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子已经到了秋天的尾巴。

    脱不开身的周孝正让周娇俩人带孩子回京。

    周娇考虑再三,还是拒绝了。不是不想她爸,可太麻烦了。

    人情债最难还,她不愿意在刀口上让赵传光冒险。真心待她的人太少了,她舍不得损失一人。

    最关键的,也许…或许…东北离自己夫妻俩越来越远了。她想多留些回忆,将来可以想起东北的日子。

    十月十二日,平安的生日。

    可何尝不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日。

    前世如烟,今生需珍惜。

    她想纪念这个满一年的纪念日。在东北,在这天,留下一个完整的记忆。

    “娇娇,我们单位伙食也退步了。”

    “能吃饱就行了。如今我和爹娘口粮都不多,我真担心爹娘吃不饱。早知道当初不迁移他们户口了。”

    张国庆笑着拍了拍她脑袋,“那还不容易?户口迁回去更方便。如今村里过了农忙,老队长也减了每人饭量。”

    周娇笑笑。她当然知道城里户口比农村好,最起码有基本保障。如今炼铁也是已经停歇。她傻了才会将公婆户口迁回去。

    张国庆见平安一直安安静静玩着积木,奇怪的问道:“儿子,你怎么不闹着走了?不找小哥哥们了?”

    平安抬头说道:“要糖,不玩。”说完,立即低头继续堆积积木。

    张国庆回味一会,“你石头哥哥他们跟你要糖了,你不喜欢跟他们玩,对不对?”

    “他们没糖,我不玩。”

    周娇听了抿嘴闷笑。

    “儿子厉害了,还知道等价交易。儿子你想什么礼物?”

    周娇看着孩子眨巴着大眼睛,皱着眉头。

    她笑着解释道:“哥,你说的等价交易,他听不懂。平安,爸爸说的等价交易,要等你大了才知道。”

    “嗯,儿子,你要什么礼物?”

    平安露出乳牙笑眯眯的指了指炕上的玩具。

    “行,爸爸带你去坐车买玩具。”

    “谢谢爸爸。”

    张国庆摸了摸小他脑袋。心里琢磨提前带着娘俩去省城,最好住一晚,搞个生日蛋糕,让孩子高兴高兴。

    此刻周孝正也在和林丽珊商量孩子周岁的事情。

    “娇娇怕麻烦。你带着一堆人过去,她招待得过来吗?你想想程家、林家加上赵传光他们一堆人,这么多人过去,小五那边亲戚也一定过去,那还不得累死我们娇娇。”

    林丽珊愁眉苦脸地看着他,希望他能给个主意。

    她爸早早就吩咐她记得通知大家一起走,连她大嫂都亲口向她提起了。更别说她小妹了。要不是她死命拉住,老爷子这次又要过去了。

    周孝正一直知道自家外孙平安早慧、力气大异于常人。如今从娇娇的信里更是发现孩子已经不是早慧了,更不想让孩子显现他人眼前。

    他与女儿的想法一样——让孩子留着实力当底牌。平安只要好好长大就行,他也不希望孩子引人瞩目。

    周孝正考虑了一会,说道:“要不,你这次也别过去。随便找个借口告诉大家,你没法过去。小姨和如珠她们,我已经约好等孩子回京。”

    林丽珊一脸遗憾,欲言欲止的点点头。

    “那没事我先去找小姨。过两天赵传尧要回东北,孩子的周岁礼刚好给他带回去。你也再看看还有什么遗落的地方。”

    林丽珊望着丈夫离开的背影,脑子里出现林老爷子那双充满期待的双眼。

    此刻耳边响起妹妹的叮嘱:“姐,这次是个机会。趁着孩子周岁,大嫂她既然要过去走人情,往后两家就能慢慢恢复来往,要不然会越来越生疏。不过你还得看姐夫什么意思。他要是不赞成,你就算了。”

    她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这事怎么这么复杂?害得自己都不能出行?

    唉……可惜如今再也不能找老太太商量了,要不然哪里用自己犯愁。

    陈婶出来时,刚好看到林丽珊皱着脸,头发抓得乱七八糟,一直用右脚踹着地。她忍不住笑出声。

    林丽珊回醒,尴尬地抚平头发,笑道:“我又去不了东北了。”

    她总不能说自己如今有事都没人商量,也没人再帮自己安排好。她不傻!说出去会被人笑话死。可自己真习惯了有事找老太太。

    唉….她家娇娇什么时候能回家啊。只要孩子回来,往后自己就不用愁了。

    周娇此刻不知道她妈的想法,要不然一定无语——到底谁是妈?

    陈婶安慰道:“去不了就去不了,你多给娇娇写信。刚好攒够假期,往后有时间可以多陪孩子。”

    不管几家人各自有多少算计,多少无奈,多少真情实意。

    日子天天过去,迎来了平安的周岁。

    “姥姥的鞋,奶奶的袜,姑姑姨娘的黄马褂。”

    南方与北方两地截然不同的风俗,没影响到大家对孩子的喜爱。

    昨天开始,家里陆陆续续不停的来人。

    尽管张国庆与周娇再三声明:他们没打算办周岁酒。

    可该来的人,还是全来了……

    此刻客厅挤满了人,炕上围坐着林老爷子、张爹、张家族长、老队长、两族老、张大伯、张小叔、几位张家亲家长辈。

    炕前张国庆身边,身后围着一群亲朋好友。

    大家都在等待炕中间的平安抓周。

    一本书、一毛笔、一印章、一算盘、一木木仓、一张钱…..

    “儿子,开始…..”

    随着张国庆一声令下,一身红的平安抬头看向人群里的周娇,见她笑眯眯的点头,赶紧抓起一张钱、一印章、一把木仓放入怀里。

    引得现场众人哈哈大笑,随口而出各种吉祥话、祝福语。

    张国庆见儿子眼珠子紧追不放地盯住老族长手上的书本、老队长他们手上的几样新奇物件。

    哎哟…他儿子小气性子发作了。

    张国庆赶紧抱起儿子,拍了拍儿子——这会可不能开口喊,都是我的。那可真是穿帮了!

    周娇耳闻大家的猜测祝福,她笑笑。见一切已经结束,顾不上与她妈一群女眷多说几句,赶紧跟着两个大姑姐去厨房端面条。

    厨房里,张家村最高龄的二奶奶坐在桌子旁,笑眯眯的看着忙碌一团的众人,听着大家谈论刚才的抓周。

    抓周啊……她如今已经想不起自己烧过多少碗长寿面,可张小五父子俩的长寿面还真与众不同。

    家庭和睦,一定会长命百岁。如同她这把年纪了,还能安享晚年,万事逐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