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95章 林老太的奢求
    疗养院,病房。

    下班匆忙赶来的林爱党,用热毛巾轻轻地擦着林老太太的脸和手。

    他刚放下毛巾,打算替老太太按摩,却发现手被她紧紧拽住。

    “妈,你别急。我拿笔给你。”

    林老太太用唯一完好无损的手在上面扭扭歪歪写上,“让老二回来。”

    林爱国轻轻拍着着急的老太太,“妈,我会想办法,会让弟弟一家回来陪你。你别着急,很快他们就回来。你先养好身体,医生可是说了你不能急。”

    林老太太又写下,“我什么时候好?”

    林爱国顿了顿,笑道:“医生说很快了,主要你心态要保持愉快,凡事别着急。过个半年,你就可以走路。”

    “说话?”

    林爱国笑道:“很快,不用一年就能讲话。”

    林老太太见儿子低头不敢直视自己。心里知道孩子骗自己。莫非自己真得好不了了?那怎么行?

    她伸出手颤抖着摸了摸脸,发现又留口水了。她重重闭上眼睛。

    林爱国拿着毛巾飞快地擦着老太太的脸,说道:“妈,没事的。以后绝对会好的。我已经请专家了,你放心,儿子一定找高人治好你。”

    林老太太不是信不过自家儿子,可孩子能力有限。连老毛子专家都看不好自己,还有什么高手他认识?

    她再次伸出手,写上:“让正过来。”

    林爱国紧皱眉头,“妈,你还想和妹夫谈什么?他已经介绍医生给我了。最近妹夫天天开会,连我都不能经常见到他,没事就别去耽误他。”

    林爱国心知周孝正可以介绍医生,但绝对不会来疗养院。他也不想去找对方,自己女儿惹下祸,让自己也开不了口。

    “他能救我,娇有方子。”

    林爱国诧异地看着母亲,不会真老糊涂了吧?周娇有方子?怎么可能?再说有真有方子干嘛不找大妹,非得找周孝正?

    林老太太气得满脸通红,拍着被子。

    “好好,你别激动。我直接找周娇,明天我就请假去东北。”话还没说完,就见老太太更加激动,他赶紧上前拍着老太太背,“好好,我先去找妹夫。你别急。”

    过了会,林老太太在纸上写上:“你别去,请假不好。让周孝正拍电报过去,让周娇带方子过来看我。还有告诉周孝正,他不调回老二,我死给他看。”

    林爱国等了她好久,终于看清楚什么意思。他连忙上前撕下纸,撕个粉碎扔到垃圾桶,想想不放心,又用水倒上去。

    一通忙碌过后,他拉了张凳子坐下,朝还在激动的老太太看了眼,长长地叹了口气。要不是自己母亲,他真想随手就走。什么方子?说来说去,还是想折腾那对父女,可人家理你吗?这字条给人看到,那真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他林爱国自认不是好人,可绝对分得清什么是对错。更别说什么死不死的威胁周孝正,就是真死在周孝正前面,那人绝对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那是谁?周孝正啊!杀人如麻的周孝正会受人威胁?自己这个大舅子跟了他二十来年,可什么时候特殊对待过?更别说与顾家有恩怨的母亲了。

    随着林爱国用看陌生人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林老太太慢慢恢复平静。她想开口说话,却发现无法。想用左手写上,却发现本子已经被离很远。

    母子俩一个躺着,一个坐着,静静地,谁也没说话,彼此看着对方。

    陈景如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她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将饭盒小心地往窗口桌上一放,赶紧往外溜。出了门口,吐出口气,拍了拍心口,暗自庆幸今天老太太没用东西砸自己。

    自从老太太倒下,每次见到自己不是捶打就是用杯子砸,她就知道老太太恨死自己,觉得自己没教育好女儿。可自己也冤枉,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养着两个孩子,她顶了多少压力?

    林定辉远远就看到他妈那一付如释重负的样子,心酸得不行。他妈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就一直讨不了好?

    他赶紧上前,“妈,那老太太还是那样?简直不可理喻!我姐不是她养大的?都是她惯坏的,还推卸责任。”

    陈景如赶紧捂住他的嘴,“乱说什么?千万别被你爸听到。”

    林定辉拥着她出了大门,低声说道:“听到又怎么样?事实就是事实,谁能磨灭?我看她就是故意让我爸误会。”

    陈景如怎么不了解自己婆婆,如今她男人不就是一直觉得自己没教育好孩子吗?可有些话她没打算告诉儿子,将来孩子前途还得靠老爷子。

    “那是你奶奶,你忘了你爷爷奶奶有多喜欢你?她生病……”

    林定辉“哼哼”冷笑几声,“你错了,我从小是孤儿,那是可怜我,我比周娇的待遇没好多少。他们的孙子只有林定胜,那才是他们亲孙子。”

    陈景如瞪大眼睛,发现自己从来没了解过儿子。她的儿子心里原来一直这么想的?难怪跟他爸也不亲热。

    林定辉拥着她接着走,“妈,我一直记得小时候的事情。爷爷觉得我喜欢待在姥爷家,可他不知道。小时候,他抱着林定胜,喊着大孙子高兴的大笑,小婶过来狠狠地挤倒我,我摔在地上了。可一客厅的人在大笑,没人注意到我,全围着林定胜。那时我就知道我姥姥姥爷才是真对我好。

    后来大了,我明白了,江家再怎么穷,可我姥爷在他们眼里还是比不上江家。林定胜可以跟着他们进书房,可我从来没有。高考报名,我选择了另一条路,因为我不想永远被他们压一头。

    你必须面对现实!别想老爷子扶我一把,更别想我爸扶我一把。他心中的儿子唯有林定胜。你看他回来到现在,有好好陪过我吗?没有!

    所以,妈,你别为我委屈自己。她既然不想你过来,你就别过来。谁不是爹妈养大?要是我姥爷他们知道该多伤心。”

    陈景如捂住脸,蹲下闷声大哭。

    她守了这么多年的寡,为了什么?就为了这个儿子。可在不知不觉中还是让孩子受到伤害。她是个粗心的母亲,自以为事的母亲。她真该死!

    林定辉无视路人走过异样的眼神,轻轻拍着他妈。哭吧,哭出来就好。这么多年受到的苦该发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