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了省城,一切俗事也来了。

    眼看次日要出发,林老爷子开始频频外出。

    一日内张国庆随着他出去两次。应酬往来,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回了招待所,他抱起儿子带着周娇找了一处地方。

    “娇娇,我看情况,老爷子应该与那些老头谈好林定胜兄弟俩的事情。现在估计谋求得是在谁手下。”

    周娇轻笑,“这边确定,还有西北呢?随他折腾。”

    张国庆朝四周看了看,低声说道:“你就不想知道他晚上想约谁?”

    “谁?”

    “疯子叔!让我打电话过去了。”

    周娇轻皱眉头,“那你答应了?疯子叔会不会误会?”

    “不打怎么推?我说老爷子让我打电话约他出来有事。疯子叔不傻,他该心里有数。等会我就走。唉…你说这都是什么事。”

    周娇笑笑,拍了拍他,“你过去一看不对劲就回来。为了林家两兄弟,你没必要委屈自己。不乐意就直接说,我们不欠林家。”

    张国庆点点头,“那我看情况。要是老爷子借着爸的面子提什么要求,我会开口回绝。今晚你早上陪儿子睡觉,养足精神。明天他们走了,我们让儿子好好透口气。”

    说完,张国庆怜惜地摸了摸平安脑袋,“本来想让儿子玩个高兴。现在好了,这几天都成哑巴了。儿子,爸爸明天带你上街,让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说话就说话。”

    周娇白了他一眼,伸手欲接过孩子,可举起的胳膊都酸了也不见孩子过来。

    “算了,我先抱到里面。今天一天都没怎么抱过,儿子想爸爸了了吧。晚上想吃什么告诉妈妈知道吗?”

    回了招待所,张国庆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平安见到大家后,使劲地搂住他的脖子,怎么也不愿意下来。

    夫妻两人对视看一眼。

    无论谁让平安下来,他都摇头。

    大家见了开心的大笑,拿出玩具、水果哄他,他就埋首在张国庆兄前不抬头。

    唯一周娇喊她,抬头看一眼,继续搂紧脖子,低头埋首。

    无奈之下,张国庆看向林老爷子。

    林老爷子见离约定时间不早了,笑着让张国庆带着孩子一起过去。

    离开还没一个小时,张国庆单独抱着儿子回了招待所。

    房间里,大家好奇的看着这对父子。

    “你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张国庆哭笑不得,他舍不得委屈儿子,笑道:“孩子有些困了。我在那没事就先回来。老爷子有警卫员陪着,迟点回来。”

    大家听他这么说,赶紧开始移到别的房间继续再聊,让他们夫妻先安排孩子睡觉。

    人走后,张国庆赶紧关上房门,笑道:“你小子厉害!差点连爸爸被你骗了。”

    周娇看着平安毫无睡意,迈着小腿去翻行李,拎出去一包玩具。她疑惑地看了看张国庆。

    “哈哈…一到那里。看到疯子叔,平安伸手让他抱。把疯子叔高兴坏了,问平安是不是还记得他,一直喂着平安吃糕点。

    好了,重点来了,儿子刚开始一直笑眯眯,也不开口,等他吃饱不吃了。老爷子开始与疯子叔谈话。还没等老爷子开口说两句,儿子下地抓着我,喊着走。疯子叔上前哄他,你知道他干吗?”

    周娇听到这里,见他停止,笑了笑。只要说到儿子,她不信他憋得住。

    “嘿嘿…儿子朝疯子叔和老爷子咯咯笑,飞快地爬到我身上,搂住我脖子,他也不开口,扭着身子就一直朝着门外指。”

    周娇上前点点平安鼻子,“小坏蛋!”

    “好宝宝。”

    夫妻两人见孩子回嘴,乐得不敢大笑出声。

    周娇绝对相信回来途中,张国庆一定夸了不少好话。

    她担心孩子现在是非观不强。要是再不改正,他听得是非是懂,还以为自己对了。开始耐心地一遍遍告诉他,今晚他哪里好,哪里做的不好。

    这会孩子幼小,没人计较礼数。可她不容许自己的孩子耍小聪明,却失了礼貌。

    次日早上大家围聚在站台,送走了依依惜别的林老爷子、林丽珊他们一行人。

    看着列车开走了。

    张国庆高兴地高举儿子,“儿子,我们出发!”

    惹得平安咯咯直笑,“玩…”

    张母不放心的让老儿子小心点,“接着不回家吗?”

    “爹娘,走,我们晚上再回去。”周娇赶紧挽起张母,再说,她婆婆又要念叨花钱了。

    张爹看着前面婆媳俩人低声交谈时不时发出笑声,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停。

    “平安,要不要爷爷抱?”

    张国庆看着迈着小腿的儿子,“他这几天憋得慌,现在不让人抱。爹,我看你都听完那些戏剧了,咱们去找点新唱片怎么样?”

    张爹听到了,考虑了会,说道:“戏剧算了,看看有没有新的评书。”他如今也算涨见识了,知道自己不说,老儿子一定会去寻摸,还不如直接开口。

    友谊商城内,张国庆让周娇陪着父母,他自己带着儿子上了玩具柜台。

    柜台前,平安看了好久,摇摇头。

    张国庆发现里面种类还真不多,家里玩具比这还多。他考虑是不是可以拿出电动玩具躲在卧室里给孩子玩。

    实在没什么的东西让孩子满意。他只能带孩子上街去市场,去游乐园,去公园。举着相机珍惜地拍下镜头里儿子欢笑面容。

    最让一家人哭笑不得的是——在公园内,平安沿途遇到与他同龄的小伙伴,他就喜欢停下来喊着宝宝。

    一靠近小婴儿就喊臭;一有婴儿啼哭,他高兴的拍着小手,咯咯笑。

    远远看到一位老人家有胡子非得要上前让对方抱,吓得张国庆赶紧抱走。他儿子纯粹就是想拔人家胡子。

    临近傍晚,张国庆独自去军区拿行李,顺便向赵传光告别。

    私底下,赵传光告诉他,昨晚林老爷子确实向疯子提起,有机会希望自己大孙子能在他手下好好培养。

    结果,疯子让老爷子找上面调动,他没权利开口要人。听说林老爷子还打算去西北一次。

    张国庆笑笑没说什么。他无意阻止他人工作调动。唯有自身有能力了,够优秀了。他才惧怕他人。

    世上能人辈出,可人人目标不同。有人求名、有人求利、有人求快乐、有人求刺激。他惟求将来自己能护得住妻儿安全,让家人平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