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86章 冤家宜结不宜解
    两家亲家聊了许久,眼看要做晚饭。

    黄父刚站起身要告辞,就听到外面张国庆的声音。

    他朝张爹笑道,“你老儿子追来了。”

    “爹娘,你们怎么不等我回来?哎哟,稀客。黄大爷,大娘可是好久没见过你们了。这次过来待我嫂子这多玩两天。刚好我爹娘跟我回去。”

    黄父看着一脸笑呵呵的张国庆,“可别。我住你黄二哥家。你爹娘跟不跟你回去,就看你办事了。”

    黄翠兰在一旁说道:“小五让爹娘在家住吧。你大哥想爹娘了。”

    她一说完,大家哄然大笑。

    张国庆摇头笑道:“我大哥跟二哥一样。这么大了还想爹娘,都七老八十了,还跟奶娃娃一样。”

    “你怎么过来了,这么早下班?”

    张国庆来到他娘身边坐下,随手将手上一个包裹放在脚下,“我估计你跟爹会溜走,回家一看,娇娇说你们早走了,如今也没车,她也不知道你们到了没。我就过来看看。娘,算了,我不拉你跟爹回去,不过过个一两天你们可要回家看看。”

    张母笑着点点头。她知道老儿子怕他们饿着。

    黄父朝老伴使眼色让她走。见她一脸不情愿,他赶紧朝张爹说道:“亲家,我们先走。明天上我老二家坐坐。”

    “这么早回去干吗?吃了再走。”

    “不了。小五有空记得去你黄二哥那坐坐。”

    张国庆站起身,送他们出了房门,“一定一定。黄大爷没事多过来走动,刚好我爹娘在这边没熟人。”

    看着张爹他们一群人出了院子。张国庆赶紧提起东西,拉张母进东屋。

    张母来不及问出了什么事。

    张国庆已经解开包裹,从里面拿出糕点、饼干、藕粉塞进炕琴抽屉里,余留一半放在木箱内。这样就是补贴给喜子三兄弟,也不怕老两口没得吃。

    最后将包裹里的花生、松子、板栗等下酒菜全部放进衣柜内,余下包裹里的炸鱼干、肉条那些熟食,让他傻眼了——还真没地方放了。

    张母低声骂道:“你这败家儿子,全拿过来,你们吃什么?快带回去。我们想吃了就回去。”

    “嘘…”张国庆低声说道:“你老儿子像傻子啊?放心吃,吃完了,你老儿子再给你找。你藏起来咱们自家人吃,别给黄家。”

    想想,他又不放心地说,“别抠我爹啊。没了跟我说。咱们家地窖还有,你老儿子还可以上山。”

    张爹进来就看到老伴和老儿子鬼头鬼脑嘀咕,闻闻香味,伸出手。

    张国庆递给他,“这没法藏先吃。这里酒还有吧?你没事让大哥陪你喝,喝完了我们还有。爹,你和娘在这闷就回家。西屋炕都一直烧着暖呼呼,半夜回家也不怕。谁给你气受了,你千万别忍。”

    张爹笑着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平安。你可真啰嗦,比你娘还啰嗦。”

    张母笑道:“别跟我小孙子比,你还真不如他。他会唱歌,你会不?”

    张国庆哈哈大笑。

    张爹踢了他一脚,“快回去。记得把我房里的酒给藏好。我都说要带,你娘非说这里有不让带,酒跟酒能比吗?”

    张国庆看向张母。这内部要沟通好,否则要失控了。

    张母摇摇头笑道:“你爹知道这里人多眼杂。你别搬过来,留着等他回去喝。”

    “爹说的是那坛酒啊?那不是多稀罕的人参。那我还是倒在酒瓶子给爹送来,要不然会被我二哥偷喝光。爹,王爷爷配置的好酒年底就能喝。你别担心没酒喝。”

    张爹不理张母使眼色,笑道:“都别送这边,这里不清净。你看你娘满意了。爹跟娘隔个两三天会回去一趟。记得告诉娇娇,现在已经很多村喝稀粥了。”

    张国庆点点头,“这事我会告诉她,她懂得怎么做。”

    谈完这些,张国庆也没打算走,他还得看看黄翠兰晚餐都准备了什么给他爹娘。

    假如不满意,他还是可以想办法让父母跟他过。正如周娇说得这么好的父母要是不孝顺会遭天谴。

    张母见老儿子泰然自若地陪着他们,“你还不回去?娇娇跟平安在家没关系吧?”

    张国庆摇头,“咱们家那块地安全。我先看过喜子他们再走。”

    过了半个多小时,张国庆还在与张爹聊天。

    张老大和喜子他们全部回来了,后面紧跟张老二。

    “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张母奇怪地问道。

    张国富四父子见到张爹张母、张国庆高兴得大笑。

    “小叔,我总算盼到你了。”

    “小叔,我已经有十一天没看到你了。”

    张国庆听了哈哈直笑,“看来上学确实不错,十一天都记住了。说吧,你们三个小家伙想干吗?要不跟小叔回家?”

