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98章 灭狼群
    清晨,村子食堂内一群衣冠蓝缕、打满补丁、穿着草鞋的三五岁孩子们吸引了平安的注意力。

    他好奇地睁大双眼看着孩子们在抢食,在哭闹,在打架。听着大人喝骂孩子的声音,听着大人用巴掌狠狠拍打发出的声音。

    这一切对于平安来说太新奇了。他紧紧拽住桌角怎么也不愿意离开。哪里发出哭声,他就紧紧盯着哪里。哪里孩子停止哭闹,他满脸遮不住的失望。

    结束早餐,人们渐渐离开,食堂饭厅桌上摆上了一大大木盘,妇女们开始包豆包,院子前面一口口大缸,这些又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

    周娇见他在张母怀里安静地观察周围一切,跟他说了自己先回家,见他也随意挥挥手,高兴地拽住张国庆的衣角,跟着他出了门。

    昨夜张国庆输于美人计,无奈之下,只能与她约法三章。

    夫妻俩人偷溜到山脚下。张国庆背着她也不敢去危险的地方,暗自庆幸周娇对山里不熟悉,故意绕了一圈花了一个小时。

    到了约定时间,送她回了村。张国庆全部武装开始独自往山上跑。他也不知道山上具体情况,小心翼翼地寻找地下动物脚印。

    一路上走走停停,随着发现的脚印越多,他也无心打猎。随着狼的脚印消失在深山外围,他止住了脚步。

    看着前面危险重重的密林子,最终他思考许久,毅然放弃再追。如今他有妻有子,没必要孤身独闯。

    回来的路上,见到逃窜的野鸡那些小动物,他也没多加理会。如今他担心的是狼群在深山,通常大家伙没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进去。也不知道王老爷子他们这些老手要不要进去?

    到家,看到周娇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他更是不敢告诉妻子实情。一切只能明天见机行事。

    张国庆陪着妻子包豆包,蒸馒头,逗着儿子,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心里已经决定好,明天多带些伤药上山。

    次日一早,张国庆特意带上了老丈人赠送的宝贝匕首。收拾妥当后,告别了周娇与孩子,与村里长辈们赶往靠山村与大家集合。

    靠山村公共食堂已经准备好干粮。不多,可也没人说什么。

    晒场陆陆续续开来两辆大卡车,跳下的人,个个身带武器。张国庆接过同事手上的木仓,大伙来不及多聊几句,很快排好队形。

    赵大山与左林俩人与王老爷子他们商量好后,还是依着老猎手的建议,他们在后面跟随保护。

    很快大家浩浩荡荡地进山。不远处小道,还有公/安/局的同志们阻止了看热闹捡便宜村民的进山道路。

    张国庆跟着赵大山身边,看着远处王老爷子们小心翼翼探路。尽管他已经明白那些狡猾的狼群已经深山,可他没出口提示。前面一群长辈们各个身怀绝技,应该很快就会发现线索。

    他此刻注意力集中在张爹身上。身为老猎手,他爹三兄弟赫然在前。

    那是深山啊,他爹这辈子都不一定去过一巴掌数。可看他们三兄弟那信心十足,张国庆心里暗暗叹气。什么叫不服老,这就是!

    王老爷子不愧是公认的能人,附近方圆十里的最杰出的老猎手。很快,他带领大家进入深山外围。

    到了这一步,大家心里都明白,接下来如何行事,还得双方好好谈谈,商量个好办法。谁傻傻进去,那就不用回家了。

    寻了个地方,大家吃点干粮,坐下休息,等待结果。

    很快,王老爷子担心过段时候,这天气有白毛风,让大家决定还是再前进几十米看看情况。

    几百人加上狼狗一起行动,造成的异动还没进入深山多远距离,先出现了三四头灰白皮毛的狼,呲牙咧嘴地朝大家狰狞的嘶吼。

    这边刚杀完,那边又跑出。

    接近三个小时,十丈之外,十几头狼尸体倒在地上,乱木仓乱箭头下,大部分狼的脑袋好几个窟窿全被打碎,有些狼的肠子也不能限免。整个地面染成一片刺眼的血色,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王老爷子看了一直摇头叹气。他又不好说出口,担心得罪人。没看到现在很多人已经在大吐特吐。这样也好,看谁还想吃肉。

    几位老猎手开始清理现场,用草药稍稍处理血腥味,带着大家赶紧离开。这山上最危险的可不是单单只有狼群。

    三天两夜,靠山而居的村民时常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嗷呜”的狼嚎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开木仓声音。

    张家村紧靠大青山,狼嚎声更是听得清晰如在耳边。白天别说让孩子出门,就是还没到天黑,大家早早关上院子,谁也不敢让家人出家门。甚至屋子不远出,更是堆积柴火准备,以防万一。

    周娇就是在这样紧张而担忧的气氛里日夜煎熬。随着时间一分分,一秒秒过去,她越来越心惊肉跳,恨不得亲自上山看看张国庆是不是平安。

    而最让她痛苦忧心的还有耳边传来张母的一次次假设,儿子天天闹着要爸爸。

    心急如焚的周娇正要崩溃,终于看到一身挂着破布条,上面还有褐色血迹,狼狈不堪的张国庆,她情不自禁地嚎嚎大哭。

    张国庆顾不上一旁的父母,赶紧抱起儿子,紧拥着周娇回家。他知道这次吓到周娇了,是他大意了。在山上他就意识到不该让他们娘俩回村。

    那漫山遍野的狼嚎,尤其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渗人得很。自己留下手无寸铁之力的娇妻佳儿在村里。他真够蠢!

    “别担心,我没受伤。我好好的,真没事。你看我有你给的东西,谁有事也不可能是我。娇娇,我饿了。”

    周娇一路走来,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此时听到他说饿了,也没遮掩,直接拿出一碗面条,一碗饺子,一盒快餐……

    张国庆见她快铺满整个炕,赶紧抱着她,拍着她,“别怕。你看我没事,真没事。你检查看看,要是有一个伤疤,随你处置。好不好?”

    “爸爸,我…爸爸,还有我…”平安边说着,边往俩人中间挤。

    张国庆哈哈大笑,“对,还有我们平安。我们一家人抱抱。”

    “爸爸,妈妈不哭了。”平安鼓起掌,高兴地欢呼。

    “嗯,以后爸爸不让妈妈哭,我们平安也听妈妈的话,不让妈妈哭,好不好?”

    周娇见儿子如捣蒜似的连连点头,摸了摸他脑袋,“哥你快吃。平安要不要吃?想吃陪你爸爸一起吃。”

    张国庆见终于雨过天晴,赶紧站起身,脱掉外衣外裤。吃是次要,他现在不洗漱估计等会被媳妇儿子嫌弃了。

    简单洗漱过后,张国庆留下一碗饺子给儿子,自己留了一碗面条,遮住孩子,使眼色让周娇收回炕上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