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75章 铁啊铁
    热闹非凡的街道食堂生活没过几天,王大娘与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们开始宣布一条最新消息——炼铁。

    食堂里大伙正在用早饭,听了议论纷纷。

    “大家都先安静下来。你们吃食堂,家里铁锅有什么用?吃完早餐,大家回家将所有的铁制品收集好放在门口。我们很快在中午前上门。你们都自觉点,可别让我们上门还要自个动手。”

    有人赶紧问道:“大娘,你说的所有铁制品,是不是除了厨房里的东西,家里剪刀锄头都要捐?”

    “对。你们回去仔细查看,只要是铁,我们都要上交。各个街道早上都开始行动,可不能让别人赶在咱们前面。”

    又有人哈哈大笑,“放心吧。咱们街道不是第一也是第二。我回家就让我媳妇把柜子上的拉手都给撬下来。”

    紧接着,马上又有人出口:“我家大门还是铁的,大伙过会来帮把手。”

    王大娘见大家态度积极,她高兴的鼓起掌,引得全场跟着拍掌。

    热烈的掌声一直延续,她用手压了压,大家安静下来后,接着说道:“既然有铁了,那我们就要有炉子。为此,我请了咱们崔师傅指导怎么建高炉炼铁。现在有请咱们的崔师傅上来说几句话。”

    张母偷偷扯着老儿子的袖子,一脸着急地看着他。

    张国庆笑眯眯地朝她点点头。

    张母顿时乐得哈哈大笑,指着前面上前的崔师傅,“咱们快听听人家大师傅怎么说。”

    崔师傅站在一张凳子上,语气激动的大声高喊:“…….咱们几条街道人多。人多有什么好处?人多力量大!因此我们比别人更要努力抢全县第一。咱们团结在一起,努力练出更多的铁,让全国人民看看,让东北人民看看………”

    张母听得迷瞪了会,低声问家人,“他咋还不说咋建炉子?这是干啥呢。”

    张国庆闻言,握拳放在嘴角,咳嗽了几声,说道:“人家太激动了还没想好。”

    “我见过这位大爷好几回。每次都是他和人家在唠嗑。娘别急,再等等。”张美丽赶紧说道。

    周娇看了眼张国庆,刚想说句话,却听到上面崔师傅讲到正题。她立即扭头看向前面。只见人家手随语动,大声高论,口吐飞沫。

    “…….所以咱们要在小广场那建高炉…”

    周娇暗喜,幸好在小广场,要是在她家附近自己不得呕死。

    “…….要建就建最大。哈哈…..开玩笑的。我说得是全县最高最大的高炉,你们说怎么样?咱们大男人,老少爷们怎么烧不出第一名?你们说对不对?”

    有妇女立即高喊,“崔师傅,男女平等。我们女人也可以烧炉子。麻烦你老再添一口炉

    子。”

    张国庆头疼的望着那个妇女。这个死疯子,他媳妇被她给害惨了。不等他想出借口,更多的女人喊着多添几口炉子。

    郁闷得张国庆只想上前拍死这些傻娘们。

    四处响起此消彼长的发言声,一直持续到临近上班时间,得出修一口九米的高炉,全街道属下的家家户户不管老幼全部参与活动。

    至于崔师傅的全县最高最大炉子没人再提起,那就是个笑话,全县最大的纺织厂厂长都不敢下着决定。

    张国庆无语地拍着儿子。他儿子也逃不了,就是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上阵干吗?狗血的事情他不想再去咨询。

    路上,张爹老两口不放心村里院子,转道步行回去。

    让张国庆很遗憾的是,加入大社,所有的东西成了集体所有。如今大街上再也找不到一辆马车拉人。

    回了家,夫妻俩安顿好儿子。按照计划,在门口堆了一堆破铜烂铁加上刘教授遗留两口大锅,一大把菜刀。最后发现大门上的把手,俩人对视苦笑,还是卸下扔在上面。

    收拾完后,张国庆回了单位,同样接着开会。会议主题一个小时前刚参加结束,这次单位也要建一口高炉。

    可想而知,接下来又是他跟着同事们撬下大铁门,收集一切铁制品堆在单位右边的空地上。那里将是准备起高炉的场地。

    人多力量大。

    全县城各单位、各街道收起县内家家户户铁制品,开始上山寻找矿资源。

    到了傍晚,县城不少空地,四处堆积着铁制品、柴火煤堆,还有少部分铁矿石、焦炭、石灰石和一些修建高炉的材料。

    周娇此刻很头疼,非常头疼。

    她家堆积的柴火、煤球全部被拉走了,厨房里的两口灶张开大大的嘴,这些不会让她头疼,而是眼前的小不点。

    平安掉着眼泪,小声哭着,“我的…我的…”

    周娇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

    告诉他,人家要了就得给,还得高兴的给?这样的解释,她怕影响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

    或者告诉他,我们家还有很多?这样的解释,她更是担心童言无忌,再聪明还是孩子,一套话就完了。

    最终,周娇抱着他,锁好门,回了厨房。

    她对着平安比比地窖口。天可怜见的,她家地窖口的铁片终于保住了。此刻她看到铁片比见到黄金还珍惜。

    开了地窖口,周娇抱着他,反向放出两口大锅、一堆柴火与煤堆。

    她轻轻拍着孩子,转身让他看看,“你看,妈妈藏起来了。你不能说,说了就没有了。嘘…别人问平安,平安摇头好不好?”

    说完,周娇不放心的示范两次,见孩子露出笑脸,她长长地吐出口气。真不容易!

    “平安,你家里有没有吃的?”

    她一说完,孩子立即摇头。

    “平安,你家没锅了,你哭了没有?”

    她一说完,孩子立即摇头。

    “平安,你家里锅给我好不好?”

    她一说完,孩子立即摇头,说着“没了。”

    “你妈妈东西藏在哪里,你知道不知道?”

    平安高兴地喊着,“没了。”

    惹得周娇哈哈直笑,连连亲了好几口,朝着他翘拇指。

    事后她动笔用暗语描述了这段简单的母子对话,将之寄给她爸周孝正。

    很平常的一段话,可在她眼里,还没满八个月的儿子让她骄傲,值得炫耀。

    回了卧室,母子俩换了身土布衣裳。

    出了家门,小广场内人潮涌动,四处堆积着大量的铁制品、柴火煤堆。孩子们高兴的玩着泥巴,现场喇叭声也遮掩不住人声鼎沸。

    周娇朝着儿子手指的方向,顿时哈哈大笑。她儿子该有多小气,到现在还惦记着自家的大锅、柴火。

    “嘘…你看有火,有刺,危险!平安乖乖的,别下来。妈妈带你去找爷爷奶奶。”周娇赶紧吩咐他几句,抱着他去找张爹张母。

    寻了好久才找到张爹他们,周娇见他们在搬东西,她也没过去。

    听到喇叭里说晚饭分组,晚上开始挑灯作业。

    她悟了,如今是还没到时候。

    她开始调位置将儿子背在后面,她自己慢悠悠地上前搬着东西,时不时扭头看看孩子。心里琢磨还得想个办法,被分组后两母子成了拖油瓶就碍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