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今年的冬天冷吗?

    很冷,冷到骨子里,冷到心里…

    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屋里除了一个炕上还有些热气,很冷…

    结块的棉絮盖住了身子,打鼓的肚子,更冷…

    张国庆此时站在茅草房内看到眼前一幕幕,冷意从脚底一个激灵到头顶。

    爱情有时候很伟大…

    他丈母娘林丽珊为了爱人抛弃亲生骨肉,十七年流落在外…

    张五爷为了亡妻,几十年孑然一人守着将要倒塌的家…

    可现实摆在眼前,张五爷是觉得自己活够了,还是仅仅不想离开这个曾经充满爱意柔情的小屋?

    张国庆朝身后的族叔摇摇头,上前一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老头子。

    “小五,你和你叔回去。我不住他家、也不住你家…”

    “五爷爷,你想五奶奶了吧?她一定等你大年夜陪她聊天。”

    一旁过继给张五爷的族叔,“小五…”

    “嘘”张国庆朝他示意,接着说道:“我爷爷一定还惦记你陪他喝酒。他有没托梦过来说想吃什么?我想想,他爱吃红烧肉,尤其要炖的烂烂的,入口即化。最喜欢那香香的肉汁到在白米饭里,他常说这人不管吃什么,没有香喷喷的大米饭好吃。

    你不告诉五奶奶以后的世道怎么样。不告诉我爷爷,我将来怎么样,他们一定很生气。消息都不灵通了,你说他们怎么不生气。”

    “你爷爷最喜欢不是红烧肉。他最喜欢老高烧,最喜欢花生米,最喜欢烤鸡…哎呦,臭小子,你故意的。”

    张国庆听到张五爷终于开口,哈哈大笑。

    “七叔,我抱五爷,你关好门。五爷爷,你放心,这屋里觉得塌不了。”

    张五爷听到,立即爬起身,“你小子干嘛?我真不去。你要是不放心就帮我打些柴火过来。”

    “爹,你跟我回家好不好?你孙子他们都想你过去。”

    “不要!”

    张国庆沉默了一会,摇摇头,“固执老头。你等着我回去很快过来。”

    搬完自己村里小院的柴火,他想想又不放心,偷偷的塞一袋子苞米面放在旧被子里面送过去。

    碍于外人在,张国庆也没多说什么,用手比了比。见张五爷明白,他就放心了。过继再怎么好都不是自家孩子。

    安置好老头子,他赶紧回县城。大中午就这么突然被人喊回村,他还以为出什么事了。现在他媳妇一定担心坏了。

    县城里,怕两处烧柴惹眼,如今周娇已经放弃用厨房。反正肉香、海鲜目前也不能烧。她直接在客厅开火。人来了野菜窝窝头,没外人一家三口开小灶。

    她如今不止担心张国庆,更担心她爸周孝正。好端端的去什么南方开会,害得她提心吊胆。

    “妈妈,吃饺子。”

    周娇被儿子的声音逗乐。真是好孩子!还知道留两个给自己。

    “儿子,别人问你吃什么,你怎么说?”

    “野菜窝窝头,没了。”

    周娇逗着儿子,闻着空气里的饺子味,暗自琢磨该马上消除异味。

    她还记得前两天隔壁王婶家发出一阵阵肉香味,吸引了多少孩子围在院子外。那一锅骨头汤喝得孩子们个个眼睛发亮。

    平安听到大门的开锁声音,高兴的跳了起来,“妈妈,是爸爸!爸爸回来了。”

    周娇赶紧站起身,拦住他,“在炕上不能跳,危险!”

    过了会,张国庆一进来,迎面扑来一个小肉蛋,他伸手抱住,高高举起,“儿子,今天吃了什么?”

    “饺子。”

    周娇盛好一盘饺子放在桌上,笑眯眯地看着父子俩玩闹。

    “娇娇,中午走得太急,忘了跟你说干爸来电话。他说爸过两天就回京,现在人在海市,让你别担心。”

    周娇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问起了村里情况。

    张国庆看了眼怀里的孩子,他尽量用通俗简单的语言开始简述。他儿子如今都听懂了,早点知道外面情况也好。

    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张国庆刚出了家门,遇上了隔壁老陈。

    老陈往左右看看,向他招招手。

    张国庆见状心里怦怦直跳。每次老陈这神态就没好事。他赶紧疾步上前。

    “叔,你这会去上班?”

    “嗯。你家里还有钱吧?记得带娇娇去买些点心,存在家里给孩子补充营养。咱们大人没关系,孩子不能省。”

    张国庆笑眯眯的说道:“叔,谢了。”说完,俩人心照不宣地闲聊两句,散开各自去上班。

    看来粮食局又要出幺蛾子了。上次减量,这次又是什么?

    此刻张国庆越发觉得有个好邻居是多大的幸运。不过,他也没亏待对方,有来有往才是长久之道。

    一进办公室还没坐下,几个同事全盯着张国庆。

    他闻了闻身上气味——没有饺子味。

    他疑惑地望了望四周,“怎么了?干吗全看着我?”

    一同事上前笑道:“小五,你人面广,脑子聪明。快帮我们大家伙想想到哪里能搞到口粮。只要是吃的都行。”

    张国庆闻言皱起眉头,苦着脸,“去哪寻摸?我们食堂算好的了。我刚从村里回来,村里粥都是清汤。”

    一个同事摸着肚子,“好什么好。我中午吃了一泡尿早没了。天天吃糕点也不是办法。工资都不够花。”

    张国庆暗自腹议:这就受不了了,还没得很呢。

    “你光棍一个,还好解决。我们两口子五个孩子,那才是受罪。唉…我已经整整五天没吃口干的。”

    张国庆看着眼前一堆人七嘴八舌。说来说去,缺粮,还是缺粮。

    “唉…”

    “你叹什么气?你媳妇出了名的猫胃,省下的口粮都够你吃了。更别说你老丈人填补,你几个叔叔在省城还能光看着。”

    张国庆苦笑着摇摇头,“如今大家都差不多。我老丈人两口子吃食堂,他们能留多少余粮?几个叔叔家哪家没几个孩子。我也愁了好几天,想去哪里弄点大米熬粥给孩子喝。好不容易养得白胖,这段时间又瘦了。”

    “那你儿子如今都吃什么?我家小儿子昨天想吃鸡蛋都想哭了。唉…大人没关系,孩子们遭罪了。”

    张国庆想想说道,“我们用糕点碾碎熬成糊或者大白菜切碎熬玉米粥。鸡蛋上个月开始买不到就没吃了。”

    说完,他打量着大家的神色。一想到自家儿子那一身肉,他还真不能说得家里严重缺营养。

    “我媳妇也是这样喂孩子。除了糕点,每次苞米面领回家,重新加工,筛出最细的一层留给孩子。”

    “我上次砸冰捞了几条鱼,就见我媳妇将鱼肉刮出来,粘成团。这种南方鱼丸适合婴儿。”

    张国庆听着大家开始高兴畅谈养儿育方,望着前方,他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还有多少这样的欢笑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