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94章 可你能吗?
    吃饱喝足,出了程家大门。满面笑容的林丽珊拎着包裹,迈着轻松地步伐,哼着歌曲走在小道上。

    不远处走出一道靓丽的身影,尽管正面没法得视,可凭这背影、行走的姿势也能看出对方一定不是普通姿色。

    林丽珊瞟了眼,轻轻皱了皱眉头,心里嘀咕,曲晓月怎么又回来了?待在老毛子那不是挺好的吗?不会还不死心吧?随即她眼珠子转了转,无视对方停住脚步转身向自己迎面而来。

    “珊珊,怎么?不认识了?”

    林丽珊故作恍然大悟,“原来是小月姐,我还以为是哪家大姑娘。你几时回来?这次身体修养的怎么样?”

    曲晓月皱眉手按心口,“人都老了,还什么大姑娘。你倒是一如既往年轻漂亮。你这是从哪回来?”

    林丽珊认真地打量自己,再打量对方,摇摇头,“没法比。大美人还是大美人。你看你这状如西施捧心让我看了都难受。这回医生说过你得了什么病吗?”

    曲晓月紧锁眉头,闷闷不乐说道:“没说,就让我继续休养。我的病可能好不了。”

    林丽珊可没兴趣陪她闲聊,见她静静站在那一动不动,那她眼神一直往自己身后张望。她脑子一个灵光闪过,莫非是想偶遇自家男人?

    林丽珊确定不用医生诊断,她都知道这女人得了神经病——脑子绝对出问题了。自家男人跟她一根毛也没关系,偏偏搞得好像被抛弃似的。她暗暗鄙视对方,有贼心没贼胆——有种不要一看到正哥就逃。

    “你随意,我先去找我爸。”说完,林丽珊抬脚欲走。

    “唉…别急着走。陪我多聊几句。”

    林丽珊无奈地举了举手上包裹,“我家娇娇给她姥爷的包裹,我还得送去。你说吧,想说什么?”

    曲晓月从她手上一直看到她脸上,幽幽地说道:“你命真好,还有个女儿。不像我,一个牵挂的人也没有。”

    林丽珊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发现找不出话安慰她。难道说你这辈子也挺好,除了没法生育,不比自己差?

    “珊珊,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羡慕就是你。当年我要是像你这么勇敢,如今我该是多么幸福。有个深爱的丈夫,有个聪慧的女儿。”

    林丽珊苦笑地摇摇头。自己有什么让她好羡慕?她在享受人生,自己天天活在痛苦中。她有一对疼她如命的父母,可自己呢?只有想榨干自己的母亲。她有爱她如宝的兄弟,可自己呢,什么也没有。

    随即,林丽珊想到丈夫,想到女儿,想到女婿,想到那小小的外孙,她随后开心的绽放笑容。

    林丽珊笑道:“缘分不靠勇敢。你很好,可你不适合正哥。我家娇娇说过,有些东西强求不得。我觉得挺有道理。当年除了你,比你漂亮,比你家世更好的不是没有勇敢之辈,可你看,正哥选择了我这个普通人。

    还有你不是我,你比不上我对他的感情。假如我是你,当年我绝对不会嫁人,我会一直默默看着他。

    正哥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天,没什么比他更重要。可你能吗?你做不到。我知道你心里一直不服我,觉得我配不上正哥,很多人都觉得我配不上正哥。可我觉得自己绝对配得上正哥。我不和你们比外在东西,我就比一颗心,我可以为他生,可以为他死,你们这些口里说爱过他的人,能吗?”

    曲晓月紧紧盯着林丽珊,一时之间,两个女人都默默无语地看着对方。

    “小姨,别送了…”

    周孝正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惊醒了曲晓月和林丽珊。

    林丽珊再次看着曲晓月如同遇到鬼似的拼命逃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她捂住嘴,闷声大笑。她再次确定曲晓月真得了神经病。

    听着越来越近的谈话声,林丽珊伸了伸舌头,赶紧放轻脚步,飞快往前面走。她可不傻,绝对不能让她男人知道还有女人再打他主意。

    林家书房,林老爷子用绒布爱惜地擦着手上的木仓。

    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欢笑声,他楞了楞,周家又有好事了?

    随着林丽珊与阿姨的交谈声结束,一阵脚步声来到门外。

    林老爷子笑着摇摇头,“还不进来?”

    书房门被推开,伸进来林丽珊那张笑容,“我怕打扰你。爸你怎么还不吃饭,都几点了知道吧?”

    林老爷子招招手,“快进来。遇上什么大喜事让你这么高兴?快说给爸听听。让爸也高兴高兴,家里好久没听到笑声了。”

    “爸,你看这是什么?娇娇特意给你的。高兴吧?刚好下酒,走了,我陪你喝一口。爸,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别可不按时用餐。”说完,林丽珊上前拉着他,要他出去。都不出去走走,哪来的好心情。

    林老爷子被大女儿这么拉,高兴的哈哈大笑。他也没推托,顺着她的力气,跟着她回了饭桌前。

    林丽珊抽断线,从袋子里拿出东西一看,发现数量虽少,可基本东西都不缺。她往盘里装了一盘,其余的熟食重新扎好,打算等会藏到书房给老爷子自个吃。至于冻得铁硬的两块野猪肉,她直接让阿姨解了明天给老爷子就餐。

    “娇娇怎么想起来寄东西过来?这是打算今年不回家过年了?”

    林丽珊点点头,替老爷子到了杯酒,“前两天来信说不过来,太麻烦。她爸也随她,反正正哥说了两年期限一到,不回家也得回家。”

    “嗯,早点回家好,你有娇娇陪着,爸也放心了。孩子是好孩子,可惜我们家对不起孩子。”

    林丽珊嘿嘿傻笑几声。她说不出口没关系之类的话。有些事情已经让自己一家人伤透了心,她不想再提起。

    林老爷子喝了口,放下杯子,“娇娇这次给程家也准备了吧?你记得写信告诉她,让她别寄东西,我们都有供应,不缺东西。”

    林丽珊笑道:“她姨奶奶一直寄东西过去,你知道这孩子不想欠人情。这次听说她干爸几个叔叔的东西全被她寄过来了。”

    林老爷子看了眼她。沉默片刻,他说道:“珊珊,你该去看你妈了。你妈再不好,她生了你。爸不说她对错,就说她如今也可怜,你身为女儿不能硬起心肠不理她。”

    林丽珊闻言,收敛笑意,紧紧皱着眉头。过了会,低头说道:“爸,不是我不去,而是我过去,她就是说不出话了,可还是用东西砸我,那眼神恨不得我死了。我也伤心,我哪儿对不起妈了?

    我一直不敢告诉你们。去年我们两家还没出事前,妈就当着我的面,诅咒正哥和娇娇,说的话很难听,恨不得他们死了。那会除了正哥没上门,娇娇可没对不起她。我不傻,我妈恨正哥活着回来,更恨娇娇拿回钱。”

    林老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唉…还是母女离心了。

    他相信大女儿说的都是真话。老伴糊涂了,死要钱有什么用。如今除了大儿子常常陪着她,还有谁过去?连最疼爱的小女儿都常常说自己工作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