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大娘很生气!

    听着街道上敲锣打鼓的报喜声,王大娘更生气!

    炼废了…

    接连炼废…

    王大娘无奈了,开始四处求经。

    此时,送饭的林菊花趁机偷偷地附在周娇耳边嘀咕:“三爷爷让你们两人随便谁回去一个。”

    周娇点点头。

    目送林菊花离开,周娇捏着玉米饼,叹了口气。

    少雨,到了现在还是没下雨。老队长找他们,他们也变不出雨水。烧炉子,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

    她狠狠的咬了口玉米片,就着清水咽下。

    过了一会,周娇立即站起身往外走。

    从上个星期开始,张国庆他们单位已经投入工作中,高炉依然在燃烧,可已经变成临时工的活了。

    周娇真是羡慕。真想听她爸的,跑了。

    还没到地方,就见张国庆抱着儿子出来。

    “哎哟,舍得过来了?我刚要找你,先跟我回家。”

    周娇摇摇头,“在这说吧。我怕进门舍不得出来。王大娘这几天火很大,还是别撞木仓口上。我过来想跟你说,老队长让我们回去一趟。”

    张国庆低声说道:“最多再熬个把月,这活动就黄了。无聊了,你就当看热闹。老队长那,看明天你有没有时间。”

    “嗯。你找我什么事?”

    张国庆举着平安,“我和儿子想你了。中午又是玉米饼、清水白菜?今年大酱、咸菜都没机会做,娘该急坏了。”

    周娇想了下,咬牙说道:“明天一定回村。再不回去,院子的东西全糟蹋了。还有密林子栗子那些,我想起来就睡不着。”

    张国庆哈哈直笑,“行。那我送你回去。”

    夫妻俩一路闲聊,逗着孩子。这样的情景让周娇更是怀念以前自由自在的日子。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周娇抱着孩子坐在张国庆的自行车后面,回了村里。

    夫妻两人先收割完自家的后院,清洗干净后,找到了老队长。

    一直笑容满面的老队长如今愁眉苦脸,见到张国庆一家人,挤出难看的笑容,拉着他进了里屋。

    “小五,三爷爷也不跟你套圈子。你给三爷爷说实话。这炉子啥时候可以停下?如今每个人都没心思忙活地里。地里的活不干,来年吃什么?再加上入秋到现在还没下场雨,三爷爷是愁得整宿睡不着。”

    张国庆昨晚与周娇商量过,这会说道:“炉子一时半会停不下来。上头要求了,谁敢?我看县城最多搞到入冬就结束了。没柴,再砍树,大冬天的柴也不能用是吧?你老只能慢慢拖着。”

    老队长听了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就是没人商量。你这么说,我心里有底了。”

    张国庆想想说道:“三爷爷,如今村里食堂伙食怎么样?我们街道那,已经换玉米饼和清水白菜。每人按照口粮定量。”

    “好小子!”老队长站起身拍了拍张国庆笑道,“咱们周围几个村都省着口粮,这不下雨,谁也不敢乱来。有刺头也被家里压下。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是经过那年月,懂得这里面的道道。”

    张国庆听了笑眯眯地点点头,“县城那头如今管理的紧,那没事我先走了。”

    “没事了。我就不耽误你们办正事。记得县城只要停了炉子,赶紧给我通信。记住了吧?”

    张国庆跟着他后面边走边说。别说通信,只要一停下炉子,他爹娘就一分钟都不待先跑回家。

    站在北山脚下,张国庆望着附近光秃秃的一片,心里充满了悲伤。抬头望着远处的大青山,心情才好些。

    幸好他没有灭了狼群。要是没了狼的嚎叫声,估计方圆几个村行动,大青山也就再也不是大青山了。

    将孩子绑在胸前,张国庆背起周娇飞快的奔跑。再次掂量她的体重,他心里充满了无力感。

    再次踏入密林子,在这熟悉的地方,夫妻俩人终于感受到了自由的快乐,一家人可以毫无顾忌的欢笑,也无须隐藏孩子的早慧。

    “娇娇,儿子周岁你有什么安排?要不要出去走走?”

    周娇叹了口气,“那会还不知道又出什么幺蛾子。再说吧。”

    说完见他一脸担忧,周娇拉了拉手,朝他扮鬼脸逗得父子俩发出笑声,心里才松了口气。

    秋天真是收获的季节,满山的物资让周娇一时忘了时间,忘了忧愁。

    张国庆有心让儿子见识如何打猎,特意重新调了背带,让面向前方,拿着小石头在周围打野鸡野兔。

    对于自家儿子,他是相当骄傲。要不是孩子小,他真打算将自己一身打猎功夫传授给儿子。

    吃过一顿烧烤,解了馋。到了中午,一家人也没再回村,偷溜着回了县城。

    县城里,张母用饭盒装好玉米饼,拉着张爹去了老儿子家。

    “孩子娘,咱们这么走了没关系?要不还是在那待着,反正敲石头又不累。”

    张母低声说道:“这几天全是将铁疙瘩放炉里重新炼,敲出来的一堆堆石头都没动。除了烧炉子的那班人,咱们这些人都开始走动,不碍事。”

    开了院子大门,张爹夫妇俩进了西屋。

    张母下意识拉开柜子,一看,笑道:“孩子爹,你看看你老儿子给准备的东西,真够齐全。他也不担心咱们没过来坏了。”

    张爹伸头过去看了看,抽屉里塞满几包炒干果、豆腐干、几包糕点…再看了眼地上的小酒坛。

    他高兴地笑道:“他和娇娇是担心咱们俩人吃不饱。你没看娇娇每次开饭都偷偷塞给咱们饭菜。迟点他们准会带肉回来。老伴,咱们喝一口……”

    “爹,娘,是不是你们在家?”

    “说曹操,曹操可不就来了。”张爹听得外面喊声,马上高兴地喊着让张国庆他们快进来。

    张国庆他们一进来,果然如同张爹所料,周娇拿出两个饭盒放在炕桌上,地下还扔着四五个大泥团。

    张母顾不上看饭盒里面的鸡腿,她不可置信的问道:“地上这几团不会是**?你们上山了?”

    她怀里的平安听到,马上指着地上泥团,“吃…吃肉肉…”

    “乖孙子,你还有肉给奶奶吃好不好?”

    平安立即摇头,“没了…没了…”

    惹得张母和张爹哈哈大笑。

    张爹逗着孙子,喝着老儿子倒的酒,听着老伴和儿媳妇的交谈声音。他觉得日子真是越过越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