来,结果被有些事给耽误了。娘这几天怎么样?好点了没?”

    说完,他从布袋子里拿出六包中药放在柜子上,接着拿出两包糕点放在抽屉内。结果他发现里面还有没吃完的糕点,“爹,你别舍不得吃。放久了就容易坏。”

    张会计笑着点点头,“又是你小舅子给你的?往后别带过来,留着给孩子们吃。如今食堂都让人吃饱,这些零嘴没必要吃。”

    张春明听了哈哈直笑,“我知道爹不贪嘴,可放在晚上饿了还能填肚子。这是小五给你们俩的。再说你还怕家里孩子们没吃的?自从小五搬县城,小文他们几个嘴上就没见停过。我看了都不好意思。”

    “好好跟他们夫妻俩处。我住你们家这么久,看得出小五两口子对你媳妇很尊重。他家五兄妹,表面都一样亲,可小五跟你媳妇最亲。”

    “嗯,我知道。”

    张会计笑道:“老伴,你看这傻儿子还说知道。知道个屁!”说完,见他老儿子嘿嘿笑,也不反驳。

    他接着说道:“如今小五都不插手他两个哥哥家里的事情了,你知道不?”

    张春明点点头,“听我媳妇说过,我有点数。是我老丈人让小五顾好自家就行。”

    张会计向他招招手,低声说道:“你老丈人是小部分原因。最大原因是老大媳妇得罪小五,他生气他大嫂不把他爹娘放在眼里。

    小五这人怎么说呢。谁得罪他,别惹急了,他都不会太在意。可有三个,不对,如今是四个人了——他父母、他媳妇儿子,这四个人是他的底线。

    我看他如今是想开了,觉得分家了各自一家,不好再插手。你看你老丈人他们两口子户口都在老二家里。这迁户口没有他插手,就他二哥肯定办不好。那为啥独独迁到老二家里你知道不?”

    “老二不是在户籍科吗?顺手的事。”

    “傻儿子!要是这么简单,他们早就把我们老两口户口迁到你家里了。爹跟你说的话,你别说出去。

    我估计小五他们快要回京了。他担心他爹娘不跟他们走,跟着老大过会受大嫂的气。他就一刀下去把父母户口口粮迁到老二家里。

    老二家里老二说了算——口粮谁也不敢克扣到他爹娘头上。

    这样一来,那往后谁敢给你老丈人气受?小五就是离开县城,还有院子留着给他爹娘住。他们老两口有口粮,又有钱又有院子,日子过得不要太自在。”

    张春明听了不可置信地张着嘴看着他爹。有这么邪乎?

    “你看你娘都点头了。你想想,你媳妇和你小姨子还有老二都住在一片。他家院子刚好在中间,他爹娘住在那,还有什么比这安排更好?”

    张春明听了皱了皱眉头,“用得了这么麻烦吗?往后我老丈人跟着他们回去就行了。既然不放心就跟着自己身边得了。”

    张会计白了他一眼,“你老丈人他们不会想儿子孙子?他这样安排多好!你老丈人他们想去京城呆段时间就过去,想在老家就回来。他是真正孝顺,都替父母想尽办法了。张老二tmd真有福气。”

    张春明见他爹粗口都出来,顿时哈哈大笑,可随即他心里酸酸涩涩的,他让他爹娘受苦了。

    “哭丧着脸干吗?爹是羡慕他,可也没觉得自己多差。我和你娘有你这老儿子也是福气。我们不跟他比,跟别人比还不强的一百遍。老院都是我自己的,谁敢给我气受?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别担心爹娘。”

    父子俩聊了会,张春明谈起那天食堂里张国庆提醒他的事。

    张会计笑着摇摇头。他儿子读书读傻了,幸好没当官。

    他细细的掰开事情分析给老儿子听。告诫儿子以后少发言,多看看。古人常言一失足成千古恨,可一失言何尝不是成千古恨。

    事后,张会计目送老儿子离开,内心忐忑不安。他真担心自己老儿子性子憨厚太正直。要是不需要在食堂吃饭,他有口粮,他真不愿意回村。如今他真不愿意看到儿媳妇们的假笑。

    此时张会计绝对料不到,很快的一个选择处于他眼前,回县城还是待村里?回县城自己安心可拖累了孩子,不回县城自己糟心可能填饱肚子。

    选择很难,更难的还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