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92章 爸,我好想好想吃肉
    一场考试过后,张国庆家迎来了人潮高峰期。

    以往这个时候,大大小小的集市已经开始,大人们、孩子们还可以赶集,凑凑热闹,也算有个好去处。

    今天关闭集市,孩子们放假了,除了在大雪地玩冰车,家里也没苞米可以搓。张家孙辈以及几个外孙,全一股拥挤到小院。

    大雪天天气贼冷,今年其他人家可没与张国庆家里一样,火墙火炕让正房温暖如春,在里面都不用穿几件衣服。

    喜子他们是打死也不回家。每到晚上西屋、书房两个炕上挨着大大小小的脑袋,一水的孩子。

    没过几天,铁三角的李青林与张云涛背着口粮,提着换洗衣服的包裹入住小院,霸占了西屋剩下的一张木床。

    赵媛媛很生气。她就迟了这么一会,唯一的一个房间也被霸占了。她总不能挤到周娇一家人的炕上吧?没办法,她挨着孩子们睡。

    蜂窝煤确实比煤球好用。

    左邻王婶念叨了好几个月的蜂窝煤终于让她后悔得连肠子都青了,看着隔不远的张家、陈家,她安慰自己,还好可以串串门。

    黄娟是最高兴。尽管她家没有张国庆那大力气的强劳力,可也能东拼西凑地抽出时间赶制了不少蜂窝煤。她就说嘛,既然上面让人使用蜂窝煤,连一向精明的张国庆都赞同,那就要必须跟随。

    她得意地斜眼看着爱人老陈。看看,她这个内当家称职吧?今年到现在,家里人可是没一个长冻疮。

    张家小院每天传出欢快的笑声,引得附近孩子们开始慢慢聚集,引得退休的老头子、老太太时常上门。

    打雪仗、堆雪人、做冰灯、老鹰捉小鸡、抓嘎拉哈,让孩子们过足了瘾;听戏剧、听评书、拉家常、纳鞋底、偶尔结伴去邻里串门,让张爹张母两老每天嘴笑得合不拢。一时之间大家仿佛忘记了缺粮,提前过上节日。

    周娇痛且快乐着。儿子每天有玩伴,高兴的晚上连入睡都带着笑颜。公公婆婆有伙伴,整天乐哈哈,不再闹着走。

    唯一让她痛苦的是空间内的东西,那简直摸得着,看得着,可吃不着。想到气味,她是一点也不敢使用。但是每天不是野菜窝窝头,就是玉米饼、地瓜粥,要不就是酸菜汤,让她的胃好疼。

    周娇常常向张国庆自嘲。她算提前出家修行,就差守着一盏青灯,一个木鱼了。惹得张国庆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日子一天天过去,李青林与张云涛去外家过年了。还没等周娇羡慕,赵媛媛跟着双胞胎哥哥紧随其后去了外家。

    四人的离开减轻了周娇的负担,可也增加了她对在京城父亲的思念。尤其林丽珊私底下偷偷来信告诉周娇,她爸天天忙个不停,人都瘦了。

    世人都有私心。她怀疑让她爸带回去的东西,估计全被她爸给贡献了。说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她甚至怀疑上她妈林丽珊是不是也将东西往娘家挪。种种担忧,让她更是挂念父亲。

    事关周孝正,那是她两世唯一的亲人。次日,周娇冒着风险跑到省城寄出东西到程老太太手上。

    如果说,京城还有谁真心实意对待周孝正?

    周娇觉得唯有程老太太一人。抛去家族利益,唯一是老太太一人真心实意对待他们父女俩。

    尽管周娇心底认可自己母亲。可那天出事前的一翻谈话,林丽珊对娘家的认可,对周孝正的怀疑,还是给周娇留下阴影。

    过了腊月初十,领完三个儿子家的供应,张爹张母带着一车的孩子们,坐上村里的爬犁牛车回了老家。

    “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故乡这个地方,在张爹张母的心中,那就是他们的张家村。县城再怎么好,他们留恋的还是村口的老槐树。

    站在大门口,随着牛车转弯消失,夫妻俩皆松了口气。

    张国庆看着怀里的孩子,今天还真反常,他以为又有场哭戏。

    “儿子,你怎么不闹着跟爷爷他们回去?”

    平安张口一说,“吵。”

    周娇抿嘴闷笑。自家儿子,她了解的很。不仅仅是为了吵,更多是小气。他嫌弃别人动他小人书,动他玩具,分吃他的食物。

    刚开始孩子们多了,一下子热闹了,他很高兴,出手很大方。可随着发现自己的水果要分人,什么东西都要分给别人,他乐意才怪。

    张国庆抱着儿子进了院子,“嗯,确实吵。可你不想爷爷奶奶?”

    “不想。我的糖被奶奶给哥哥了。”

    周娇听了高兴不起来,这么小就记仇怎么能行?“平安,奶奶最疼你。要是知道你这么想会很伤心。家里好多糖,奶奶才分给哥哥们。少的苹果,奶奶是不是舍不得给别人,全留给你吃?”

    平安低下头说道:“可是很多哥哥们都没给我东西。”

    张国庆朝她摇摇头,摸了摸孩子脑袋,“以后奶奶要分你东西,你告诉奶奶你不愿意。知道不知道?这次平安做得很好。不高兴了也没哭闹,是个好孩子。”

    他可不觉得平安做错。别人又不知道他们家有空间,现在什么东西都紧缺。谁家不是让孩子紧紧把住手上的东西。几个侄儿外甥过来是带了口粮过来,可他补贴的更多。除了两个姐姐时常送些零食过来,两个哥嫂可是都空手上门。

    “爸爸,我好想好想吃肉。”

    平安一说完,心疼的张国庆差点掉眼泪。这些日子,为了安全,真是委屈他儿子了。这么小的人告诉他不能让人闻出味道,孩子就绝口不提想吃什么。

    “好。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爸爸妈妈都藏起来了。”

    周娇头疼地看着这对父子。有这样的爸,难怪儿子会小气。

    张国庆举着儿子,随着孩子的笑声而哈哈大笑,“媳妇,娇娇,老婆,你别愁。我们儿子他不小气,他这是有原则。”

    周娇哑然失笑。宠吧,爱宠就宠吧。省得半夜老说孩子饿瘦了。

    接下来的日子,为了避免有人来串门,周娇让张国庆上班出去在外面锁上门。别说平安觉得吵,她也觉得闹了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