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404章 提灯夜战
    还不等周娇想出法子,哨子又开始吹响。

    来到河边,这次换人了。周娇与赵媛媛俩人组队抬土篮子、竹筐,至于张国庆,他的一把傻力气名声在外,自认而然地被分配挑竹筐。

    四处汽油灯照耀下,两岸众人脸上带着疲倦,可依然咬牙使劲,仿佛感受不到何为劳累。欢声笑语里,一张张脸洋溢着无法遮掩的朝气,积极向上。

    这种蓬勃向上的精神令人可敬。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态?周娇不知道,可她真实的感受到了什么是大公无私,什么是亲如一家。

    夜晚气温更低,可总算能不用光着脚丫子,还时不时地担心河底冬眠的蛇来一口。这份挑担的工作,让周娇很满意。

    她听取了张国庆的建议,在肩膀上搭了块毛巾。

    重达一百多斤的竹筐,压在上边,一个踉跄,差点让周娇倒地。看来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赵媛媛尽量往自己这边偏移重量,担忧地看着前面的周娇。平时连走在土路上都会一不小心扭到脚的傻孩子,会不会走夜路?

    被人踏出一条通天大路的土路上四处有淤泥掉落,一个没注意踩在上面,滑倒在地没什么意外。这时候草鞋就比布鞋实在,起码粗糙增加了摩擦力。

    夜已深,北风刮起,热火朝天的人们没人感到寒意,有得是人脱了外套甩手大干。这个寒冷的夜里,大家一门心思多干点,再多干点。摔倒在地的人们重新爬出拍拍手,接着继续重来。

    曾经有这么多人付出了努力,付出的汗水撒满了大地。寒冬腊月、炎热酷暑,总有这些人在为了明天努力。

    周娇咬牙使劲,不敢回应赵媛媛她们,她担心自己一开口就泄气,更担心严重拖累对方。看着身边不时经过的同学,她也无奈。难怪如今很多人家找媳妇要身材高大,要强劳力。她这样的应该属于残废类别。

    喝了口水,周娇轻轻地碰了碰肩膀,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两个肩膀已经调换多次,这边也开始肿疼了。她抬头看看月色,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承受多久。

    面对张国庆时不时经过那刻扭头的眼神,她强忍泪眼,朝他灿烂微笑。周娇知道自己败给了生活,败给了矫情。

    人活一世,要学的东西,要懂的东西太多太多。周孝正也好,张国庆也罢,他们没法二十四小时扶着她,撑着她,让她慢慢学习。

    她周娇该有勇气,该有毅力靠自己去克服。

    “噗通”的一声,周娇今晚第三次摔倒在地。她立即看向哈哈大笑的赵媛媛——幸好对方没事。

    她再看到远处挑着一担竹筐的张国庆疾步往这跑来,赶紧站起身。顾不上身上的淤泥,赶紧让赵媛媛帮忙,俩人挑起剩余的淤泥赶紧溜走。

    没人如同俩人一样,挑着满满的一竹筐,回到原地,永远只有半框多点。不怪林子他们暗地里笑话周娇俩人将淤泥给吃了。

    尽管周娇与赵媛媛俩人不可能真吃了淤泥,可赵媛媛被周娇拖累的也是摔了两次,此刻俩人就如泥人,还真不怪少了竹筐里的分量。在夜里,遇上不熟悉的人,还真不认识这两姑娘。

    到了后半夜,在河底的同学们终于手下发软,开始减慢速度。让周娇是狠狠地松了口气。看来再怎么积极,总有思想指挥不了身体的时候。哼,让你们积极!

    速度缓慢下来了,沿途遇上同学们,彼此也开始聊上两句,气氛也不再像起初那样你追我赶的紧张。可大家开始真饿了,真困了。

    深夜的哨子响起,这次没人再继续,大家皆松口气。

    回了农场,一群人散开洗漱,周娇顾不上接过张国庆的毛巾,用水扑了几次脸,搓了几次,才敢接过擦拭。看着脸盘里那点黑水,恶心得她只想吐。

    匆匆喝了一碗玉米粥,周娇迷迷糊糊跟张国庆打了招呼,随着赵媛媛进入屋内躺在炕上一头入睡。

    张国庆担忧地看着她离开,想进去又不方便。站在原地,等了很久,没发现那间屋子里有人出来,急得他联想翩翩。最终被看不下去的李青林他们给拉回去。

    除了偶尔几次,夫妻俩人还没被这么隔开过。张国庆躺在炕上听着身边呼噜声,一时无法入眠。要是他没估算错的话,将来这样的活动不会少,可周娇的体制太差,以后该如何行事,这个问题值得他深思。

    张国庆轻轻拿开张云涛搭在腹部的手,双手枕头,脑海里一直忘不了刚才自己不经意碰到周娇,她那一声嘶响。他也不知道这丫头有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该不会忘记上药膏吧?

    随即想起孩子,也不知道今晚在张国富家会不会哭闹。想到这里,他是恨不得连夜赶回家。

    一夜无眠,天还未透亮。张国庆听到哨子声响,起身出了房间。看着对面不远的屋子,还是一点也没异动。他也没上前催,就在院子里活动活动手脚。

    很快,老师们呼唤声、哨子声、广播喇叭声,汇集一起,终于看到陆陆续续地有人起床出门洗漱。

    张国庆早早端着盘水在等待周娇出现。一看到她软绵绵地靠着赵媛媛身上,心疼得只想拉她回家。碍于众人在前,他疾走上去,打量了一眼,发现这丫头真没当回事,两边肩膀明显高耸。在看那双手,水泡自己给她挑了,也是没抹药膏。

    周娇注意到他开始板着脸,顿时反应过来,立即站直身体,朝他傻傻发笑。昨晚她临睡前还记得抹药,怎么给忘记了?似乎自己倒下就昏过去了。对,是昏过去,绝对不是正常入眠。

    凌晨再次吃过两个菜团子,这次轮流到周娇这帮人开始下河底。光着脚丫子再次站在淤泥中,什么困意都一扫而空。

    为了不让身边的张国庆担心,她强忍剧痛,紧握铁铲,使劲地埋头苦干。为了转移注意力,开始想儿子,暗暗告诉自己,快了,快了。没看只有眼前不远的地方干完就可以回校了吗?

    手上伤口应该破口子,一阵阵刺痛让周娇开始不服输。她面无表情地听着赵媛媛八卦,面无表情地弯腰低头,伸腰高举铁铲。可细心的张国庆从她脖颈的怒勃的青筋,还是看出自己媳妇在强撑。

    他抬头再次看了看天色。天空一片黑暗,也不知道黎明什么时候来临。

    暗自叹了口气,张国庆慢慢往她身边挪动,尽量多干点,让她轻松点。原本还担心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夫妻俩,却发现每个人忙着清理,干着自己的活。一时之间还真没谁有闲心多管闲事。

    临近中午,一群人陆陆续续地发出阵阵欢呼声,大家相互看着对方的狼狈劲,哈哈直笑。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能够提前半天结束,不得不说全校师生真是拼了命。大家相互撑着回到农场,顾不得洗漱干净,狼吞虎咽地吃完地瓜饭。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在全校老师的带队下,张国庆高举旗子,迈开大步,疾步向前行走。

    别了,农场!别了,高中生涯的一次刻苦铭心的经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