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娇强压张国庆吃完后,立即睡觉休息,自己抱着孩子出了门。站在大门口,望着不远处的老宅,她有些不好意思过去——刚才真丢脸。

    等候片刻,果然见张母过来,她喜出望外地使劲地招手。

    面对张母调侃的眼神,周娇赶紧拉着她去了厨房。

    厨房内,周娇睁着双大眼睛,平安靠在她怀里,母子俩盯着张母,就等她开口。

    张母摸了摸孙子的脑袋,这娘俩表情可真像。她笑道:“你没问小五?这会看他敢不敢跟你说实话?”

    “我看他太累了,让他先睡一觉再说。娘,他不会为了救人自己遇到危险吧?是不是受了内伤?”

    张母赶紧拉着她,“别急。他没事!你爹说本来不关小五的事,他非逞能跟着王老爷子他们一队。你看他身上衣服了没?全是被狼抓的一条条。幸好没受伤,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他。”

    周娇闻言松了口气。

    “好好的一身衣服就这么被他废了。可惜了!”|

    周娇敏嘴闷笑。随即她皱眉想到衣服虽然是小事,可要是不小心受伤了呢?还得等他休息好再罚他。

    “你知道他们这次灭了多少头狼吗?你爹说足足有两百头多。小五一个人最少二十头。对了。分小五的东西,你爹让你大山叔带回县城。小五一下山,话也没说两句,就往家里跑,你爹吓得跟着他一路跑回来,现在躺在炕上都起不了。”

    “爹没事吧?”

    “没事,累了呗。他们两父子睡一觉,等会精神比咱们还好。你爹说接下来两天村里一定组织上山,让你们别急着回县城,趁这机会多存些东西。”

    周娇无奈地点点头。家里不缺吃,她倒不想张国庆再上山。这么大的大青山谁知道还有没有狼群。

    接着张母说起这次受伤人数,以及收获到的东西。

    周娇心不在蔫地听着。别人受伤跟自己又没有关系,她都不认识谁,她懒得理会。心里倒是惦记上了村里的杀猪菜,那味道她怎么也烧不出来。

    到了饭点,周娇不愿意再去食堂,送走张母离开。她与孩子吃完晚饭,关紧大门,娘俩静悄悄回了客厅。

    张国庆再次醒来,躺在炕上听着外间周娇轻声细语的讲着寓言故事,儿子低声笑语。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夜深。

    他躺了会,下炕来到客厅,“这一觉睡得真舒服。你们吃了没?儿子,你该睡觉了。明天早点起来,爸爸陪你玩。”

    “爸爸抱着我睡。”

    张国庆伸手接过孩子,将孩子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看来不止媳妇吓得,孩子也缺少安全感。

    夫妻俩也不敢开口说话,担心孩子没法入睡。俩人对视一眼,彼此笑笑,周娇站起身洗完手,开始在炕上包豆包。

    前几天没心情,加上张母在,她行动受到很大阻力。如今人都回来了,该安心多准备些馒头、豆包。

    张国庆看孩子熟睡,轻轻放在炕头,盖好被子。站在炕前看了会,见孩子睡得跟猪似的,他低声笑道:“这睡眠功真好。”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

    “先不吃。趁着现在没人走动,我去厨房蒸包子,你陪儿子睡觉。”

    周娇高兴地用手一拂,“现在我也睡不着。走,我们一起去。我发现什么都没有包子馒头适合随时随地就吃。”

    张国庆拿起一件大衣帮她披上,抱着她回了厨房。

    夫妻俩人一见外面下着大雪刮起大风,开心地偷笑。

    张国庆没说能今日回来,就是王老爷子觉得天色不对,在山上不安全。他现在努力让周娇忘记,免得秋后算账。

    清晨,张国庆一觉醒来,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洗漱好后,写了张纸条放在客厅,骑上自行车冒着大雪赶往单位。

    昨天他匆匆跑回家,没来得及与赵大山他们详谈。接下来他的假期到了,他打算先休假。

    单位里,今天气氛欢乐热烈,大家都在畅谈打猎趣事。

    张国庆办好事情,领到了自己的福利。对于狼肉,他们一家人没人感兴趣,贡献给食堂一半,拉着剩下的狼肉和其他野物存在院子的仓库内。

    回到村里小院已经临近中午,夫妻俩还没多聊几句。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相邀他一起上山,张国庆笑笑拒绝了。

    周娇等人走散后,颇为好奇地看着他。

    “天太冷,容易起白毛风,加上刚打完狼,那东西记仇,现在上山不安全。我们家不缺吃不缺穿,没必要冒险。”

    说完,他果然看到周娇高兴地笑弯双眼。让他更是决定在短期内,再也不上山让他媳妇担心。

    “接下来我有假期,好好在家陪你和儿子。你看需要我干什么?年前还要不要准备什么东西?”

    周娇转了转眼珠子,笑道:“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煮煮肉。光这两样要你费脑力体力。那两头猪该得处理了。”

    张国庆赞同地点点头。如今不处理以后更没地方。他打量了四周,觉得可行。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就可以处理好。

    临近年关,夫妻俩白天开始准备年画、鞭炮、对联等年货,学习做豆腐,晚上杀猪灌血肠。

    在张国庆五天假期过后,终于安排妥当,一家三口收拾回县城。唯一让周娇遗憾的是她没办法吃到杀猪菜。家里担心香味四溢,村里更是定在腊月二十六杀猪。

    幸好在县城,家里有了光明正大的野物,添加了过年过节的供应,她可以借机晚上熬些肉和血肠,总算不枉让她念念不忘惦记了整年。

    小年夜一家三口,守着红蜡烛许下愿望。

    为了求个平安,求个吉祥,夫妻俩人操手制作了装着灯泡的红灯笼。

    大年三十清晨,一家人早早起床,在大门、在库房、在厨房,贴上了门联、桃符、春条,在各个窗户贴上窗户,在客厅挂上年画,团圆结。

    紧接着高高竖立木架上的长寿灯,接上电源。看着红彤彤的灯笼,夫妻俩人开心得哈哈大笑——这会不担心亮不到正月十五了。

    一翻忙忙碌碌之后,张国庆上邮局往京城拍了给老丈人提前拜年的电报后,总算提着大包小包,在妻子和儿子陪伴下,回老家陪父母吃团圆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