    喜子皱眉看了看爷奶,又看了盯着他的弟弟们,最终摇摇头,“等放假我们去你那。爷爷奶奶刚回来,我舍不得走。”

    张国庆欣慰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叔一直知道喜子是个孝顺孩子,还是个模范哥哥。不用等放假,想什么时候来,你们就过来。学校里吃得怎么样?你们三个怎么这么瘦?我怎么看子文他们都没瘦?”

    喜子三兄弟委屈地看向黄翠兰。

    张国庆见状,笑笑,“你们不能这么看向你娘,外人看了会误会。你们娘刚来城里,可能哪里搞错了,你们要给你们娘一些时间。哪里觉得不合适可以提意见,不能不礼貌。你们看看不止你瘦,你娘她也瘦了。”

    黄翠兰感激地看向张国庆。

    张国庆倒不需要她感激,只是不希望孩子忘记为人子女本分。一个人要是连自己的父母都学不会尊重,还会尊重谁?

    “刚开始炼炉子他们吃学校食堂,我没注意。喜子三人怕生,不敢吃。我去他们学校跟老师讲了。”

    张国庆马上收敛笑意,这个问题就严重了。喜子是什么性子?怎么会怕生。

    他想了想问道:“你们在学校,是不是有大孩子欺负你?”

    喜子犹豫了下摇摇头。

    张国庆叹了口气。如今为了平安,他是费劲脑子,没想到这里还有三个问题孩子。

    “喜子,小叔告诉你。被人欺负不算丢人,被欺负了不敢说才丢人。你跟小叔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你别怕,你忘了你二叔是干什么的?

    要是那个人过分了,你二叔马上带他去局里关上一天。不管他多大本事,多么厉害,那他名声就毁了,他一辈子也毁了。

    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我们不欺负人,可老张家的人在县城还没人敢欺负到你们头上。”

    张老二点点头,“你小叔说得对。我们不仗势欺人,可别人也别想在我们头上撒尿。有事你说别怕。”

    喜子犹豫了会,看看张爹张母,再看看父母,“我们三兄弟跟人打架,明明不是我们错了,可我娘还打我们。那人叫李大光,他爸爸是干部。他在学校就爱欺负农村同学,爱欺负穷人家同学。

    老师说了他更凶,还用糖收买同学不让我们吃饭,故意撞倒我们三兄弟饭盒。”

    张国庆听了挺惊讶,如今也有这样的孩子。

    “你怕他爸爸是干部?”

    喜子摇头,“我不怕这个。我小婶她爹还是将军呢。”

    张国庆哑然失笑。

    “那你是怎么处理?现在情况怎么样?或者说你计划怎么报仇?”他才不信这小子没点想法。

    喜子犹豫了一下,在张国庆鼓励的眼神下,开口说道:“我和几个老被欺负的同学打算团结一起揍他。可他们都怕李大光,李大光他娘是个母老虎。我想先忍着,等没人了,我就揍他,揍了谁也不知道。”

    张国庆阻止张老二开口,他想了想问道:“小叔想问你一个问题。假如这个李大光没在学校了。你是想转学,还是继续上学?还有小左右你们也要想想。”

    喜子三兄弟毫不犹豫,“转学。”

    张国庆点点头。难怪三兄弟会怪他们的娘。这学校属于郊区农村,根本没办法跟他联系的县小相提并论。

    “你们下个学期全转到县小。现在保密知道吧?接下来我们就谈谈李大光这个问题。二哥,姓李,是不是那个胖子李,他婆娘可不就是占着他是民兵队长,出名母老虎。”

    张老二听到一半哈哈大笑,见除了张国庆,家人都不解,“小五干吗的?你们忘了?喜子,你有没有跟李大光说你小叔是小五张国庆?”

    喜子想想摇摇头,“同学们都知道我爸在粮店上班,我还有二叔,小叔,可不知道我二叔小叔干啥。”

    张老二笑着拍了拍他脑袋,“傻小子,你只要在李大光前面告诉他,你小叔是小五张国庆,他死定了。他一定向你道歉。”

    “二哥,别教坏孩子。你二叔逗你们玩。你说你二叔是局里张国强,他也不敢动你。为什么?这就是权力。你们还小,不需要知道这些。只要记住爷爷奶奶平时教育你们的话,还有受到欺负,别傻乎乎想跟人拼命。你背地揍他?揍不过怎么办?要是不小心自己受伤了怎么办?傻!”

    张老二问他,“小五,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卸了胖子李,给喜子他们出气?”

    张国庆笑着摇摇头,“孩子们的战争,看喜子他们的意思。他们大人没出面,咱们别出面。”

    张老二会意点点头。

    喜子听了,连忙说道:“小叔,我知道怎么做了。我明天就告诉他,我小叔是小五张国庆。他要是还欺负我,我就去找他爹,他爹要是不给你面子,你听二叔卸了他。”

    张国庆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说道:“你问你爷爷,他说行就行。”

    张爹笑笑,“不用这么麻烦。明天让你奶奶带你去人家家里。你奶奶一过去就没事了。冤家宜结不宜解。不过,这样品行的孩子,你们三兄弟以后也别跟他来往密切。往后在外面也别四处张扬你小叔。”

    谈完解决办法,张母让黄翠兰赶紧上菜。她可算放心了,只要不是她媳妇贴娘家,饿瘦孩子就好。至于那什么母老虎,她绝对让人家服服帖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